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86章 苏觅奇怪的身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才没有长安心里的那种想法,还庆幸自己反应够快,才避免被桌子餐具砸中。


        

看到自己刚刚坐的椅子都被打倒,不难想象出自己要是晚一步,会被砸成什么样子,苏觅脸色冷沉下去。


        

苏允华对她都下得了手,那当年会是他给自己下毒吗?


        

哪怕他是自己父亲,她也不会第一时间排除,毕竟这两世看来,苏允华根本没有把她当女儿看过。


        

“怎么说不过,就要动手砸东西?”苏觅讥讽的看着他,“你应该庆幸你是我父亲,不然你砸多少就按照多少价格赔偿!”


        

自己在自己的家砸东西,还让他赔偿?


        

苏允华觉得自己简直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他冷笑的指着她,训斥道:“苏觅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这个做父亲的管不了你了?


        

我在这儿住了二十几年,家里的每样东西都属于我,我想砸什么就砸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为了证明自己想砸什么东西就砸什么东西,苏允华直接拿起最近的落地花瓶,举起来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陈迎荷原本是打算站在一旁看戏,可当她看到苏允华手里举起的那个花瓶,吓得花容失色。


        

“允华住手。这花瓶是你从拍卖会上拍回来的,值二百万呢。”


        

听到陈迎荷阻止的话,苏允华举在空中的手,立马僵住。


        

二二百万,砸了似乎太贵了。


        

趁着苏允华犹豫档口,陈迎荷眼疾手快的拉下他的手,立马从他手里夺回花瓶,紧紧的抱在怀中,生怕他拿去砸了似的。


        

苏觅见陈迎荷那副宝贝样子,只觉得好笑。


        

“不是说想怎么砸就怎么砸吗?区区一个两百万的花瓶 ,陈女士就这么宝贝,果然是乡下来的,穷怕了,才会在乎这点点钱。”苏觅故意讽刺道。


        

苏允华闻言,觉得脸面挂不住,视线立马再餐厅里搜寻可以砸的东西,试图找回面子。


        

视线扫到墙上挂着的一幅画,他快步走过去,取下画,就往地上摔去。


        

那幅画,自己小时候就有了,所以那应该是外公留下来的。


        

苏觅眼神一冷,立马出声: “那幅画值一千万,你可想好了再摔。”


        

一一千万?


        

苏允华因为苏觅的话,硬生生的停住自己的动作。


        

他不相信的把画下来看。


        

就是一副很普通的风景画,居然值一千万?难道是哪个大师的画作?


        

苏允华目光询问的看向一旁的的苏管家,后者也是一脸懵。


        

这副画从他进这栋别墅开始就一直挂在饭厅,她也不知道值多少钱。


        

苏允华在砸与不砸之间,犹豫了着。


        

见苏觅嘲弄的看着他,似乎不相信他舍得砸掉,顿时苏允华内心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


        

“值一千万就一千万,这是我的家,这东西也属于我,我想砸就砸。”


        

话落,苏允华就把画举起往地上摔去。


        

苏觅没想到他竟然如此不管不顾,那可是外公留下的东西,她绝对要护住。


        

眼看着他把画往地上摔去,她急忙跑过去接住。


        

画虽然轻,但冲击力很大,苏觅手臂吃痛,白皙的肌肤迅速泛红。


        

“苏小姐。”长安大吃一惊。


        

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让苏小姐受伤,七爷怕是会打死他。


        

看到手里被堪堪接住的画,苏觅劫后余生的松口气。


        

幸好,没有摔坏。


        

“苏小姐你没事吧?”长安急步走过来,担心的询问。


        

“我没事。”苏觅应了长安一句,目光冰冷的看向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


        

“既然请你们出去,你们不出去,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苏觅冰冷的目光,吓得苏允华心头猛地一跳。


        

不知道怎么的,有点莫名的害怕她。


        

“苏觅你个不孝女,我看你敢!”苏允华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撕了苏觅。


        

对于苏允华一家,她没有什么不敢的。


        

“苏管家,叫佣人来把他们一家三口赶出去!”她下达最后的通牒。


        

苏允华见她动真格,气得不行,抢过陈迎荷手中的花瓶,狠狠的朝着她砸去,长安立马挡在苏觅面前,接下砸过来的花瓶。


        

哐当一声,花瓶摔在地上,摔的粉碎。


        

陈迎荷那个心疼,却知道这个时候不好说什么,心底遗憾的想,如果这个花瓶砸在苏觅身上多好,肯定会头破


        

血流。


        

看到花瓶碎了一地,苏觅庆幸长安挡在她面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转回视线,看向苏允华的眼神再也没有任何温度。


        

“长安动手,扔出去!”


        

扔下这句话,她就走向客厅。


        

刚走出饭厅的门,躲在门外的苏媚儿气愤的冲上来,伸出手狠狠的掐上苏觅的脖子。


        

“苏觅你个贱人,凭什么要赶我们出去,我要掐死你!”


        

苏觅完全没想到苏媚儿会躲在门外,一个躲闪不及,被苏媚儿掐住了脖子。


        

尖锐的指甲用力的掐在她细嫩的肌肤上面,很快便破皮留下血痕。


        

“放……放开……”苏觅吃痛的拧眉,伸出手扯苏媚儿的手。


        

“苏小姐。”长安注意到苏觅被苏媚儿掐住,立马跑上来。


        

刚想去扯苏媚儿的手,苏觅就较先摸到苏媚儿手腕的虎口,用力一掐按,再反手一扭。


        

“嘶~~~~”苏媚儿吃痛的松开苏觅的脖子,趁着这个空挡,苏觅抓住苏媚儿的手腕,微微用力。


        

扭断了苏媚儿的手腕!


        

“啊!!!”苏媚儿痛的跌坐在地上,捂着手腕,痛苦的大哭。


        

看到自己女儿摔在地上,陈迎荷心头猛地一跳,立马跑过去:“媚儿,你怎样了?”


        

“妈,疼!”苏媚儿哭喊着,眼泪不断的落下。


        

陈迎荷闻言,立马拿起她的手,发现软绵绵的,很显然脱臼了。


        

顿时一股怒火烧上心头,她愤愤的看向苏觅,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苏觅就没见过你这么毒蛇心肠的人,你怎么能把媚儿的手折断呢?”


        

断了?


        

苏觅诧异了一瞬,愣愣的看了眼自己的手。


        

她这么厉害的吗,竟然把苏媚儿的手给折断了。


        

她刚刚是怎么折断的来着?


        

苏觅一时想不起来,只知道当时脖子疼,呼吸困难,出于本能双手乱抓。


        

“苏小姐,你还好吗?”长安站在她身边,紧张的看着她。


        

苏觅微微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抬手摸了摸发疼的脖子,上面传来刺痛,不用想都知道脖子肯定留下红印。


        

苏允华从饭厅里快步走出来,看到苏媚儿被苏觅折断了手,气不过的朝着苏觅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啪!


        

那一巴掌响亮的惊耳。


        

苏觅白皙的脸颊上,立马出现五根指印。


        

“苏小姐!”长安立马挡在苏觅面前,阻隔苏允华。


        

完了完了,两次都没有保护好苏小姐,晚上回去要怎么给七爷交代?


        

舌尖抵了抵口腔,里面传来的刺痛,提醒着她,自己被苏允华这个父亲所打了的事实。


        

她其实是可以躲开,但是她没有躲。


        

苏允华打她的这巴掌,算是还给他多年的养育之恩。


        

“你以前就爱偏袒苏媚儿,那时候我想着苏媚儿对我好,阿姨也对我好,我就忍让下来。


        

原来一直以来她们母女对我的好,都是假象,为了哄骗我。所以你再偏袒苏媚儿,我绝对不会忍让。你这一巴掌打断了我们父女之前的情谊。”


        

苏觅面容淡漠的说完这番话,仿佛一点也不在乎不难过他们父女之间的情谊。


        

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毕竟那是生她养她,给过她父爱的父亲。


        

只是随着母亲的过世,苏允华对她的那么丁点父爱全部随之葬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