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12章 苏媚儿跳楼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母听到陈迎荷的话,气的浑身都在缠头。


        

这些年陈迎荷对外,都表现出一副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贤惠模样。


        

没想到,竟然有这幅牙尖嘴利的样子。


        

也是,能从一个乡下丫头,爬到苏太太的位置,怎么可能没有点凶悍面和手段。


        

之前,她倒是小瞧了陈迎荷。


        

同样是混豪门的,怎么能没有点手段,何母也不甘示弱的说:“陈迎荷,我现在是看在往日两家的情分上,才会好言好语。你自己好好考虑前后关系。如果你非要撕破脸,那我们何家就等着,就是不知道你们苏家到时候能不能承受得住?”


        

陈迎荷闻言,心头一紧,内心里满是惶惶不安。


        

但,转念一想,何家最近也不太平,肯定不敢跟她撕破脸。


        

“何夫人不必威胁我。我还是那句话,媚儿不想打掉孩子,就绝不会打掉。生出来后是你们何家的孩子,就必须娶媚儿过门!”


        

如此不要脸的话,陈迎荷竟然说出来。


        

何母气得面红耳赤,再也没有任何温言细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说:“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把话放在这儿。你们现在住的地方是我儿子的产业。你们想要住下去,就让苏媚儿打胎。如果不打胎,那就搬出去!”


        

何母已经不想跟陈迎荷这种乡下野人说话,气急败坏的挂断了电话。


        

陈迎荷看到电话被挂断,气不打一处来。


        

何家想要翻脸不认人,就真的别怪她不客气。


        

他们是绝不会从沁源搬出去,更不会让媚儿打掉孩子。


        

客厅里,父女两人看到陈迎荷期间神情激动,心底咯噔一声。


        

完了,肯定是没谈妥!


        

陈迎荷挂断电话,脸色阴郁的走过来。


        

苏媚儿见此,急忙站起身,“妈,怎么样了?伯母如何说?”


        

一提到何母,陈迎荷脸上就愤愤不平。


        

“那个女人简直阴险歹毒,竟然命令我叫媚儿打掉孩子。还说不打胎就让我们搬出去!气死我了,那可是她的孙子,她怎么舍得?”


        

苏媚儿一听,心痛得无法呼吸。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子,明明她很得伯母喜欢,现在伯母不仅看不惯她,甚至还不喜欢她给黎书哥怀的孩子。


        

苏媚儿慌了,失声痛哭:“妈,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如果一旦没有这个孩子,我跟黎书哥之间,更不可能!”


        

她已经脏了,唯有母凭子贵,才能留在黎书哥身边。


        

苏媚儿顾虑的事, 陈迎荷比她多活了几十年,自然是也是想到了。


        

所以,苏媚儿肚子里的孩子必须保住。


        

“媚儿,你放心我跟你爸爸一定会尽力帮你保住孩子!”陈迎荷声色沉沉的说道。


        

陈迎荷的话,给苏媚儿吃了一剂定心丸。


        

一家三口坐下来,打算在商量一番,房门就被敲响。


        

三人的对视一眼,彼此眼底看到了不太好的感觉。


        

大晚上,是谁来了?


        

“你们坐着,我去开门!”苏允华站起身,去开门。


        

当打开门,看到门口的人,苏允华脸色大变。


        

……


        

一大早,苏觅起床的时候,就收到一个劲爆的消息。


        

苏媚儿跳楼了!


        

苏觅不敢置信的看向坐在身侧的男人。


        

“七爷,你说苏媚儿跳楼了?在哪儿跳的?现在如何了?”


        

刚坐在餐桌上,准备吃早餐,傅墨寒就给她来了一个这么让人当场惊呆住的消息。


        

傅墨寒神色淡淡,仿佛不知道自己说出什么令人惊讶万分的事情一般,慢条斯理的把涂了面包酱的面包片递到她的嘴边。


        

这番举动,苏觅早就熟悉,知道他要自己吃一口才会回答,她下意识的立马咬了一口。


        

边咀嚼,边伸出手晃了晃男人的衣角,示意他快说。


        

傅墨寒又把牛奶递到她嘴边,示意她喝一口,苏觅没办法又赶紧喝一口,把嘴里的面包吞下去。


        

“七爷!”她急切的喊他。


        

傅墨寒眼角扫了她一眼,语气不太好说:“这么关心她?”


        

苏觅见他情绪不好,赶紧解释:“我哪儿是关心她。我现在跟她水火不容。我只是想知道事情后续!”


        

傅墨寒沉着的脸缓和了几分:“没跳成。进了医院。”


        

“那孩子呢?有没有保住?”苏觅急忙问道。


        

那孩子现在是苏媚儿的护身符,按道理自己应该让她没有这道护身符,但这道护身符让苏媚儿母凭子贵的同时,也提醒着众人那是她出轨的产物,所以她才会顺其自然。


        

孩子在苏媚儿的肚子里待得住就待,待不住也算了。


        

傅墨寒道:“保住了!不过何家不想要这个孩子!”


        

苏觅惊讶住了。


        

何家不想要?


        

很可能是何黎书的孩子,他竟然不要?


        

“何黎书那么喜欢苏媚儿,他竟然舍得不要孩子?”苏觅还是不太相信。


        

傅墨寒微微摇头,给她细说道:“是何母不要。昨晚也是她去逼迫苏媚儿打胎,把她惹急了才会跳楼相逼!”


        

苏觅听完傅墨寒的解说,总算是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难怪好端端的苏媚儿闹着跳楼,原来是何母不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


        

“七爷,我有点想不通,苏媚儿肚子里的孩子有50%的机会是何黎书的孩子,为什么何母会不要?”


        

傅墨寒道:“最近何家跟林家走得近,双方父母更是安排了相亲。何母很中意林家女儿。”


        

苏觅闻言,立马想通了,“所以,何母才不会要苏媚儿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她跟陈导不清不楚,何家不会允许一个不干净的女人进门,七爷我说的对吧?”


        

傅墨寒赞赏的点头。


        

分析到这儿,苏觅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是什么,天道好轮回!


        

苏媚儿怎么也没想到,哪怕是怀孕了,也最终进不来何黎书的家门。


        

“快点吃早餐,我给你安排了一出大戏,一会儿送你去医院观看!”


        

苏觅一听,眼睛都亮了。


        

“大戏?什么大戏?”她好奇的问道。


        

傅墨寒闭口不谈,苏觅被勾的心痒痒。


        

“七爷~~~”她挪了 下凳子靠近傅墨寒,用脸蛋蹭了蹭他的胳膊,“七爷,给人家透露一下下嘛。”


        

女孩娇嗔的声音,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尖儿,傅墨寒握着叉子的手为之一顿,眸色都暗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