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96章 你喜欢上他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澈一阵失笑,宠溺的揉了一下苏觅的头发。


        

“好了,不逗丢丢了。先去那边坐,哥哥给丢丢削苹果,算是赔罪。”


        

“这还差不多。”苏觅傲娇的扬了扬下巴。


        

“先去坐着,我去洗完手就出来。”


        

“嗯嗯。”


        

见她去了沙发那边,苏澈看了身后的戴维一眼,后者立马意会过来,推着他进了卫生间。


        

一进入卫生间,苏澈就把水龙头打开。


        

让水声掩盖住说话的声音。


        

“丢丢应该没有怀疑什么。”


        

戴维神情松了几分,还是有些担忧的提醒:“少爷,以后还是谨慎点。”


        

苏澈目有所思的看着水流,脸色晦涩难懂,“嗯,我自有分寸。”


        

苏澈从卫生间出来后,就苏觅身侧坐下来,给苏觅削苹果。


        

从小到大,苏觅都很粘苏澈,很喜欢跟他相处,因此兄妹两人关系格外的好。


        

苏觅在他面前,从来不需要拐弯抹角,有什么都是直说。


        

“哥哥,我把苏允华陈迎荷还有苏媚儿全部赶出来别墅。我这样子对父亲,你会不会觉得丢丢没有良心,不孝顺?”


        

苏澈削苹果的动作位置一顿,眼底闪过意外。


        

丢丢竟然把苏允华一家三口都赶出了别墅?


        

见忐忑不安的看着自己,苏澈安抚她道:“丢丢这么做肯定有原因。再说我们丢丢做什么都对。”


        

在哥哥这儿,无论自己如何不堪,在他眼底都是最好的妹妹。


        

可上一世的自己,却不知道哥哥的真心。


        

听信苏媚儿母女的话,远离哥哥,那个时候,哥哥该多伤心难受。


        

“哥哥,哪儿有你这样宠人的,会把人宠坏的。”


        

苏澈失笑道:“宠坏了,就哥哥养。丢丢愿意给哥哥养一辈子吗?”


        

湛黑的目光深深的凝望着她,眼底带着的期盼,以及道不明的某种情愫。


        

苏觅整个人都愣怔住,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点头,靠在了苏澈肩膀上。


        

“当然愿意了。丢丢不知道多喜欢被哥哥养着,养一辈子也不为过。”


        

女孩脸上带着微笑的憧憬,看上去极其乐意被他养。


        

苏澈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眼底的期盼越发浓郁。


        

真期望那一天早点到来!


        

苏澈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苏觅。


        

她接了过来咬了一口,说起自己的来意。


        

“哥哥,既然苏允华一家三口搬出了清水湾,那你就从疗养院搬回家住吧。”


        

苏澈眼底闪过一抹意外,完全没想到苏觅会提出这件事。


        

“丢丢会回去住吗?”苏澈没有直接回答苏觅的话,而是询问她要不要回去住。


        

苏觅愣了一下,随即有几分为难的说:“哥哥,这个可能没办法。七爷不会允许我回家住的。”


        

傅墨寒太粘人了,根本不会允许她搬回家住。


        

毕竟她之前提过一句,他就不高兴了。


        

苏澈听到她的回答,脸色微变,对傅墨寒极其不满。


        

“丢丢,你们之间,完全是他强取豪夺。他不顾你的意愿,强行的把你绑在身边,简直是疯子行为!”


        

“你之前很恨他的,为什么现在提到他没有之前的那般咬牙切齿?你跟他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澈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喜欢上他了?”


        

苏觅神情一顿,慌忙都摇头:“没有没有。”


        

只是这脸烧的慌是什么鬼?


        

苏澈看她目光躲闪,心底沉了下去。


        

丢丢真的动情了。


        

也是,像傅墨寒那样的男人,没有女人不会动情,只是没想到丢丢也陷进去了。


        

“丢丢,傅墨寒那样的男人不适合你。你不该有别的心思,听哥哥的话,管住自己的心,不然以后你会很痛苦!”


        

苏澈的话忽然变得很沉重,苏觅愣了一瞬,只当是之前傅墨寒动不动就囚禁她的行为,让哥哥对他很不满,造成了很坏的印象。


        

“哥哥,其实七爷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不堪。他对我很好很宠都,但是前提就是我不能离开他。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容忍我。


        

你看看,丢丢这么丑,又无才无德,他都不介意,非丢丢不可!”


        

苏澈声色沉了几分的反驳:“胡说。我家丢丢那么漂亮,聪明伶俐,是那个男人配不上你。”


        

苏觅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大概在所有哥哥眼里,妹妹都是最美最聪明。


        

“哥哥,哪儿有你这样子夸人的。”苏觅撒娇的靠在他肩膀上。


        

完全没有注意苏澈侧头看着她完美无瑕的右脸,眸色深藏眷恋。


        

“哥哥说的是事实,丢丢真的很美!”


        

苏觅被哄得心花怒放,“哥哥才帅呢。”


        

“跟傅墨寒比呢?”


        

哥哥这是在吃傅墨寒的醋?


        

她笑了笑,语气无奈的说:“当然是哥哥最帅,无敌帅,天下第一帅!”


        

苏澈脸上这才有了笑容:“丢丢记着你的话!”


        

“当然了!”


        

想起自己的来的目的,苏觅奔主题:“哥哥搬回去住吧,这样我就能经常看到哥哥,做什么都很方便?”


        

“好!”


        

苏澈不假思索的回答,让苏觅愣住。


        

原本以为自己会费很大力气才会说服哥哥回家住,倒是没想到哥哥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


        

肯定是她刚刚把哥哥哄的很开心,哥哥才会同意。


        

苏觅在病房待了三个小时,提前离开。


        

哥哥是明天搬回清水湾,苏觅跟他商量好了,打算明早在一早过来,所以今晚上就早点回去哄哄某个霸道鬼。


        

苏觅走后,病房里只剩下苏澈和戴维,两人脸色都不太好,心思各异。


        

“少爷,您真打算搬回苏家住吗?”戴维不解的问道。


        

苏澈看着窗外的景色,眸色逐渐冷锐。


        

“丢丢的要求不能拒绝。而且,搬回苏家,出入还会方便很多。


        

像今天的事,要不是丢丢心思单纯,对我绝对信任,不然肯定会对我起疑惑。”


        

戴维觉得自家少爷说的似乎也对,不过……


        

“少爷,我看你就是想多见见大小姐。”


        

苏澈白皙的面皮上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


        

……


        

森色酒吧。


        

灯红酒绿的豪华包厢里。


        

傅听白拉着几个平时玩的好的狐朋狗友,组了个局。


        

傅书歌被傅听白生拉硬拽来,独自坐在一边,脸色都很臭。


        

看着傅听白左拥右抱,泡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傅书歌脸色越发嫌恶。


        

“傅小九,我都坐了快半个小时了,到底谁要来?”


        

傅听白在自己怀中女人的脸上香了一口,这才抬头看向傅书歌,说:“来了你就知道了。”


        

随着他的话落下,包厢的门被打开。


        

看到来人,傅书歌一个冷刀子甩到傅听白身上。


        

“就老大要来,你搞那么神秘干什么?”


        

长安把包厢门推开,一身黑色西装的傅墨寒走了进来。


        

男人面容寡淡,周身气场强大,压迫得包厢安静如鸡。


        

喝酒划拳唱K的众人,纷纷停下来,一个个立马站起身,局促不安的打招呼。


        

“七爷!”


        

傅墨寒不冷不热的微微点头。


        

“哥,赶紧这边坐。”傅听白立马推开怀中的女人,殷勤的站起身,请傅墨寒在他跟傅书歌两人之间坐下。


        

傅墨寒走过去坐下,扫了眼傅听白身边的女人,眉心微蹙。


        

傅听白看出他都不喜欢,赶紧赶人。


        

“还愣着,赶紧滚出去,没见到我哥不喜欢么。”


        

几个女人,连带着那些富家子弟,纷纷站起身,一溜烟的跑走。


        

包厢里清净了不少,傅墨寒紧蹙的眉心这才松开少许。


        

见自己大哥没有动怒,傅听白又殷勤的倒酒。


        

“哥,依旧是威士忌吗?”


        

傅墨寒疲惫的靠在沙发上,轻嗯了一声。


        

傅听白赶紧拿过酒瓶和酒杯,给傅墨寒倒了一杯。


        

“大哥,最贵最好的一瓶给你留着呢。”


        

傅墨寒淡漠的扫了他一眼,傅听白立马乖乖的闭嘴,坐回位置。


        

傅墨寒喝了一口威士忌,似乎想起什么,随口问傅书歌一句:“你刚刚说什么谁要来?”


        

傅书歌一问三不知的摇头,视线看向傅听白,显然是在说,问傅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