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99章 坏蛋七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


        

听到耳边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困顿的苏觅强行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傅墨寒正站在床边,拿着电话,翻看。


        

原本困得不行的苏觅,想到昨晚徐沁心发的短信,顿时睡意全无。


        

七爷看到徐沁心发的短信,会是什么反应?


        

她悄悄的睁着眼睛,观察着某人。


        

只见傅墨寒点了几下屏幕,就把手机放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到,还是说不想回复。


        

“醒了?”


        

在她皱着脸,思考的时候,男人察觉到她醒来,转过身来。


        

两人的目光对上,苏觅情不自禁的想到昨晚上疯狂的事,脸蛋瞬间就爆红。


        

“坏蛋!”


        

苏觅娇嗔的骂了一句,害羞的躲进被子里。


        

她羞答答的模样,成功的取悦男人。


        

“骂我?”傅墨寒伸手扯她裹起来的被子。


        

苏觅感觉到身上的被子在一点点被扯开, 急忙抓紧被子。


        

“傅墨寒,你不准扯了!”


        

小白兔急了,可是会咬人的。


        

苏觅急的时候,都会胆大的叫傅墨寒的全名,完全没有想到某个男人最喜欢她喊自己的名字。


        

傅墨寒坐在床边上,伸出手连人带被子的把人给抱起来。


        

“刚刚叫我什么?”


        

危险的声音,就在头顶,苏觅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色。


        

幸好头上还有被子罩着,不然一睁眼绝对是跟傅墨寒对上。


        

仗着他看不到自己,苏觅底气十足的说:“叫你傅墨寒啊!”


        

哼,名字不就是拿来叫吗,她就是叫他傅墨寒,才不要叫他七爷。


        

“再叫一声!”


        

耳边忽然被一股温热的气息包裹,苏觅觉得不对劲儿。


        

怎么忽然感觉傅墨寒靠的很近,完全是贴着她的耳朵说话一样。


        

意识什么,她惊讶的转过身。


        

滣瓣恰好擦过男人的脸颊。


        

那一瞬间,宛如电流冲入身体,苏觅身体猛地惊颤了一记.


        

她慌忙的捂住嘴,睁大的眼眸里,满是惊讶和错愕。


        

完全没想到,自己一个转头会亲上傅墨寒。


        

这个搞得她很主动的样子。


        

“再亲一下!”男人逼近,苏觅急忙往后退,紧捂着嘴,拒绝的摇头。


        

傅墨寒微微蹙了下眉心,似乎不满她的拒绝。


        

自己还要去接哥哥,没出门前,这男人都有可能把她强行留下。


        

所以,还是别惹怒老虎。


        

她急忙解释一句:“人家还没有刷牙!”


        

傅墨寒并不介意,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拉倒身前,扯下她的手,吻了上去。


        

苏觅惊讶的睁大眼眸,随即红了脸,浑身上下都透着羞涩。


        

等她气喘吁吁,呼吸不过来,男人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苏觅浑身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控诉的说:“你这人太讨厌了,昨晚上让人家手疼,早上又让人呼吸不过来。”


        

傅墨寒低头,在她的秀发上亲了一下。


        

“手还疼?”


        

“嗯嗯。”苏觅嘟嘴不满的哼了哼。


        

男人拿过她的手,放在掌心慢慢的揉捏。


        

昨晚上一直被他拽着活动,手指骨都是酸软的,被傅墨寒揉捏,那股酸软感逐渐散去。


        

她舒服的靠在他怀里,慢慢的闭上眼睛。


        

又有点困了是怎么回事?


        

看着她昏昏欲睡,傅墨寒打算把她放在床上,让她继续睡。


        

刚一动,她就慢慢的睁开眼睛。


        

傅墨寒温柔的把她脸颊上的头发,拨到耳后,“继续睡,还是要现在起来,我送你过去?”


        

苏觅摇了摇头,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要现在起来。跟哥哥约了早去的,去晚了不太好。”


        

傅墨寒顿了一下,把她抱起来,送进了卫生间。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坐上车, 傅墨寒一直拿着她的手揉捏。


        

苏觅看在眼底,心里被暖烘烘的。


        

只是想到昨晚上男人的疯狂,嘴巴上还是有几分嘟囔。


        

“你看你,第一次就这样,以后人家都不敢帮你了!”


        

傅墨寒手上动作微微停顿住,垂眸看她:“那下次,我帮你!”


        

苏觅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瞪大圆滚滚的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什么叫他帮自己?


        

看着她呆萌的惊讶模样,男人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在她耳边,声色嗳昧的说了一句。


        

那句话传入耳里,整个脑袋瞬间炸开。


        

当你有浴望的时候,我可以帮你。


        

啊啊啊,坏蛋七爷,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


        

她没浴望,绝对没有!


        

“拒绝!”


        

她把头扭到一边,鼓着脸颊不断地深呼吸。


        

怎么脸蛋还越来越烫了?


        

看着她羞涩的扭开头,傅墨寒漆黑的双眸里,满是笑意。


        

一个小时后,车子在疗养院,门口停下。


        

苏觅指了指疗养院,想了想,还是说:“你要不要跟哥哥见一面?”


        

记忆中,两人从来没有见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两人都很抵触对方。


        

傅墨寒扫了一眼窗外,眸色掠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你想我见他?”


        

苏觅抬头看了看他,随即点头。


        

她都不知道这两个男人互相抵触什么,见上一面,她或许就知道了。


        

傅墨寒揉了下她的脑袋,说:“最近比较忙, 等有空再见。”


        

虽然心底有些失落,但她还是能够体谅他。


        

“那好吧,你先去忙。我进去了。”


        

她朝着他挥了挥手,开门下车。


        

看着她进了疗养院,傅墨寒这才吩咐长安开车。


        

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长安实在是忍不住,开口询问:“七爷,您都到疗养院门口,怎么不进去跟苏大少爷见一面。你刚刚说不去的时候,我感觉苏小姐好像有点失落。”


        

傅墨寒视线沉沉的看着窗外,眼神冷漠:“没必要!”


        

没必要这三个字,长安听的有点懵。


        

那是苏小姐的家人,七爷怎么觉得没必要见?


        

还是说,除了苏小姐,其他人在他那儿都无关紧要?总感觉七爷瞒着他什么。


        

病房里。


        

苏觅来的时候,苏澈早早就收拾好行李,等着她。


        

“哥哥,等很久了吗?”苏觅急忙上前,蹲在他面前。


        

苏澈抬手揉了下她的头,说:“等多久丢丢都没关系。”


        

苏觅在他腿上蹭了蹭,满眼笑意的说:“哥哥真好。”


        

苏澈笑了笑,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笑容逐渐僵硬住。


        

要是他很好,就会生出那种心思。


        

从疗养院回苏家,要两个小时,一路上苏觅都陪着苏澈说话,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车子很快到达清水湾别墅门口,苏管家早早带着佣人等在门口。


        

看到车子停下来,她脸上浮现出喜悦,立马来到车旁边。


        

“大少爷,欢迎回家。”


        

苏澈朝着窗外的苏管家,微微点头:“苏管家,好久不见。”


        

见苏澈还记得自己,苏管家不禁红了眼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戴维较先下车,把后背上的轮椅拿下来,苏觅跟他一起,扶着苏澈下车坐在轮椅上。


        

苏觅亲手推着轮椅,正准备朝别墅里走去,忽然……


        

“等一下。”


        

苏觅不解的看过去,就看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苏允华和陈迎荷两人带着一帮记者,出现在别墅门口。


        

他们来干什么?


        

看着那十来个记者,苏觅不爽的蹙眉。


        

苏澈转过轮椅,看向苏允华,两人的视线不小心对上,苏允华目光闪过心虚。


        

自己好像有很久没有去疗养院看他了。


        

“哥哥,我们先进去!”今天是哥哥回家的好日子,她不想被苏允华闹得大家都不愉快。


        

所以,她不打算给苏允华闹的机会,直接无视走人就好。


        

苏允华看出苏觅的意图,恼怒的指着她,对那群记者说:“就是她。我的好女儿苏觅,亲手把我们赶出家门。你们过去帮我好好采访她,这么大的别墅,为什么如此狠心一间房都给他这个父亲住?“


        

记者们早早就被叫过来,躲在原苏家门口,一直没有被人告知是什么事,原本想着蹲一个惊天大消息,没想到还真是。


        

苏觅竟然把自己的亲生父亲赶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