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88章 弄死苏媚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管家笑一笑,“没事。照顾大小姐,是应该的。现在好了,大小姐长大了,能自己独当一面,要是能把大少爷接回来,这个家肯定要热闹很多。”


        

一听苏管家的建议,苏觅恍然大悟。


        

是啊,现在把那些讨厌的人赶出了别墅,要是叫哥哥回来住,哥哥或许愿意。


        

这样一来,她跟哥哥见面也就方便很多了。


        

“苏管家你说的对。明天去见哥哥,就跟他提这事。”


        

苏管家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少爷很久没回来了,我一定让厨房多煮点大少爷喜欢吃的菜。对了,大小姐,老爷他们不在这儿住了,你要搬回来……住吗?”


        

因为长安在,苏管家说话顿了一下。


        

现在苏小姐跟七爷的感情似乎好了很多,七爷应该放宽了对苏小姐的管制,苏小姐搬回来的概率还是很大。


        

搬回来住吗?


        

苏觅拧眉,陷入沉思。


        

下毒的人要尽快找到,不然自己只有一年时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很显然搬回来住,是个引蛇出洞的好办法。


        

只是要搬回来住,七爷必定是不会同意。


        

毕竟上次自己就回来住三天,他都要天天跟着过来。


        

真是个粘人精!


        

苏觅头疼的扶额,要怎么说服七爷呢。


        

……


        

医院。


        

何黎书接到苏媚儿的电话,赶来的时候,苏媚儿正好包扎完手臂。


        

“伯父伯母。”


        

听到何黎书打招呼,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纷纷看过去。


        

见他还拄着拐杖,都一周了那脚都没有好利索,看来伤的很重。


        

跟苏允华夫妇打完招呼,何黎书视线才看向苏媚儿。


        

“媚儿你这是怎么回事?”


        

苏媚儿看到何黎书来了,立马红了眼眶,委屈的哭诉:“黎书哥,你可来了,你看看苏觅,她折断了我的手,还还差点害的我们的宝宝出事。”


        

何黎书扫了一眼她都肚子,眼神多了一模了复杂。


        

还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孩子。


        

他敛了敛情绪,口吻嫌恶的说:“她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苏媚儿见他越发嫌恶苏觅,心底越高兴。


        

看来打电话通知黎书哥过来,是正确的选择。


        

“何止,黎书哥你不知道她多嚣张跋扈,竟然真的把我们都赶出了别墅。”


        

何黎书诧异住。


        

那天苏觅忽然翻脸,要赶走苏允华一家子,他还当苏觅在气头上,才会如此。


        

没想到她竟然动真格,她真的变了很多。毕竟答应了媚儿,何黎书看向苏允华夫妇说道,“伯父伯母上次我们说好,要是真被赶出来,就搬去我那儿住。”


        

被一个晚辈提起被赶出来,苏允华脸上神情微微僵了下,面上有几分挂不住。


        

“咳咳。”他不自在的咳了咳,应下来,“那就打扰你一段时间了。”


        

陈迎荷视线在何黎书和苏媚儿两人身上转了一圈,想着小两口需要单独相处时间拉进感情,她开口说:“何少你在这儿帮忙照顾下媚儿。我跟允华两人现先搬去你那儿,收拾收拾,晚点再过来。”


        

没人注意到何黎书眉心微微蹙了下,但还是点头应下来。


        

等两人一走,苏媚儿就跟没骨头似的,往何黎书身上靠。


        

“黎书哥,我手有点疼。”


        

苏媚儿故意夸大,在他面前卖惨。


        

她的靠近,让何黎书不舒服的蹙了下眉,抬手扶住她的肩膀,说:“要不让医生给你看看?”


        

苏媚儿摇了摇头,继续靠过去趴在他胸口,眼神湿漉漉的钩引他。


        

“人家就是想你哄哄。”


        

苏媚儿另一只完好的手在何黎书身上画着圈圈,钩引的意味十足。


        

何黎书呼吸重了几分,脸颊两边的腮帮微微用力要紧。


        

苏媚儿瞧着他这副隐忍的样子,就知道他来感觉了。


        

“黎书哥,你……想不想要?”


        

苏媚儿的话,狠狠的波拨动了那根紧绷的弦。


        

何黎书咽了咽喉咙,哑着声音说:“媚儿,你还怀着身孕,别闹了,回去躺好。”


        

苏媚儿不乐意,最近因为陈导的事,两人之间渐行渐远。


        

他现在这副样子,明显是抵触自己。


        

想起来苏媚儿就觉得委屈。


        

“黎书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呜呜,我造成今天这个局面,还不是为了帮你。你要是嫌弃我,我不要活了。”


        

说着,苏媚儿就伤心的大哭起来。


        

上次生日宴安排的事,确实是他授意,目的是想通过毁了苏觅,让她对自己心存愧疚,好死心塌地的帮助他从傅墨寒那儿得到扳指。


        

哪儿知道苏觅竟然警觉,甚至将计就计,害的媚儿被陈导……


        

一想起这事,何黎书脸色沉了下去,双眸里闪过阴鸷的冷意。


        

苏媚儿不小心看到他眸底的冷光,心尖儿都颤了一记。


        

这样的黎书哥好陌生,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


        

“黎书哥你……”苏媚儿有几分胆怯的看着他。


        

何黎书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外露,眉心微乎其微的蹙了蹙,赶紧收敛起情绪。


        

“我只是想到你被苏觅反过来陷害,就来气。媚儿,委屈你了。”


        

原来是为她打抱不平。


        

苏媚儿松口气,心底踏实了不少。


        

“黎书哥,我没事,只要你不嫌弃我,为了你,我做什么都甘愿。”


        

苏媚儿再次靠入他怀中,这一次何黎书没有推开她。


        

“真的做什么都愿意?”何黎书目光深沉的看着前方。


        

苏媚儿重重的点头,“我可以。”


        

苏媚儿的手摸进他的胸口,顺着腹部往下滑,解开他的皮带。


        

整个人从他怀中起来,蹲在他的面前,微微低下头……


        

很快病房里响起何黎书粗重的喘息声。


        

一个多小时后。


        

何黎书衣冠楚楚从医院出来,完全让人看不出一个小时前,他在病房跟苏媚儿做了什么让人脸红心跳的事。


        

刚上车,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是何黎书的母亲打来的。


        

何夫人在电话那段暴跳如雷:“何黎书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让苏允华一家人住进我们家。那苏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怀了你的孩子。万一不是,那我们岂不是为别人养孩子。到时候说出去,亲戚朋友指不定如何笑话我们。


        

你给我赶紧把人赶走,不然要是我亲自动手,弄得不好看,可不要怪我!”


        

何黎书头疼的按了按内心,声色疲惫的说:“妈,这事我另有打算,你就别管了。”


        

何夫人不乐意,不满的说:“你有什么打算?让他们住酒店也比住我们名下的房子好,说出去不好听。”


        

何黎书觉得母亲说的是这个道理,只是当时被苏媚儿求,又当着众人的面,才应了下来。


        

“妈,这事我会处理好。”


        

见他同意,何夫人也就没有紧逼,想到一事,又紧接着说道:“黎书,以前妈赞同你跟苏媚儿在一起,那是看中她是个好女孩子,结果现在跟人不清不白,你最好还是跟她划清关系。


        

今晚你回家吃饭,有客人要来。”


        

“好。何黎书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母亲什么心思,他很清楚,之所以没有拒绝今晚的晚餐,还不是因为他需要一条后路。


        

……


        

晚上六点。


        

听到楼下响起汽笛声,苏觅赶紧跑进卫生间,拿了粉遮盖脸和脖子上的红印。


        

一整天了,身上的印记还没有消散。


        

要是让七爷看到,怕是要弄死苏媚儿。


        

咚咚咚……


        

浴室的门被敲响。


        

“等,等一下。”苏觅急忙把遮瑕膏盖上,扔进抽屉里,然后急忙去开门。


        

房门一打开,就看一身黑色衬衣,同色西装裤的男人,身姿挺拔的站在门口。


        

看到她的时候,男人冰冷的脸部柔了下来。


        

“怎么待这么久?”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一天的疲惫感,在看到她都时候有散去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