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90章 愿意嫁给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家给你夹的,你都不吃吗?”她把虾饺再往他嘴边送了送,撇着小嘴,幽怨的看着他。


        

女孩明亮的杏眸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人没办法拒绝。


        

傅墨寒最终微微张嘴,吃掉了她夹的虾饺。


        

见他愿意吃,苏觅心底松口气。


        

这样子看起来就是没生她的气。


        

她把椅子往他旁边挪了挪,靠在他手臂上,说:“七爷,你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因为昨晚上我在你背上睡着的事吗?”


        

提起昨晚上的事,苏觅觉得有点奇怪。


        

昨晚上不到八点,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睡着了。


        

当时趴在他身上,觉得很舒服,就尝试着闭着眼睛。


        

哪儿知道,眼皮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眼。


        

今早上她是临近八点醒来,算起来起码她睡了十二个小时。


        

自己以往的睡眠一般都是八个小时左右,况且昨天她又不累,睡十二个小时有点奇怪。


        

难道跟她身上的毒有关?


        

苏觅心头大惊,内心惶惶不安起来。


        

笙笙姐说了,只要她身体有任何异样,立马告诉她,看来一会儿有空问问笙笙姐好了。


        

傅墨寒看着她道:“不是!”


        

男人的回答拉回了她的神智。


        

苏觅疑惑了。


        

不是吗?


        

他生气不是因为自己睡着了,还有什么事?


        

见她一脸懵逼,完全想不起来的样子,傅墨寒没好气的抬手捏了捏她那如白瓷般的耳垂。


        

“有什么瞒着我?”


        

这话一出,苏觅立马心虚上了。


        

难道七爷知道她中毒的事了?


        

不会的,师娘说只要她不承认,如果有人查起,他们那边哪怕死,也不会泄露半分。


        

所以,七爷应该不知道她中毒的事。


        

她扯下他的手,打着马虎眼说:“哪儿有啥瞒着你。难道你知道今天放学后,我要去看哥哥,打算接他回清水湾住?我也可能,或许跟着住两天。”


        

清水湾也就是以前的苏家,现在别墅被她收回来,自然不能叫苏家,因此她用了别墅区的名字来称呼。


        

傅墨寒指的根本不是这件事,而是她受伤的事,倒是没想到她心底会有这个打算,顿时心情就不太好了。


        

“看你哥可以,不准回去住。”


        

“可是哥哥回来住,多少不习惯,我想陪陪他。”


        

“他又不是没住过,没有不习惯。”


        

对于他的霸道,苏觅真的无言以对。


        

从上一世,苏觅就知道他霸道专横,可以容忍她任何事,唯独不允许她离开他半步。


        

搬回清水湾住 ,确实触及到他的底线。


        

只是,她是真的很想回去陪哥哥住几天。


        

苏觅转过头,不想跟他说话了。


        

看着扭开头,傅墨寒脸色沉了下去。


        

“转过来。”


        

苏觅怔了怔,没听到他说话似的,气呼呼的挪着椅子,想要远离他。


        

傅墨寒看着她那孩子气的行为,生生被气笑了。


        

直接伸手把她拉入怀中。


        

苏觅挣扎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也就不挣扎了,不满的嘟着嘴,就是没有开口跟他说话。


        

傅墨寒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面对他。


        

“就因为你哥,就要跟我闹?”


        

苏觅哼了哼,还是没说话。


        

傅墨寒眼神逐渐冷了下去,直接吻上她的滣。


        

这个吻没有任何技巧,粗鲁带着惩罚的意味,在她吃痛的时候,变得异常温柔。


        

苏觅直接愣住了。


        

她还以为他要发火呢,毕竟刚刚的吻太粗鲁了。


        

可现在,他温柔的在她滣上辗转,让她心尖儿都微微颤了一下。


        

男人意犹未尽的松开她,抬手抚摸上她的脖子,“再受伤,惩罚就不是这样。而是……”


        

傅墨寒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充满了危险的意味。


        

“……在,床,上!”


        

苏觅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内心多了一抹害怕。


        

他竟然知道自己受伤了。


        

难怪他会不高兴,还不允许她回家住,估计是怕她再受伤。


        

如果她再受伤,他就要在床上惩罚她,似乎好像她也愿意的哦。


        

这话当然不敢告诉他,不然怕是立马要抱她去床上。


        

她勾了勾他的小拇指,晃了晃,“那是意外。以后不会这样了。别生气好吗?”


        

难怪脖子上脸上的红印消了不少,看来是他给自己处理的。


        

傅墨寒重重的在她滣上亲了下,手臂收紧,让她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


        

男人埋在她的发间,好半晌才低低的“嗯”了一声。


        

苏觅见他心情总算有变好的趋势,再接再厉继续哄他。


        

“我要去上学,你能送我吗?”


        

以前她去学校,从来不要他送,因为她怕两人的关系曝光,哪怕傅墨寒不说,她也知道傅墨寒对这事一直不高兴。


        

现在她不会特地去隐瞒两人的关系,要是哪一天两人的关系公之于众,她也是乐见起成。


        

自己提出这个提议,他应该会很高兴的哦?


        

果然,男人因为她的话,愣了一瞬,似乎不相信她说的话。


        

她可知道自己送她去学校,很大可能两人的关系瞒不住。


        

“嗯?”见他不回答,苏觅疑惑的扯了扯他的衣袖。


        

男人盯着她看的漆黑双眸里,涌动起层层叠叠的情愫,宛如浪潮,似乎要将她吞没。


        

滚了滚喉咙,男人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


        

“那赶紧吃早餐。”苏觅欢喜都从他身上下来坐回自己的位置。


        

还顺手的给他夹了点蔬菜沙拉。


        

本来还想提回清水湾住的事,想想还是算了。


        

他已经为她改变很多,她应该知足了,不应该要求他太多。


        

一个小时后。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B大门口的树荫下。


        

傅墨寒把女孩的书包给她,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上完课,长安来接你来公司。”


        

苏觅刚要点头,想到什么,立马摇头拒绝。


        

男人因为她的不同意,心情不好起来。


        

苏觅知道他是个粘人狂魔,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她在一起。


        

要不是她之前跟他谈论一番,要彼此改变。


        

他要适当给她空间,不然他怕是真的要二十四小时随时把她带在身边。


        

“你别不高兴。我是有事要做。你不同意我回去住,我就不回去住。


        

不过,苏允华一家子现在被我赶走,我想去疗养院接哥哥回家住,这样我见他也方便很多。免得我每次去疗养院一待就是一整天,你又不高兴了。”


        

“你不见别的男人,我才高兴!”


        

苏觅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大醋坛子!


        

“那是我亲哥哥,你吃什么醋呢。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对我哥哥好点,那可是你未来小舅子,要是你以后要娶我,你还得通过他那关呢。”


        

女孩眉眼满是笑意的说着要娶她的话,那一瞬间傅墨寒只觉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


        

“愿意嫁给我?”男人压着喉咙的问出口。


        

苏觅被他的话吓一跳,瞬间从头红到脚。


        

“我哪儿说说了愿意嫁给你,我只是举个例子。再说了,结婚,是要求婚的。”


        

他啥也没准备,就问她愿不愿意嫁,她肯定不同意的。


        

女孩脸蛋红得宛如天边的晚霞,从未见过她如此娇羞的一面,傅墨寒眉眼舒展开。


        

“等你大学毕业,不嫁也得嫁!”


        

苏觅:“!!!”


        

大学毕业吗?


        

也不知道自己等不等得到那天了。


        

她压下那股悲痛,扯出笑意:“行啊,你把我感动哭了,我就嫁给你!”


        

说完,苏觅羞涩的往一旁挪了挪,跟他拉开距离,脸上的红晕朵朵艳丽盛开。


        

傅墨寒滚烫的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身上,丝毫不愿意挪开半分。


        

苏觅被他看得不自在的撩了撩耳边的头发。


        

“七爷,我下车了哦。”


        

在她下车的时候,男人拉住她的手,“给我发短信。”


        

看着粘人的某人,她笑了笑,“知道啦。会想到你的。”


        

迅速在他脸上吧唧一口,苏觅急急忙忙的开门下车。


        

车内,男人抚上被她亲过的脸颊,眉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放下手的瞬间,男人恢复以往冷清的模样。


        

“去陆铭那儿。”


        

长安愣了一下,担忧的问:“七爷,你身体不舒服吗?”


        

一大早去找陆医生,难七爷的头痛症又发作了?


        

“没事。只是去积极配合治疗。”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迫回那个地方,他们之间也不会分开。


        

没有人能分开他们!


        

傅墨寒眼底涌起无边无际的黑暗,带着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