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22章 死在他面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着她呓呓梦语,傅墨寒一阵无奈。


        

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你有朋友来找你,叫李知笙,你要不要见?不见就继续睡,我帮你打发回去!”


        

苏觅被吵的不耐烦,翻个身,不理睬他。


        

管他什么理不理,生不生的,人家要睡觉。


        

傅墨寒看着她的举动,失笑的摇头,“那你继续睡,我出去打发掉!”


        

好啊,打发掉……嗯,打发掉谁啊?


        

七爷刚刚说的是谁来着?


        

李……好像叫什么李知笙。


        

笙笙姐!


        

苏觅一下子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傅墨寒转身的离开,她立马从床上爬起来,从身后抱住男人。


        

“七爷,等一下。”


        

傅墨寒没想到她会忽然醒来,察觉到她从身后跳上来,他立马伸出手搂住她,避免她摔倒。


        

“怎么醒了?”


        

男人微微侧头,询问她。


        

苏觅压着内心的激动,问道:“你刚刚说是谁来了?李知笙,笙笙姐吗?”


        

傅墨寒点头:“对,要下去见吗?”


        

果然是笙笙姐。


        

她肯定是为了昨晚上的事。


        

“当然了!”


        

她立马从傅墨寒身上下来,穿上拖鞋就往外跑。


        

“穿外套。”


        

苏觅根本没有理会,快速夺门而出。


        

等她跑下楼,果然在客厅里看到李知笙。


        

“笙笙姐,你来了。”趁着没人注意,苏觅给李知笙使了一个眼神。


        

李知笙意会的点头,站起身:“丢丢,起来了吗?”


        

“抱歉笙笙姐,让你久等了。快坐!”苏觅走过去,拉起李知笙的手,让她坐下。


        

刚说了两句话,傅墨寒拿着苏觅的外套从楼上下来。


        

“把外套穿上。”


        

苏觅闻声,起身走过去。


        

傅墨寒把衣服给她披上,理了理她的头发,说:“可以邀请李小姐一起吃早餐,你们边吃边聊,我就先去公司了。”


        

苏觅乖巧的点头,挽住他的胳膊,说:“那我送你到门口,就回来陪笙笙姐。”


        

“嗯。”傅墨寒应了一声,朝着李知笙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跟苏觅一起去了门口。


        

走到门口,傅墨寒就不要她送了。


        

“回去吧。”男人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觅拉着他的手说:“你晚上几点回来呀?”


        

男人闻言,眼神暧昧起来:“这么着急?”


        

苏觅被他的眼神看的浑身发热,羞涩的敲了一下他的胸膛。


        

“你才急呢。我问好时间,好有个心理准备!”


        

“晚上六点会回来陪你吃晚餐。”


        

“好,那我等你!”


        

说完,苏觅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上亲了一口,转身跑进屋内。


        

傅墨寒看着她羞答答的跑走,眼底的笑意越发浓郁,却掩盖不住那眸底的宠溺。


        

他不知道的事,苏觅在转身跑进屋里的那瞬间,脸上的笑容逐渐僵住,随即消失殆尽。


        

好不容易跟七爷才走到今天,希望一会儿笙笙姐给她检查后,身体是安然无恙。


        

回到客厅,苏觅立马邀请李知笙去饭厅吃早餐。


        

因为不放心苏觅,一大早李知笙就赶过来,也没吃早餐。


        

两人用完早餐之后,苏觅邀请李知笙去楼上参观。


        

因为傅管家全程在饭厅里照顾吃早餐,两人不太方便说话,闲聊的时候都是聊得其他事情,对于苏觅的身体状况只字未提。


        

直到进了卧室,只剩下两人,才方便说话。


        

苏觅把李知笙拉到卧室的沙发上坐下,自己亲自去关好房门,确认没人,她才返回来,坐在李知笙身侧。


        

“笙笙姐,你一早过来,是我身体怎么了吗?”


        

李知笙点头,道:“丢丢,你昨天流鼻血,我想抽一剂你的血回去化验。还有,我想如果真的是身体出问题,你会频繁流鼻血,到时候恐怕是瞒不住你身边的人!”


        

苏觅一听心都紧了。


        

其实她不怕任何人知道她中毒的事,唯独就是怕七爷知道后,会伤心难受。


        

“笙笙姐,有没有办法减少我流鼻血的频率?我不想让七爷发现什么。”


        

李知笙迟疑了。


        

她看着苏觅,想了想开口:“丢丢,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完全可以告诉七爷,让他帮助你。


        

他认识的医生多,或许能帮你解除身上的毒!”


        

苏觅脸上满是落寞的神情。


        

要是可以,她何尝不想直接告诉七爷。


        

只是,她上辈子已经对不起七爷了,让他一个人承受她离世的痛苦。


        

这一世,她不想他再承受一次。


        

要是可以,她宁愿他恨死自己,也不愿意他亲眼看着自己死在他面前。


        

“笙笙姐,抱歉,我有自己的原因不想七爷知道我身体状况。”


        

李知笙一直都知道她有这么个难言之隐,虽然好奇那个原因,但她知道别人的阴私不适合深究。


        

只是……


        

“丢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办法治好。到时候你会死,你死的时候,七爷肯定会知道你如何的。”


        

“那就不要让他看到我死!”苏觅急切的说道。


        

她根本没办法想象,那么一个非她不可的男人,在面对她的死亡的时候,会崩溃成什么样子。


        

只要一想,她的心就开始撕裂的疼痛,鼻子酸得想要哭出来。


        

李知笙闻言,愣住了。


        

不让七爷看到?


        

他们两人天天住一起,怎么会看不到?


        

“难道你要离开?”


        

苏觅急切的回答:“没有。我跟七爷说过以后都不会主动离开他!”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知笙不太了解两人之间的事,也不太好说什么。


        

她现在能帮上忙的也只有最大的努力治好她。


        

“丢丢,你自己的事自己好好想想。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解毒!”


        

苏觅觉得对,先不想那些,万一解毒了,那些事都不是事。


        

“笙笙姐你不是要抽血吗?抽吧!”


        

李知笙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拿了抽血器皿,给苏觅抽了一剂血。


        

再次给苏觅诊断完身体,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临走之前,李知笙让她苏觅把她昨晚沾染了血的垃圾给她,让她带走。


        

苏觅送李知笙刚下楼,就听到傅管家说傅书歌来了。


        

“丢丢,你家有客人来了,我就先走了。”李知笙开口说道。


        

傅书歌走进客厅的时候,正好听到李知笙道别的话语。


        

他微微抬头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