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03章 又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从会所里出来后,就站在路边等待。


        

大约两分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苏觅面前。


        

车门被打开,见男人从车上下来,苏觅快步跑过去。


        

“七爷。”


        

女孩扑入他怀中,男人下意识的搂住。


        

抱着女孩娇小的身躯,傅墨寒沉郁了一天的脸色,才逐渐转晴。


        

苏觅在他怀中讨好的蹭了蹭,抬头看他。


        

“七爷,今天有生气了?”


        

苏觅现在越来越大胆,敢在老虎皮上拔毛,她之所以敢提起,还不是仗着傅墨寒喜欢她,才会越来越不怕他了。


        

傅墨寒垂眸看她,在她滣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苏觅吃痛,呜咽的捂住嘴,眼神带着控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看来这怒火还真是不小。


        

醋坛子!


        

她揪着他胸口的领带,晃了晃,说:“别生气嘛。难得陪哥哥一次。我亲手做了小饼干,给你赔罪。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男人都不喜欢吃零食,她从来没见过傅墨寒吃过什么饼干蛋糕之类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接受这样的赔罪。


        

傅墨寒闻言,眉梢微微挑起,兴味很浓:“你亲手做的?”


        

自己的厨艺很差,傅墨寒是很清楚,却还是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苏觅知道他这是爱屋及乌。


        

“当然了。我知道我厨艺不行,但做饼干可是跟我妈咪学的。哥哥都说做的很好吃呢。”


        

傅墨寒眉心微蹙:“你给苏澈做了?”


        

苏觅嘴角狠狠抽了抽。


        

又吃醋!


        

“专门给你做的,顺便给哥哥尝一尝。”


        

哥哥对不起哦,不这样说,七爷肯定会生气,还揪着不放。


        

果然,男人听到专门给他做的,眉眼都侵染上些许柔色。


        

“饼干在哪儿?”男人语气里有着迫不及待。


        

苏觅莞尔一笑:“为了出来接你,就让长安先带进包厢了。”


        

傅墨寒牵起她的手,“那进去。”


        

望着男人走在前面的急切背影,苏觅觉得一阵好笑。


        

大概没有人会想到,一项从不情绪外露的七爷,会因为一个小饼干而表现出急切。


        

最大的包厢里,坐了十来个人,划拳喝酒唱歌,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长安推开门的时候, 就看到这番热闹景象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有傅听白在,就没有不热闹的局。


        

只是一眼扫过人群,却是不见傅听白的身影。


        

倒是主人公徐沁心被众星捧月的坐在中间,身侧坐着傅书歌。


        

“徐小姐,八少爷。”


        

长安走过去打招呼。


        

徐沁心微微点头回应,视线迫不及待的往他身后看去。


        

只是当看到长安身后后无一人,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住。


        

墨寒,没来吗?


        

一侧,傅书歌看出徐沁心的失落,帮她开口询问:“七哥呢?”


        

长安把袋子放在茶几上,开口回答傅书歌:“七爷马上就到,让我先进来跟徐小姐说一声。”


        

徐沁心一听,心底悄然松口气。


        

之前听说墨寒有了新女朋友之后,就很少出来参加聚会,她还以为他这次不过来了。


        

她都亲自邀请了,他能过来,说明他还是念旧。


        

长安把袋子放好之后,打了声招呼,说去卫生间。


        

恰好傅听白从卫生间里出来,见长安来了,吹了一声口哨。


        

“大哥来了?”


        

长安微微点头:“七爷马上就到了。”


        

傅听白嘴角噙着笑,对他摆摆手,让他进卫生间去,自己跟他擦身而过,走向热闹区。


        

“大哥快来了。”傅听白走过去,朝着徐沁心说了一句,视线扫到桌子上多了一个好看的袋子,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


        

他凑过去,随意往袋子里一瞧,发现是一盒好看到小熊图案饼干。


        

“咦,谁带来的饼干?”傅听白伸出手去拨弄袋子。


        

傅书歌扫了那个袋子一眼,回答道:“长安带来的。我劝你别碰!”


        

傅听白原本就没想碰在,听傅书歌这么一说,就有些不乐意了。


        

“长安带来的,我怎么就不能碰了?!刚刚上厕所肚子不舒服,一会儿还要渴酒,就吃点饼干垫垫肚子。”


        

话一落,傅听白就打开袋子,把饼干拿出来,一口一个的吃起来。


        

傅书歌本来想阻止,但想想长安带来的饼干应该没什么。


        

吃了就吃了。


        

说不定就是带来给他们吃的,也就没有多加阻止。


        

长安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傅听白把最后一块饼干放进嘴里。


        

他意犹未尽的朝着走过来的长安说:“你这饼干怪好吃的。在哪儿买的?”


        

长安并不知道这是苏觅亲手给傅墨寒做的,只当苏觅从家里带的或者是买的。


        

“那是苏小姐的。”但愿苏小姐不是那种小气之人,跟九少爷斤斤计较。


        

傅听白闻言,嘴里的最后一点残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停顿了好几秒之后,狠狠的吞下,然后端起一杯猛地灌了一杯酒。


        

酒精火辣的刺激,让他冷静了稍许。


        

“靠。早知道是那个丑八怪的东西,我就不吃了!”傅听白无语的抱怨。


        

他还以为是长安,才会吃的津津有味,还忍不住夸奖。


        

没想到,那是苏觅的,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


        

一旁徐沁心听到苏觅的名字,神情微变。


        

“一直听你们说苏小姐,我十分好奇,邀请墨寒的时候,还叫他带上苏小姐。也不知道苏小姐来不来?”


        

虽然听说傅墨寒喜欢那个女孩,但从未真正在公共场合带她出席过。


        

就是他们这个圈子聚会,他也不带那个女孩。


        

都没把身边的朋友介绍给那个女孩,说明墨寒可能只是玩玩。


        

长安听到徐沁心的询问,微微抬头看过去,看向徐沁心的目光透着不忍:“我刚刚已经把苏小姐接来了。苏小姐知道七爷要到了。就在门口等他。算了算时间,应该快到了。”


        

随着长安的话落下,包厢的门被打开。


        

故里推开门,站在门边一侧,紧接着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身后牵着一个女孩。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承托的面容越发冷峻,举手投足间皆是矜贵的气息。


        

身侧跟着一个身材娇小,却每个地方都恰到好处的女孩。


        

端看外形和气质,两人简直是绝配。


        

只是,随着女孩微微抬头,那副丑丑的模样落入众人眼中,大家纷纷唏嘘不已。


        

像七爷这种如神祗的男人,居然配了个丑八怪,简直是暴殄天物。


        

在两人进门的时候,徐沁心的视线就被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吸引了注意力。


        

这一看就是七爷自己主动扣住人家小姑娘的手。


        

难道真的如传言所说,七爷非这个女孩不可!


        

徐沁心作为这次饭局的主办方,立马站起身,上前迎接。


        

“墨寒,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大家都等你好久了。一会儿可要自罚一杯。”


        

徐沁心走上前来,笑吟吟的开口,语气亲昵,一副老朋友的口吻。


        

苏觅听到这道清丽的女声,好奇的抬头看过去。


        

走过来的女人,鹅蛋脸,五官精致小巧,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身着黑色的吊带裙,露出形状极好的锁骨以及让人羡慕的天鹅颈,每一个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迷人。


        

这就是她听了两世名字,却从未见过的徐沁心吗?


        

还真是个美人儿,难怪每次傅听白都吵嚷着自己配不上傅墨寒,只有徐沁心配得上。


        

如此美丽又有才华,有家世的女人,确实配得上傅墨寒。


        

傅墨寒朝着徐沁心微微点头,注意到走神的苏觅,把她拉倒自己身侧,朝着徐沁心介绍。


        

“这是我女朋友!”


        

徐沁心因为傅墨寒的话,脸色僵了一瞬。


        

他竟然在她组的局上,公然承认苏觅的身份,把她置于何地?


        

见徐沁心因为傅墨寒的话,而愣怔住,脸上一闪而过的怅然所失,苏觅在心底泛起嘀咕。


        

徐小姐应该对傅墨寒还余情未了吧。


        

苏觅朝着徐沁心伸出手,打招呼:“徐小姐你好,我叫苏觅。”


        

徐沁心被苏觅的声音拉回神智,内心懊恼自己刚刚的失态。


        

她朝着苏觅笑了笑,伸手握住她的手:“苏小姐,久仰大名。”


        

苏觅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


        

久仰大名?


        

是因为她丑陋的脸,还是因为她跟傅墨寒的关系,亦或者两者都有。


        

苏觅觉得自己想多了,可能只是一句社交礼仪的客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