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98章 你怎么不抱着人家睡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98章


        

女生都对口红色很敏感,只需一眼就辨认出口红色号。


        

斩男色这个口红色号很挑人,自己是没有这个口红色号,傅墨寒周边的秘书团,更是没有人会用这个色号。


        

难道是七爷去酒吧,不小心沾染上的?


        

如果是不小心沾上的,那这个口红的位置就有点偏高了。


        

苏觅把西装外套展开,仔细辨认了下口红的位置,在右肩膀上。


        

七爷的身高有一米八八多,这个位置一般中等水平身高的女生是不可能触及到,所以应该是个身高高挑的女生,至少有一米七五左右,只是一般女生很难长大这个身高。


        

所以,她推测是位个高的女生这个假设,概率应该很低。


        

那还有什么可能性呢?


        

忽的,脑子灵光一闪。


        

还有种可能,就是七爷公主抱那个女生,才会最有可能把唇印落在他右肩膀上。


        

想到这儿,苏觅脸色白了几分。


        

她从来不会怀疑七爷对她的喜欢,毕竟那是爱了她两世的男人,要是背叛她,早就应该一脚踹了她,何必不允许自己离开他半步。


        

应该是个意外,或者说是那个女生故意为之。


        

到底是谁,能近身七爷,还成功留下挑衅的唇印。


        

斩男色……


        

能用着这个口红的女生,那心机和段位肯定不低。


        

叮……


        

手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的声音,苏觅低头一看,原来是傅墨寒的手机响了。


        

屏幕上自动显示了好几条短信。


        

【墨寒,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


        

【但,还是要感谢你,送我去医院。】


        

【改天,我组个局,叫上小九和小八,我们好好聚一聚(期待)(期待)。】


        

她本不想看的,只是手机屏幕自动跳出短信内容。


        

看完这三条短信,苏觅心情逐渐沉了下去。


        

连用了两个期待的表情,肯定是女生发来的。


        

称呼七爷是墨寒,傅听白小九,傅书歌小八,这话里行间的熟悉语气,应该是跟他们很熟。


        

女生,很熟。


        

苏觅脑海中忽然蹦出来,一个人。


        

徐沁心!


        

是她回来了吗?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次,她只听过名字,便留下深刻印象的美丽女人。


        

傅墨寒的青梅竹马,多才多艺,学识渊博,巴黎殿堂级优秀的芭蕾舞演员。


        

这一串串优秀的形容词,秒杀了千万少女。


        

苏觅紧紧的捏着手机,倍感压力。


        

因为被陈迎荷和苏媚儿两人怂恿和误导,导致自己之前在外人眼中,完全是徐沁心的反面。


        

无才无德,科科挂科,即将被学校开除的最恶劣学生。


        

要不是傅墨寒对她有着迷一样的执着,他们两人应该是最般配的一对。


        

幸好,七爷对她情有独钟,哪怕徐沁心再优秀,七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她在心底安慰好自己,这才拿着把西装外套,拿去扔进衣帽间的衣篓里。


        

放好衣服从衣帽间出来,她把手机拿去放在床头柜上,并给手机充上电。


        

刚一转身,就被人搂进怀中。


        

苏觅被小小的吓了一跳,闻到熟悉的薰衣草沐浴露味道,她嘴角扬起笑容。


        

“用我刚买的沐浴露了?”


        

他睡眠不好,自己又喜欢薰衣草的味道,就网购了几瓶薰衣草的沐浴露,原本还想费点唇舌,让他用,结果他自己倒是用上了。


        

“嗯。”男人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里,贪婪的深吸几口气,满是她独有的馨香以及淡淡的薰衣草味道,煞是好闻。


        

苏觅抬手在他腰上戳了戳:“很累吗?要是累了,我们就睡觉。”


        

她明天还早起,去接哥哥回家,所以要早睡,只是去接哥哥的事,要如何跟七爷说呢?


        

傅墨寒松开她,直接把她打横抱起。


        

这一猝不及防的举动,让苏觅惊愕。


        

她赶紧抱住男人的脖子。


        

“七爷,你干嘛?”她内心有几分慌张。


        

她说的睡觉,只是纯粹的睡觉而已。


        

看出她的紧张,男人抱住她上床的动作,为之一顿,眸色里闪过一抹失落。


        

她终究是不愿意!


        

“睡觉!”


        

傅墨寒把她放在床上,自己在旁边躺下,伸手关掉了自己这边的灯。


        

苏觅仰躺着,睁大着双眸,盯着天花板好几秒钟,这才鼓起勇气靠过去。


        

“七爷,我明天要早起去接哥哥回家。”


        

夜色里,傅墨寒眉心紧蹙了下,显然是不太同意。


        

苏觅见他不说话,就知道他不太愿意。


        

目光转了一圈,嘴角压着笑意,朝着他伸出腿。


        

感觉到一只小脚蹭了蹭他的小腿,男人的身子骤然紧绷了一下。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女孩的一只手横在他的腰腹上,紧接着女孩的身体凑了过来。


        

滑腻的小脸贴在他胸口,隐隐都能感受到女孩温热的呼吸,灼得那片肌肤发疼。


        

“七爷~~你会同意的哦~~”


        

女孩娇娇的声音,宛如一根羽毛划过心尖儿。


        

男人呼吸乱了节奏,睁开的双眸逐渐眯起危险的光。


        

“嗯。”傅墨寒声音沉沉的应了一声,把她的脚从腿上拿开,与她拉开距离。


        

看着他这番举动,苏觅心头一紧。


        

他不高兴了吗?


        

她不死心,继续凑过去,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


        

“七爷,在不高兴吗?”


        

“没有!”低哑的声音里,压抑着浴望。


        

苏觅完全没有听出来,小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没有不高兴,那你怎么不抱着人家睡觉。”


        

这行为很不正常!


        

傅墨寒眸色深了几分,要是有光,绝对可以清晰的看到男人眼中因为压抑而发红。


        

“热!”


        

听他这么说,苏觅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身上很烫。


        

“七爷,你发烧了吗?”她立马撑起身,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冰凉的小手,覆盖在肌肤上,男人身体猛地一颤,抬手抓住她的小手。


        

苏觅楞了一下,以为他不愿意自己摸,开口哄他:“你别动,让我摸摸看,是不是发烧了?”


        

傅墨寒紧握着她的小手不放开,声色沙哑至极:“换个地方摸!”


        

苏觅疑惑不解:“换个地方摸,怎么摸得出有没有发烧?”


        

“能!”夜色中,男人的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了几下。


        

“啊?还有能不摸额头,就能测出体温的地方吗?在哪儿?我摸摸!”苏觅满脸疑惑,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知识面太狭窄了,活了两世都不知道。


        

傅墨寒眯了眯眼眸,问道:“真想要摸?”


        

苏觅根本没有听出他话语里的危险,毫不犹豫的点头:“对,让我摸摸。”


        

傅墨寒抓起她的手,缓慢的往下。


        

苏觅觉得奇怪,怎么往下去了?


        

身上哪个地方能摸一下就知道有没有发烧的?


        

在她疑惑的时候,手指不小心碰到什么。


        

忽然想到什么,苏觅脸蛋瞬间爆红。


        

“傅墨寒你怎么可以……”苏觅吓得急忙用力制止住。


        

男人极力的压着浴望,哑着声音说:“你说你自己要摸的!”


        

这话,她还真是无从辩驳。


        

确实是她自己要摸的。


        

“可,你也没说,是摸,摸那儿……”


        

苏觅羞的难以启齿。


        

七爷怎么可以这样,坏人!


        

听出她声音里的羞涩,傅墨寒眼底闪过一抹轻笑。


        

“那……丢丢,愿意吗?”男人贴着她的耳朵,低声的询问。


        

喑哑的声音像是沾染了罂粟,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苏觅咽了咽口水,心跳如雷。


        

她愿意吗?


        

就连跟他那个,她都愿意的,更何况是这个。


        

长时间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傅墨寒眼眸暗淡下去,紧握着她的手指,逐渐的松开。


        

“当然了!”


        

骤然,听到女孩的回答,傅墨寒有一瞬间脑袋空白,没法子思考。


        

苏觅往他身边靠了靠,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七爷,那个,人家不太会,可不可以教,教人家一下?”


        

因为害羞,女孩满脸通红,比晚霞还要美上几分。


        

“好!”


        

傅墨寒咽了咽喉咙,重新抓住她的小手,开始漫长的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