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89章 背叛七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拉下他的手,抱在怀中,边拉着他,边往外走,“女生照镜子就是很久啊。你是不是嫌弃我照镜子久啊?”


        

这个充满了危险的提问,一般情况下,男朋友都会非常充满求生欲的回答不会。


        

傅墨寒虽然没有那方面的意识,但他对她总是给了最多的柔情蜜意。


        

“对你,等多久都可以。”傅墨寒停下来,看着她的目光灼热而滚烫。


        

苏觅被看得不好意思,羞涩的低下头,踢了踢他的脚尖。


        

“就知道说甜言蜜语哄我。”


        

她这么一低头,后劲露出来。


        

没有遮掩住的红痕,赫然暴露于傅墨寒眼前。


        

他疑惑的微微抬手,抚上去。


        

“这儿怎么了?”


        

微微刺痛传来,苏觅吃痛的嘶了一声,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大,怕他看出什么,苏觅立马恢复过来,解释道:“被蚊子咬的。”


        

傅墨寒看了一眼,总觉得这痕迹跟蚊子咬的痕迹有些不太一样。


        

“上药了吗?”


        

苏觅心虚的点了点头。


        

“快吃饭了,你先去洗澡。”苏觅推了推他。


        

“给我拿衣服。”


        

“好。”


        

见他没有深究,苏觅悄然松口气,转身就去衣帽间。


        

傅墨寒站在原地,盯着她离去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进了浴室。洗完澡,傅墨寒站在洗手台前整理浴袍,视线无意间看到没关上的抽屉里有盒粉色的盒子。


        

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他只当是苏觅添置的东西,没有太在意。


        

顺手把没有合上的抽屉关上。


        

出了浴室,苏觅还在房间等他,见他出来,女孩立马迎上去,抱着他的胳膊。


        

今日的她,比往日要热情很多。


        

傅墨寒觉得有点奇怪,却很喜欢她的热情。


        

“七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下去吃饭。”


        

傅墨寒点了点头。


        

餐桌上,苏觅更是殷勤的给傅墨寒夹菜。


        

这一晚上苏觅的举动,让傅墨寒感到意外。


        

总觉得她有什么事求自己?


        

吃过晚餐,苏觅更是拉着傅墨寒去花园里散步。


        

星空璀璨,微风徐徐。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夜色下,静谧美好。


        

走累了,苏觅停了下来,晃了晃傅墨寒的胳膊。


        

“七爷,能背我回去吗?”


        

男人漆黑的眸深望了她一眼,在她面前蹲下。


        

苏觅欣喜的扑上去,趴在他背上。


        

“好了。”


        

男人双手拖住她的双腿,稳稳的背起她,朝着主宅走去。


        

苏觅把小脸趴在他背上,望着夜空,一脸舒适。


        

“要是每天吃过晚餐,我们一起散步,该多好。”


        

男人脚下步伐微顿,想到陆铭的话,眸色间闪过挣扎,最后坚定下来。


        

“会的。”


        

“七爷,你真好。”她的小脑袋在他颈窝处蹭了蹭,只是埋在里面的小脸上,满是愁色。


        

身上的毒要是解不了,他们之间就只有一年的时间,谈何一直这样下去。


        

傅墨寒没看到她脸上的情绪,并不是知道她所想,背着她回来主宅。


        

佣人们看到傅墨寒背着苏觅回来,纷纷惊讶住。


        

七爷也太宠苏小姐了吧。


        

苏觅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他背上睡着了,一进主宅,傅墨寒就给佣人一个噤声的眼神,轻手轻脚的背着她回到卧室。


        

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离开,眼神扫到她脖子上的痕迹,眸色沉了几分。


        

这就是她今晚行为反常的原因?


        

书房。


        

傅墨寒坐在办公桌后面,长安毕恭毕敬的站在他对面,内心忐忑。


        

七爷把他叫过来,半个小时了,也没说是什么事。


        

最终,长安忍不住了。


        

“七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吗?”让他干站在这儿,好煎熬的啊。


        

傅墨寒目光冷锐的看向他,那一眼直吓得长安差点灵魂出窍。


        

“七,七爷,我做错了什么吗?”


        

要是他做错什么,不管横竖,只求七爷给他一个痛快。


        

傅墨寒冷嗤了声,声色冷得像是要冰冻万物:“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背背叛?


        

他什么时候背叛七爷?


        

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七爷你明察秋毫,我什么时候背叛过您 ?肯定是哪个乌龟王八儿子在您面前诋毁我,要是让我知道,我非的扒了他的皮!”


        

一定是故里那个龟儿子在七爷面前打小报告。


        

难怪这两天不见人,肯定是心虚躲起来了。


        

他发现自己说完话,七爷脸色更加难看了。


        

难道他又说错话了?


        

傅墨寒嘲弄的看着他,说:“我,乌龟王八儿子?”


        

长安被狠狠吓一跳,忙不迭的解释:“七爷,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哪怕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不敢辱骂七爷啊。


        

傅墨寒轻笑了声,也不知道信没有信他的话。


        

那副样子比把长安拿去凌迟还要折磨人。


        

长安最终是扛不住,噗通一声跪在傅墨寒面前。


        

“七爷,请你明说我哪儿做错了?”


        

他宁愿去领罚,也不愿意在这儿遭受折磨。


        

傅墨寒眸色眯了眯,说:“今天她去苏家发生的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长安一听,心想七爷肯定知道苏小姐受伤的事了。


        

不然就不会把他叫来书房,干站着什么也不敢干的折磨他。


        

“七爷,抱歉。我是想要跟您汇报来着,只是苏小姐不让。”长安羞愧的低下了头。


        

难怪七爷说他背叛七爷。


        

在七爷和苏小姐面前,七爷这个主子他确实没有摆在第一位,还帮着苏小姐欺骗七爷,他真是该死。


        

傅墨寒靠在座椅上,漆黑的双眸就那么盯着长安,声色冷沉:“再有下次,我身边不留人!”


        

长安心头猛地一颤,头深深的埋着,说:“七爷,绝对不会有下次!”


        

“说!”


        

长安楞了一瞬,立马意会过来,要他说什么。


        

接下来,他赶紧把今天在苏家发生的事,巨细无遗,一五一十的告诉。


        

夜色渐深。


        

卧室的门被打开。


        

屋内没有开灯,男人接着月色准确无误的走到床边。


        

他坐在床边坐下,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撩开她脖子上的头发,挤了一点药膏在手上,轻轻给她涂抹。


        

冰凉的感觉,让苏觅觉得很舒服,嗯了一声,又继续睡过去。


        

看她这幅样子,傅墨寒冰冷的脸色终于散了一分,眼底满是无奈。


        

想到她受伤,又没好气的戳了戳她的额头。


        

不乖!


        

次日,苏觅醒来的很早,主要是今天要去学校上课。


        

卧室里早已经没有傅墨寒的身影,很显然他早就起床去上班了。


        

拿了换洗的衣服,去卫生间。


        

刚准备洗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顿时愣住。


        

脖子上和脸上的红印淡得看不出来了。


        

自己的肌肤很娇嫩,如果不小心碰撞,不上药处理,怕是要一周才消散。


        

这才一晚上,脸上的巴掌印根本看不见了,只有脖子上还能看出稍许的红印。


        

这就有点奇怪了,难道是昨天苏管家拿给她的药很管用?


        

苏觅没有深究,洗漱完毕,就下楼,准备吃个早餐,然后自己开车去学校。


        

现在傅墨寒完全不限制她的出行,自由的感觉真好。


        

她哼着小曲下楼,刚进饭厅,就看到原本去公司,却仍旧在家的傅墨寒。


        

“七爷,你怎么还没去公司?今天休息吗?可是,我今天要去学校上课呢。”


        

她走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傅管家立马给倒了一杯牛奶。


        

苏觅端过来喝一口,然后拿了筷子准备夹虾饺,在要放进嘴里的时候,意识到某人好像还没有回答她的话。


        

她微微抬头,却发现男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眼神,看得她一阵心虚。


        

“七爷,你要吃?”她尝试把还没有送进嘴里的虾饺,递到他嘴边。


        

男人并没有张嘴,仍旧是默默的看着她。


        

这拒绝的态度,让苏觅愈发不安。


        

明明昨晚上两人还很愉快的一起散步了啊。


        

难道是自己在他背上睡着了,他才不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