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13章 七爷怎么想要隐瞒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人直接把她提坐到腿上,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摩擦着她光滑的脸颊。


        

“真想知道?”


        

两人靠的很近,苏觅感受着男人的雄性气息,心底有一丢丢在大退堂鼓。


        

总觉得自己此刻的坐姿有点危险。


        

不过为了从他嘴里撬出秘密,自己多少还是牺牲点。


        

“当然了。七爷会告诉我的哦?”


        

女孩朝着他挑了挑眉,脸上的笑容差点晃花眼。


        

傅墨寒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面容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告诉你可以,拿出点诚意!”


        

见男人目光深深的看着她,苏觅忽觉得脸蛋有些发热是怎么回事?


        

她轻咳了下,忍着内心浮起来的点点羞涩,说:“七爷一点都不可爱。人家只是让你透露一点点,你就要让人家讨好贿赂你!”


        

腹黑男人想的什么,别以为她不知道。


        

傅墨寒往座椅上一靠,一副神色淡淡的悠闲模样。


        

“要不继续用早餐?”


        

苏觅被狠狠一噎。


        

好吧,是她心痒痒恨不得立马知道,拿出点诚意也是应该的。


        

“七爷~~”她娇娇的喊了一声,倾身靠在他身怀,小手使坏,探进衣领,指腹戳着男人健硕的胸膛,“什么诚意啊?人家不会,不如教教人家!”


        

傅墨寒双眸眯起危险的光,那眼神吓得浑身一震。


        

她好想收回刚刚要教她的话。


        

“真想我教你?”


        

苏觅急忙摆手,“不不不,我自己来,我可以!”


        

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她还坐直身子,很坚定的对他重重点头。


        

傅墨寒就那么眸色幽深的看着她,苏觅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狠狠的咽了下口水。


        

深吸口气,凑了过去,在他滣上吧唧一口。


        

“这下够诚意了吧?”


        

“不够!”


        

这话一落,男人扣住她的后脖颈,把她拉到面前,重重的吻上她的滣。


        

呼吸被夺走,苏觅觉得难受的不行,抓住他的衣服,强行进攻。


        

见她回应,男人眸色深了几许,托着她抱起身。


        

察觉到他的动作,苏觅动作一顿,挣扎着推开他。


        

“干嘛起来?”


        

傅墨寒漆黑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她,声色一片沙哑,“想被围观。”


        

苏觅一听急了,立马抱紧他的脖子,摇头晃脑的拒绝。


        

“不要!”


        

傅墨寒看着她娇气的样子,眼底染上一层浅笑。


        

抱着她直接上楼,早就拉着佣人躲起来傅管家,听到上楼的声音,终于松口气。


        

刚刚他不小心瞄了一眼自家主子,那眼神是恨不得一口吞掉苏小姐,真怕自家主子兽性大发在饭厅里就对苏小姐做什么坏事。


        

苏觅被抱上楼后,直接被傅墨寒压在了床上。


        

有那么片刻,苏觅以为傅墨寒要真的要了她,可在自己意乱清迷的时候,他竟然松开了自己……


        

……


        

苏觅靠着自己的诚意终于在某人那儿得到一点点大戏的内容。


        

当下立马从床上起来,风风火火要出门,刚起身,就被男人按回去。


        

苏觅以为他还要继续,立马抗拒起来。


        

“不来了,晚上回来再来好不好七爷,不然要错过大戏了!”


        

傅墨寒双手禁锢着她的小身板,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说:“吃了早餐,我送你过去!”


        

苏觅神情一愣,不满的撇撇嘴,“手疼,吃不了。”


        

那小表情别提多傲娇。


        

傅墨寒眼底闪过宠溺的浅笑,当下拿起她都手揉捏:“我喂你!”


        

苏觅哼了哼,算是同意了。


        

一个小时后。


        

劳斯莱斯在医院门口停下,苏觅见医院到了,正打算下车,忽然想到什么,她回身在男人脸上吧唧一口。


        

“七爷去工作吧,我看完戏要去学校一趟,过两天是珠宝设计现场参展比赛,有些问题要去请教一下教授们。”


        

看着她乖乖的模样,傅墨寒眼神温柔。


        

“嗯。”


        

苏觅对他笑了笑,开门下车。


        

最近两人相处的越发愉快,傅墨寒很喜欢现在的相处状态。


        

目送她进了医院,傅墨寒正打算叫长安开车,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眉心微微拧了一下。


        

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爷爷。”


        

电话那端,傅老爷子见电话终于被接通,气呼呼的说:“臭小子,终于舍得接电话了。”


        

面对傅老爷子的唠叨,傅墨寒只是微微蹙了蹙眉,依旧是那副淡漠的模样,显然是早已经习惯。


        

“什么事?”男人出声打断傅老爷子继续唠叨。


        

想到正事,傅老爷子这才终止唠叨,说回正题:“今天晚上回来吃饭。”


        

“要说什么事吗?”傅墨寒问道。


        

傅老爷子微微点头:“也算是有事,你回来就知道了。”


        

也不等傅墨寒同不同意,立马挂断电话。


        

那速度仿佛生怕晚一秒,傅墨寒就会果断的拒绝。


        

收起电话,傅墨寒按了按眉心。


        

长安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不知道怎么的,最近看七爷的脸色好像越来越差了。


        

“七爷,你身体不舒服吗?”


        

傅墨寒声色寡淡的说:“老毛病犯了。”


        

头痛症又犯了?


        

长安心头微惊。


        

“需不需要叫陆少过来一趟?”


        

想到陆铭最近对他说的话,傅墨寒眼底闪过抵触。


        

“不用告诉他。关于我的身体状况,不准跟任何人透露半句!”


        

长安诧异住,心底隐隐不安起来。


        

头痛症是老毛病了,七爷怎么想要隐瞒起来?


        

……


        

苏觅进了医院,询问过前台,直接奔赴苏媚儿的病房。


        

她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陈迎荷你让开,我们何家绝不容忍任何不清不楚的孽种存在!”


        

如此嚣张的叫陈迎荷全名,又提到何家,这人一定是何母。


        

以往自己爱慕何黎书的时候,没少讨好何母,然而她对自己总是冷冷淡淡,对苏媚儿倒是很热情,现在却剑拔弩张。


        

苏觅说不出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一阵好笑。


        

她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继续观赏。


        

陈迎荷立马反击:“何夫人你说话放干净点,什么叫孽种。这可是你们何家的种,骂媚儿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是骂你自己的儿子!”


        

何黎书站在一旁,脸色铁青,却没有帮苏媚儿说一句话。


        

苏媚儿看着何黎书不帮忙说一句话,心头慌乱不已。


        

难道打掉孩子也是他的意思?


        

“黎书哥,你说一句话,说你要留下这个孩子!”


        

靠坐在床上苏媚儿苦苦哀求的看向站在靠门口处的何黎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