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84章 从烛光晚餐减到煮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我做饭!”


        

苏觅意外住。


        

怎么是要这样的补偿呢?


        

眼角余光瞥见地上的杯盘狼藉,立马意识到他可能没吃晚餐。


        

“你还没吃晚餐?”


        

男人的沉默代表了回答。


        

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他竟然整整一个晚上什么也没吃,苏觅觉得有些来气。


        

他怎么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哼,你就饿着吧。谁让你把饭菜砸了。你这动不动就砸东西的脾气能不能改一下?要是万一这是我给你做的饭菜,被你砸了,你说怎么办?”


        

“捡起吃了。”


        

苏觅:“!!!”


        

跟脑回路清奇的男人,是没有道理可讲。


        

她捏住他的衣袖晃了晃,不放心的说:“七爷,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一日三餐一定要按时吃,好吗?”


        

现在自己还能在他身边陪着他,督促他吃饭,如果有一天自己走了,那他该如何过?


        

或许会记着答应过她的话,好好的活好每一天。


        

傅墨寒没有听出来苏觅话语的弦外之音,只当是关心他。


        

喉咙滚了滚,“好。”


        

只要有你在,一日三餐与卿食。


        

得到他的回答,苏觅心里总算是放下一件事。


        

“现在去吃点东西?”她抬起头看他。


        

傅墨寒看着她又红又肿的眼眸,低头亲了一下她的眼眸,“要你做的。”


        

苏觅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还真是对她做的饭菜心心念。


        

可天知道她根本不会做饭啊。


        

“可以。不过时间不早了,我又不太会做菜,所以,可能,就是,给你煮碗面,可以吗?”


        

“从烛光晚餐减到煮面?”傅墨寒有些许不满。


        

苏觅惊讶住:“谁告诉你要给你做烛光晚餐的?”


        

话一问完,她忽然想起来下午跟傅款机的对话。


        

“傅款机给你说的?他乱说的,我可没有要给你准备烛光晚餐,只是一次平常的一餐而已啦。”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本是要给他准备个惊喜的,哪儿知道没有准备,还被傅款机给捅了出去 。


        

女孩目光躲闪,不敢看他,很明显是有几分心虚。


        

傅墨寒幽深的眸那么一直看着她,最终是苏觅被看得不好意思。


        

“好嘛,烛光晚餐就烛光晚餐,可是现在很晚了。我改天学几道菜再给你做,今晚先吃面将就下?”


        

见他没反应,苏觅伸出手勾着他的小拇指晃了晃,“七爷~~”


        

甜糯糯的声音直叫人心尖儿都在发颤。


        

傅墨寒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声色低哑的嗯了一声。


        

苏觅闻言,眉眼终于笑开。


        

“那你去坐着,我去厨房煮面。”


        

傅墨寒点了点头,苏觅这才欢快的进了厨房。


        

傅管家真的已经惊得不能再惊了,七爷发了一晚上的火,就这么被苏小姐三言两语给哄好了。


        

七爷也太好哄了!


        

不,应该说,七爷只有在苏小姐面前才好哄。


        

“还愣着,餐桌,椅子。”傅墨寒看着满地的狼藉,嫌恶的拧紧眉心,眼底的黑暗在涌动,苏觅走后,那暴戾脾气又有压不住的趋势。


        

傅管家被吓一跳,忙不迭的叫佣人打扫,换上新的家具。


        

幸好裕景园有专门的一处放置家具,就是为了以便七爷发火砸了家具,及时补充上。


        

厨房里。


        

苏觅站在灶台前,一动不动 ,脸上满是愁色。


        

是先放面条进锅里,还是先烧水?


        

今天下午她只是看做菜的视频,并没有看煮面的视频,现在叫傅款机进来,看教程,会不会被七爷嘲笑啊,毕竟自己信誓旦旦的说给他做面的。


        

苏觅觉得太难了。


        

算了,不管了,就按照泡泡面的那个步骤来。


        

佣人迅速把饭厅打扫好,换上家具,饭厅焕然一新,完全看不出前几分钟还被砸的一地狼藉。


        

傅墨寒坐在餐桌前,视线一直盯着厨房。


        

哐当,一声巨响,男人立马站起身,快步走过去。


        

傅管家也紧跟在后面,心想苏小姐哪怕是把厨房拆了,也不要受伤。


        

“受伤没有?”


        

傅墨寒拉过她的手,把她拽到身前,上下打量。


        

苏觅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无奈一笑:“我没事,就是锅盖掉了而已!”


        

她用下巴指了指地上掉落的锅盖。


        

傅墨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当看到地上的锅盖,脸色僵了僵。


        

“还是不要做了。”


        

看厨房被她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不用想就知道她根本不会厨艺。


        

对不会厨艺的人来说,厨房是个危险的地方。


        

他绝对不想看到她受伤。


        

苏觅没想到,他竟然会让她不做了。


        

是怕她受伤吗?


        

他如此在乎自己,自己怎么能为他做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傅墨寒满怀斗志的对他说,“我答应你要给你做的。你出去等会,很快就好。”


        

苏觅把他朝厨房外推去。


        

傅墨寒还是不放心,想拉着她一起出去,她却眼疾手快的把厨房的门关上。


        

“七爷,我现在命令你去餐桌那儿坐下,最多五分钟就好了。听话!”


        

女孩的声音出奇的软,哪儿有命令的气势,可傅墨寒却破天荒的只听从她的话,默默的走到餐桌前坐下,视线却一时没有离开过厨房。


        

大约五分钟之后,厨房的门被打开,苏觅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了出来。


        

她把面条放在傅墨寒面前,拿过他的手,把筷子塞进他的手里。


        

“第一次做,味道应该还可以。你赶紧尝尝看。”


        

面条上放了一个煎蛋以及两根青菜,颜色搭配上让人看上去很有食欲。


        

傅墨寒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神情微小的顿了一下,随即继续咀嚼,然后又吃第二口。


        

苏觅见他爱吃,欣喜的问:“怎么样?好吃吗?”


        

她都还没尝过味道呢,也不知道自己第一次做好不好吃?


        

“好吃。”


        

听到他的评价,苏觅脸上扬起笑容。


        

看来她的手艺还不错。


        

毕竟是自己第一次做,苏觅还是想要尝一口。


        

“七爷,能不能给我尝一口?”


        

傅墨寒握着筷子的手为之一顿。


        

他微微抬眸看她,女孩睁大着水汪汪的眼眸望着他,乖得不行。


        

苏觅看着自己讨巧的模样,让男人眸色都柔了几分,心想着他肯定是要同意。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事,男人却拒绝了。


        

“这是你给我做的!”


        

只能他一个人吃!


        

苏觅:“……”


        

他对她从来不是这么小气的,就一口也不给她吃吗?


        

她有些不满的嘟嘴。


        

趁着他挑起面条的时候,凑过去一口咬住,吸进嘴里,然后迅速的坐回身。


        

这一切发生的很迅速,傅墨寒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苏觅坐回身后,迫不及待的嚼了第一口,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冻结住。


        

“嗯……”她嫌恶的蹙眉,立马站起身,冲向厕所。


        

太难吃了!


        

吐掉食物之后,一连漱了还几次口,那股又咸又焦的苦味才淡了很多。


        

忽然想到这么难吃,七爷还脸色不改的吃下去,大概是因为她做的。


        

他怎么能强迫自己吃难吃的东西?!


        

“七爷,你别吃了。”


        

苏觅急忙从卫生间里跑出来,想要阻止傅墨寒继续吃。


        

然,让她大为意外的是,傅墨寒面前的碗已经空掉,连汤汁也没有剩下。


        

“你,吃完了?”


        

傅墨寒放下擦拭嘴角的餐巾,朝着她点了下头。


        

那么难吃,他竟然都吃完了!


        

苏觅一开口鼻子就酸了:“你不觉得难吃吗?”


        

“你做的,不会!”


        

只要是你做的,就不会难吃。


        

苏觅感动的说不出话,走过去坐在男人腿上,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吻上男人的滣。


        

她的主动让傅墨寒错愕住,随即扣住她的口脑勺,反客为主。


        

一旁的傅管家完全没想到就用个餐,两人都能亲上。


        

他赶紧捂住眼睛,悄然的离开了饭厅,把空间留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