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04章 眼瞎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你来了。赶紧这边坐。”傅听白见自家大哥来了,立马殷切的走过来招呼。


        

傅墨寒淡淡的瞥他一眼,傅听白立马夹紧双腿,笔直站立。


        

他最近没有犯浑,咋感觉大哥要收拾他似的。


        

“眼睛瞎了?”男人淡漠的声音,如一把厉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有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


        

傅听白浑身猛地一颤,目光颤颤巍巍的看向自家大哥,不解的问道:“大大哥,我又哪儿做错了?”


        

好端端的骂他眼瞎,他哪儿眼瞎了,十米开外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要说眼瞎怕是大哥眼瞎了吧,好端端的这么好看的沁心姐不要,非看上苏觅那个丑八怪。


        

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傅听白神情一愣。


        

大哥该不会是因为自己没有跟苏觅打招呼才骂他眼瞎吧?


        

“没看到你嫂子在吗?”


        

男人的话,让徐沁心心头一窒。


        

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在乎苏觅!


        

傅听白听到自家大哥的话,真的是欲哭无泪。


        

还真是因为他故意忽视苏觅的存在而不高兴。


        

怕惹怒自家大哥,傅听白不得不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嫂子。”


        

看到傅听白不情愿,却不得不喊她的样子,苏觅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唉。小白弟弟好。”


        

傅听白:“!!!”小白你妹!


        

傅墨寒淡瞥了傅听白一眼,眼神带着警告,随即牵着苏觅走到沙发那边,周围的人纷纷上前打招呼。


        

毕竟是傅墨寒带来的人,哪怕大家都不太喜欢苏觅这个丑八怪,纷纷客套的喊她苏小姐。


        

苏觅也不在乎,跟着傅墨寒在沙发上坐下。


        

想到她给自己做的饼干,傅墨寒侧头贴着她的耳朵询问。


        

“饼干呢?”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蜗上,酥麻的感觉让她身子微小一颤。


        

“在,在长安那儿。”苏觅缩了缩脖子,微微与他拉开少许距离,看向坐在不远处的长安。


        

狗男人说话就说话,凑那么近干什么?!


        

她严重怀疑他要撩拨自己。


        

“长安兄,我让你帮我拿的袋子呢?七爷要吃呢。”


        

长安闻言,心头咯噔一声。


        

袋子里的饼干是苏小姐给七爷准备的?!


        

长安现在悔恨死了,早知道,就不把袋子放下去上厕所。


        

现在苏小姐问他要饼干,他上哪儿去找,都被九少爷给吃光了。


        

“袋子在在茶几上。”长安往傅听白那边看了一眼,只见他在跟徐沁心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心里懊悔的要死。


        

在自家七爷幽幽的目光下,硬着头皮,指了指茶几上睡倒的袋子。


        

顺着长安的视线,苏觅也看到了袋子,立马微微倾身,拿过袋子。


        

感受到袋子的份量很轻,苏觅觉得很奇怪。


        

怎么感觉像是没有装饼干似的?


        

傅书歌就坐在傅墨寒的另一侧,自然是把这一切收入眼中,迅速判断出那袋饼干苏觅是给七哥准备的,而且七哥还很在乎。


        

完了,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制止住小九。


        

见他还一副不自知,傅书歌伸出脚,踢了踢他。


        

傅听白感觉到有人踢自己,内心不爽的转过头。


        

当看到傅书歌一副同情的表情,内心立马泛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苏觅把袋子拿过来,看到里面的小盒子已经空了,惊讶又失落。


        

“我的饼干呢?”


        

苏觅惊呼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刚好传入傅听白耳里。


        

他转过头,无语的看向苏觅。


        

“大惊小怪什么,饼干被我吃了!”


        

“吃个精光,一个渣渣都不给你剩!”


        

傅听白说这话还挺得意洋洋,一副笃定苏觅没办法把他如何的样子。


        

只是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大哥因为他的话那阴沉得快要凝结成霜的面容。


        

苏觅就坐在傅墨寒身侧,自己又格外注意他,第一时间看到男人的脸色变化。


        

她也没想到自己特地给他带的饼干被吃掉了。


        

看着傅听白那副样子,苏觅就觉得欠扁,她指了指身侧的男人,对傅听白说:“哦。那饼干是给你大哥的。你自己跟你大哥交代吧。”


        

傅听白一听,浑身猛地一抖索。


        

“给大,大哥的?”傅听白颤颤巍巍的看向一旁的男人。


        

那一眼,差点没有送他去见阎王。


        

傅墨寒慢条斯理的看向他,声色沉沉,极其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嗯。”


        

这一个字的威力堪比原子弹。


        

傅听白的身子立马抖得如筛子。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在哪儿买的,我立马去买一箱,哦不,买一车。”


        

大哥的饼干,还是苏觅给大哥准备的,那他岂不是完球了。


        

大哥对苏觅那么在乎,她的东西更是看得比什么还重要。


        

但愿一盒饼干而已,大哥不会跟他计较


        

傅墨寒幽深想黑眸眯起危险的光:“你以为买得到?”


        

傅听白紧绷着神经,脸上强颜欢笑的说:“一盒饼干而已,随便就买到了。大哥,你要多少,你说,做弟弟的立马开车去给你买。”


        

傅墨寒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


        

“问你嫂子。”


        

傅听白闻言,哪怕是不情愿,但现在不得不觍着脸,询问苏觅。


        

“呵呵,小嫂子,那个饼干在哪儿买的?我立马去买点,给大哥送来。”


        

自己特地给傅墨寒准备的饼干被吃了,苏觅心底是有些不舒服。


        

她声色沉闷的说:“你以为那饼干很好买。”


        

傅听白一听这话来火了:“怎么就不好买了。有钱不就行了,有钱啥买不来。你且告诉我,这饼干在哪儿买的?那人如果不卖给我,我双倍价买,实在不行给百倍千倍。”


        

苏觅低声一笑,觉得傅听白还真是人傻钱多。


        

听到苏觅的笑声,傅听白以为她嘲笑自己,他立马不服气的说:“你笑什么?”


        

苏觅耸耸肩,表情无辜的说:“笑你无知。难道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的东西千金难买。譬如我做的饼干,就是你给我再多钱都不卖!”


        

轰隆。


        

宛如一道惊雷在傅听白的脑袋上方炸开。


        

竟然是苏觅做的饼干!


        

他刚刚还夸好吃来着,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


        

大哥肯定要弄死他!


        

“呵,呵呵,你有那手艺?”傅听白还是不相信,做着最后一抹逞强。


        

被质疑厨艺,苏觅愤愤的说:“别的厨艺是不行,不过这做饼干,那可是相当可以。”


        

“七爷,你都没吃到,好可惜哦。”苏觅侧头看向身侧的男人,叹息道。


        

傅听白一听她这话,立马急了。


        

可恶,居然还告状!


        

“大哥,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吃的,我并不知道那是苏觅给你准备的。都怪长安随便放,害得我以为只是随便从店里买的。


        

对,都怪长安,是他没有看好苏觅给你准备的饼干。”


        

长安原本就岌岌可危,被傅听白这么一点名,吓得不行。


        

慌忙的解释:“七爷,我确实有失责。我只是想着去上个卫生间,就把袋子放下。没想到九少爷会吃完饼干。”


        

傅墨寒眼神冷锐,周身散发的冰冷气息,让整个包厢都变得异常压抑,大家大气都不敢出。


        

长安已经冷汗连连,擦汗都不敢动。


        

在众人压抑得喘不过气的时候,包厢里响起男人阴冷的声音。


        

“自己滚下去领罚!”


        

长安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俱意,却很供恭敬的点头。


        

“是,七爷。”


        

傅听白看着这副状况,心沉到谷底。


        

长安看管不利,都被刑罚,那他还吃了饼干,那他岂不是要被大卸八块。


        

“哥,我错了!给个面子,能不能不要罚太重?”傅听白可怜巴巴的求饶。


        

看到傅听白这副样子的人,没有一个不觉得他真怂。


        

没办法,那可是在傅墨寒面前,是个人都要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