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06章 五怎么是五年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酒吧里出来,徐沁心已经站不住脚,身子东倒西歪,好几次差点摔倒,都是旁边的人扶住她。


        

傅听白从后面紧跟着出酒吧的门,看到徐沁心东倒西歪,走不直路,快步走上前。


        

“沁心姐,你怎样?”傅听白酒力很好,喝了不少酒,除了脸蛋发红,没有其他问题。


        

身边忽然多出来个人,徐沁心眯了眯眼眸,好半晌才看清楚傅听白。


        

“我,有点难受。”


        

傅听白:“那叫人送你回家休息!”


        

“好!”徐沁心双手撑在傅听白的手臂上,探出头四处寻找。


        

当终于看到那人,她眼睛一亮,正要上前,却突然停下脚。


        

傅墨寒牵着苏觅站在路边等车,冷峻的面容透着冷漠,也不知道苏觅跟他说什么,男人为了迁就她说话,微微低下头,听完后,神情无奈的揉了下她的头。


        

那仿佛要溢出来了的温柔,是徐沁心这辈子第一次所见,要不是亲眼所见,她大概永远不会想到这个十年如一日冷漠的男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沁心姐,你没事吧?”傅听白注意到徐沁心的不对劲,疑惑的看她。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见她似乎盯着某处看,傅听白好奇的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当他看到自家大哥,傅听白立马了然徐沁心为何失神。


        

“沁心姐,你跟大哥顺路,我让他送你回去!”


        

看着傅墨寒跟苏觅相处的场景,徐沁心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只是心有不甘就默认傅听白的话。


        

傅听白见她神情恍惚,醉醺醺的模样,还以为她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擅作主张扶着徐沁心走过去。


        

“大哥,沁心姐喝醉了,你回裕景园正好顺路,就载沁心姐一程。”


        

傅墨寒眉心微蹙,显然是抗拒。


        

徐沁心虽然微醉,但不到意识不清楚的地步,看着那细小的表情变化,心一点一点沉到谷底。


        

这几年没见,还以为他变了,原来他还是没变,仍旧是那个无情冷血的男人。


        

傅听白见自家大哥没有说话,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他有些无奈。


        

以前大哥不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


        

“大哥,沁心姐跟你顺路,大家作为从小到大的朋友,送一程怎么了?”


        

徐沁心眼神期盼的看向傅墨寒,希望他能松口。


        

一旁苏觅看着徐沁心那番模样,心底有了丝丝疑惑。


        

这副样子看起来不太像喝醉的样子!


        

不等傅墨寒开口,苏觅做主道:“徐小姐喝醉了,七爷作为她的朋友于情于理是应该送,但是七爷还要跟我去约会,所以就先让故里送你一程。有七爷的得力干将送徐小姐,徐小姐应该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吧?”


        

苏觅的话说的滴水不漏,让人无法反驳。


        

徐沁心只能尴尬一笑,傅听白还想说什么,却是被自家大哥冰冷的眼神给吓回去了。


        

不是自己的事,还是少揽上身,免得像今晚那样惹到大哥,给自己找不痛快。


        

“那行,就让故里送沁心姐回去。”傅听白拍了板,侧头跟徐沁心说,“沁心姐,你觉得怎么样?”


        

徐沁心闻言,望了一眼站在对面的男人,哪怕不情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点头。


        

故里把车开了过来,长安上前开门,请徐沁心进去。


        

在进车里之前,徐沁心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傅墨寒一眼,那眼底的一闪而过的势在必得的光芒亮得惊人。


        

苏觅恰好看到那个眼神,心底不由的慌了一下,隐隐有股不太好的感觉。


        

见她盯着徐沁心离去的方向发呆,傅墨寒捏了捏她的手,低声问:“怎么了?”


        

苏觅收回视线,朝着他微微摇头:“没事。就是想着我们要如何回去?”


        

他让长安和故里跟着徐沁心一起回去,留下他们两人,他是不是有安排?


        

苏觅一时间好奇的要死。


        

傅墨寒看了她一眼,视线看向傅听白。


        

“车钥匙!”


        

傅听白闻言,下意识的掏出钥匙递到傅墨寒面前。


        

等傅墨寒拿走钥匙,傅听白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被要走了钥匙。


        

“哥,你怎么拿走我的车钥匙?你把车开走,我开什么?”


        

傅听白急忙追在傅墨寒和苏觅两人后面。


        

傅墨寒拿起车钥匙,按下解锁,把副驾驶座的门打开,示意苏觅进去。


        

恰好这个傅听白追上来,看到傅墨寒要走急得跳脚。


        

“大哥???”


        

傅墨寒目光沉沉的看向他说:“喝酒不开车!”


        

傅听白被自家大哥的话狠狠的噎了一下。


        

见他给苏觅开车门,很显然要自己开车,傅听白立马表示不满。


        

“大哥你也喝酒了,怎么能开车?!”


        

傅墨寒神情一愣,随即脸色阴沉下去。


        

正想说什么,身侧的苏觅却是忽然开口。


        

“小九说得对,喝酒不能开车,所以……我来开!”


        

话落,苏觅立马从手里拿走车钥匙,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


        

傅墨寒见她要开车,抵触的蹙眉。


        

在他记忆里,还从未见过她开车。


        

“觅儿,下来!”男人站在车门边,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苏觅摇头拒绝,甚至飞速都系上安全带,这才开口朝着门外的傅墨寒说:“七爷你进来吧,相信我的车技,绝对迅速安慰的把你送回裕景园。”


        

娇小的女孩坐在车内,昏黄的灯光照在女孩干净的面容上,恳请的目光亮堂堂,让傅墨寒不由心软。


        

男人最终还是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


        

看着两人就这么上车,也没说叫他,傅听白欲哭无泪,急切的上前,想去拉后座的门,才恍然意识到特么的自己今天开的跑车只有两座,哪儿有什么后座。


        

第一次爱车如命的傅听白,深深的怨恨这该死的跑车居然只有两座。


        

车子急驰而过,留下一圈圈尾气,傅听白气得在原地直跺脚,最后很是无奈的打车回家。


        

跑车上。


        

苏觅开的比较平稳慢速,傅墨寒见她开的还不错,提起的心逐渐放下。


        

只是冷峻的面容依旧绷着,开口询问的声色压着冷意:“什么时候学会的?”


        

两人认识的这一年多里,还是第一次见她开车。


        

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心底这个问题刚过,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答案。


        

五年前!


        

这个答案,让苏觅为之一愣。


        

五年前自己是十五岁,十五岁怎么可能学会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