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05章 傅墨寒吃撒娇这一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墨寒神色冷冷的看着他,眼底压着怒火:“你只要把饼干原封不动的还回来,我就不追究!”


        

哪怕这话是强人所难,傅听白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宽恕。


        

傅听白犯难了,他现在上哪儿去搞一模一样的饼干回来。


        

徐沁心见傅听白抓耳挠腮,无比为难,现场的气氛低沉尴尬,她试图打破这不好的氛围。


        

“墨寒,我看算了吧。就一盒饼干而已,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你要是喜欢吃,明天我做点送到你的公司。”


        

徐沁心越想越觉得接触墨寒的这个办法可行。


        

苏觅闻言,立马警惕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下意识的觉得徐沁心就是找个借口接触七爷。


        

不管是不是她多想,她的男人容不得别人惦记半分。


        

不等七爷开口,苏觅较先开口说:“徐小姐这话说的,感觉你做的饼干跟我做的饼干一样。如果徐小姐做出的饼干味道完全跟我的一样,那我无话可说。


        

如果做是不一样,徐小姐做的再好吃,也不能代表我对七爷的心意。”


        

苏觅的话把徐沁心狠狠噎了。


        

一个人的手艺再厉害,怎么可能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苏觅简直是强人所难。


        

徐沁心看向苏觅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几分。


        

这女孩比她想象中不见简单。


        

徐沁心敛了敛情绪,说:“苏小姐这是在刁难我吗?明知道我没尝过你做的饼干,还让我做出一模一样的来。”


        

徐沁心略带委屈的话落下,周围几个跟她走的近的世家子弟,纷纷附和,谴责苏觅强人所难。


        

“苏小姐的要求太刁难人了,人家徐小姐也是帮九少爷,你这样让两人都难做。”


        

“就是啊,我看她还真是如传言所说,心肠不好。这样的人也配待在七爷身边。”


        

众人七嘴八舌的话,很是难听,傅墨寒脸色冷沉下去。


        

刚要发作,却是被苏觅按住。


        

她朝着他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


        

她知道他见不得人说她的任何不好,但是有些事还是要靠自己反击才会最有力。


        

苏觅放在身侧的手握着他的手,安抚着他,视线却是看向周围的几个世家子弟。


        

“大家都说我强人所难。那请问徐小姐她在替傅听白出头,又是什么?善解人意?还是博人眼球?又或者大家把你娇纵惯了,一定会买你的账?”


        

“很抱歉徐小姐,我们今天第一天认识,你为傅听白出头,于公于私,我都要刚正不阿,不是谁替傅听白出头,我就要给面子。谁让他,把我一次亲手给七爷做的饼干吃了。”


        

“我第一次做饼干给七爷,在你们看来或许是件小事,可在我跟七爷看来,就是件大事。”


        

“这或许是我唯一一次做饼干给七爷,那七爷都没吃到,那他该多不高兴,多么的遗憾。


        

你要为傅听白出头,我让你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要是觉得强人所难,那你大可不必为了逞能,为傅听白说话。”


        

苏觅这张嘴,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段,每一句话都让徐沁心的脸色白了几分。


        

传言苏觅无才无德,胸无点墨,只会耍大小姐脾气,哪儿想到这么伶牙俐齿。


        

徐沁心手指紧紧的握起,指甲抓住肉泛起阵阵疼意让自己冷静下来。


        

“抱歉苏小姐,是我没想那么多。还以为你善解人意,会给我个面子,就这么算了!”


        

装无辜的同时,拐着弯说她不善解人意。


        

苏觅觉得徐沁心要么是无心的,要么手段可是高于苏媚儿得多。


        

苏觅笑了笑说:“听说今天你组的局,作为主人家,我确实应该给你面子,不追究傅听白。七爷你追究吗?”


        

苏觅直接把锅甩给傅墨寒。


        

自己要是再揪着不放,那她还真是坐实了不善解人意这个词。


        

可七爷不一样,那可是送给七爷的饼干,以为他爱屋及乌的脾性,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既然自己又不想算了,借住七爷这个幌子,无疑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傅墨寒神色冷冷的瞥了一眼傅听白,“不可能算了。赔一模一样的!”


        

傅墨寒的回答无疑是在打徐沁心的脸。


        

明显她为傅听白出头,傅墨寒还不给她面子,这让她以后脸面往哪儿搁。


        

徐沁心浑身如坠冰窖,身心都冰冷无比。


        

墨寒他竟然不顾她的颜面!


        

傅听白已经认命了,怂怂的凑到傅墨寒面前,认错道:“大哥我错了,你就说如何弥补吧?”


        

傅墨寒还是那句话,“做出一模一样,就放过你!”


        

傅听白都要急哭了,“我上哪儿去弄个一模一样的饼干出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傅书歌,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了一眼傅听白。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真是当局者迷,以苏觅一直以来的性格,绝对不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跟七爷一唱一和,很明显是在捉弄他。


        

傅听白闻言,疑惑的抓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什么意思?难道他面前有人能做出一模一样的味道?


        

苏觅见傅听白真的蠢的无可救药,轻咳了两声。


        

傅听白终于被苏觅的咳嗽声吸引,看了她一眼,忽然脑袋灵光一闪。


        

“小嫂子,你大人有大量,就帮我做出一模一样饼干给大哥!”


        

苏觅挺直腰杆,扬起下巴,说:“也不是不可以帮你,毕竟你都叫我嫂子了。但是呢,这亲兄弟都明算账。你有求于,我要是立马答应你,显得我很心软似的。为了附和你们认为我不善解人意,毒蛇心肠的一面。我还是提个要求,只要你答应被我差遣一天,我就帮你做一盒一模一样的饼干给七爷。


        

还帮你哄好你家大哥绝不会生你的气!怎么样这买卖划算吧?”


        

求别人还不如求苏觅,而且苏觅还能把大哥哄的开开心心,傅听白觉得这是个一本万利的事。


        

“划算,同意!”不就是被苏觅差遣一天吗,任凭她也翻不出浪花来。


        

见他竟然同意,苏觅嘴角勾起笑意,看向傅听白的眼神透着怜爱,那目光让傅听白浑身猛地一个激灵,顿时有一丢丢后悔同意苏觅的要求。


        

不过,大哥好像没说什么,同意就同意了。


        

“你赶紧哄大哥,别让他回头又找我麻烦!”


        

傅听白急切的催促,生怕苏觅晚哄一秒,他家大哥能把他吃了似的。


        

苏觅微微点头,看向身侧的男人,随即小脑袋靠在他胳膊上,如小猫咪一般蹭了蹭。


        

“七爷,别生气,回家我就给你做饼干。你要吃多少就做多少。”


        

女孩娇娇的声音,宛如一根羽毛划过心尖,男人觉得口干舌燥,干涩的喉咙下意识的滚了滚。


        

“嗯!”


        

在她的柔情攻势下,男人缴械投降,什么矜持都没有就同意。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心想七爷竟然吃撒娇这一套。


        

苏觅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不然怎么能把七爷牢牢是抓在手里。


        

徐沁心看着这一幕,内心震惊不已。


        

原来他喜欢这样子的女生,早知道自己就……也学学一面。


        

因为苏觅的帮忙,接下来一整个晚上,傅听白都极其积极又殷勤的伺候她。


        

好几次凑到她面前,询问她差遣什么时候开始,她都笑而不语,这让傅听白急得抓耳挠腮。


        

总觉得苏觅要狠狠的捉弄他!


        

徐沁心因为被苏觅不给面子,气到了,一整个晚上情绪都比较低迷。


        

期间有不少世家子弟上前敬酒,她都来者不拒,到最后喝的微醺,走路都需要人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