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24章 这种事女人越挣扎越受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他真的有些急,苏觅不再卖关子,说:“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


        

“谢谢。”傅书歌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


        

苏觅:“!!!”说好给她儿砸检修的。


        

傅管家把傅款机领出来,正好看到傅书歌离开。


        

傅款机滑动到苏觅面前,开口道:“麻麻。傅八少怎么走了呀?”


        

苏觅听到傅款机的声音,收回心神,回答他:“有事先走了。你自己检测下,哪儿有问题吗,我稍后打电话给傅书歌,让他回来给你修理。”


        

“好的麻麻。”


        

紧接着傅款机开启自我检测模式。


        

两分钟之后,他回答道:“麻麻,我没问题的。可以不用傅八少来检修。”


        

苏觅听完心底放心了不少。


        

明天要去参加比赛,有傅款机跟着比一些保镖跟着方便很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麻麻要出门一趟,你自己在家好好的。”


        

傅款机点了点头,目送苏觅上楼。


        

……


        

郊区别墅。


        

苏媚儿一家三口住进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怎么出过门。


        

毕竟这儿离市区很远,一来一回要接近四个小时。


        

苏媚儿妊娠反应严重,吃什么吐什么,还总是犯困。


        

明明临近中午才起床,吃过午饭之后,就又犯困。


        

她跟陈迎荷打了一声招呼,就回房间睡觉。


        

苏媚儿睡得很沉,完全没有注意到卧室的门被打开,紧接着有个人走进来,随即房门被反锁上。


        

陈导走了过来,摸索到她床边,窸窸窣窣的脱衣服。


        

苏媚儿感觉到有只手在身上抚摸,她觉得有些不舒服,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等她意识到不对,强行让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陈导正压着她。


        

“啊唔……”


        

惊叫声还没有喊出口,陈导就急忙捂住她的嘴。


        

陈导凶狠的威胁道:“不准喊!”


        

苏媚儿看着他这架势,慌了。


        

他竟然趁着自己睡觉,想要那个她。


        

苏媚儿剧烈的挣扎,那小身板扭啊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点火。


        

陈导呼吸一沉。


        

他不顾苏媚儿的挣扎,捂住她的嘴,强迫她起来。


        

“不,不要……”


        

陈导也是有点分寸,压着声音说:“我问过医生了,小心点会没事的。”


        

苏媚儿还是不愿意,陈导心头窝火。


        

“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总要付出一点代价是不是?”


        

“不然你以为我这么好心把你接回来,是为了什么?”


        

“苏媚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对你温柔你不要,就休怪我粗鲁!”


        

苏媚儿慌忙的摇头,极力的抗拒。


        

陈导丝毫没有顾及她,态度强硬的强迫于她。


        

苏媚儿惊恐的睁大眼眸,整个人面如死灰……


        

整整一个小时,陈导才意犹未尽的结束。


        

要不是顾念她是个孕妇,恐怕他还要继续下去。


        

他下床把衣服穿上,侧头看向如死鱼一般,麻木不仁的苏媚儿。


        

“你放心,我有叫医生过来,不会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事。”


        

陈导拿起外套,转身出门。


        

没一会儿,就有医生进来,给苏媚儿检查。


        

当女医生的手触碰到苏媚儿的时候,她习惯性的躲开。


        

女医生戴着个黑框眼镜,面容冷漠,一看就不是好惹之人。


        

直接无视苏媚儿的抵触,强行伸手,把她按住,对她身体进行检查。


        

十来分钟之后,女医生做完检查,还强行给她下面上了药膏。


        

她站起身,对苏媚儿说:“这种事女人越挣扎越受伤。你想要保住孩子,就只有顺从。目前孩子没事,可见这种事是完全可以偶尔进行一次。”


        

话落,女医生没有在耽搁,离开了卧室。


        

苏媚儿躺在床上,脸色发白,面如死灰的望着天花板。


        

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她?


        

黎书哥不要她了,陈导又强了她。


        

都是苏觅,都是她,要不是她,自己根本不会遭受这些。


        

苏觅!


        

苏媚儿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底充满了怨恨。


        

……


        

晚上六点。


        

傅墨寒准时回到裕景园。


        

苏觅早上出去了一趟,下午回来后,一直待在书房里没有出去。


        

傅墨寒推门进来,苏觅正趴在桌上,倒腾她的那些珠宝。


        

听到响声,苏觅下意识的抬头,当看到来人,她眼眸发亮。


        

“七爷。”


        

喊完之后,不知怎么的想到晚上即将发生的事,一张白皙的小脸像是被扔在火上烤,瞬间一片嫣红。


        

傅墨寒倒是不知道她心底想什么,走了过去,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过来。”


        

苏觅放下手上的活儿,站起身坐在他的双腿上,凑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嘴角带着笑意的调侃:“七爷这么准时的回来,看样子很迫不及待呢。”


        

傅墨寒一双漆黑的眼眸深深的凝望着她,那眼底的柔光仿佛能把人溺死其中。


        

他说:“丢丢不期待?”


        

声音明明听起来很温柔,却让苏觅听出了威胁的意味。


        

她要是说不期待,七爷是不是要收拾她了?


        

她压着嘴角的笑意,故意说:“啊?期待什么?期待晚餐吗?”


        

傅墨寒捕捉到她嘴角压着的笑意,没好气的凑到她面前,在她的滣上轻咬了一下。


        

“唔!”苏觅吃痛的捂住嘴,眼神控诉。


        

其实根本不痛,毕竟他一点也舍不得她遭受伤痛。


        

她露出那种样子,傅墨寒一颗心都软化了,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亲吻起被他咬过的地方。


        

轻轻柔柔,让苏觅抗拒不了,很快瘫软在男人怀中。


        

好长一个吻之后,男人终于放开她,苏觅趴在他的胸口,气喘吁吁。


        

男人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现吃晚餐,然后继续?”


        

苏觅一听,小身板抖了一下。


        

男人感受到她的异样,失笑道:“怕了?”


        

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才没有怕!


        

“没有!”她从他怀中撑起身,不服气的说道。


        

看着她强装镇定,傅墨寒也没有揭穿。


        

“那好,去吃晚餐。”


        

“去就去。才不怕你!”


        

苏觅从他身上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站稳,还是吓得脚软,一个身子往下跌去。


        

男人眼疾手快的把她抱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