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30章 公开处刑苏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些曾经跟随她的那些污言秽语,又来了。


        

苏觅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良好心态,可再次听到那些难听的话,心动还是像被针刺了一下一样,微微有些许疼痛。


        

她不是那样的人啊!


        

“苏媚儿!”


        

清丽的声音通过音响在剧场响起,并没有打断了大家议论纷纷的话。


        

大概是认定了苏觅抄袭,哪怕苏觅开口说话,大家都没有停止议论。


        

苏觅心头有些急了。


        

就算她能够自证,但大家不给她机会,也是徒然。


        

她视线焦急的看向舞台评委席,希望评委能叫工作人员安抚观众。


        

可各个评委目光躲闪,不去与苏觅视线对上,俨然一副坐观上壁的姿态。


        

就在苏觅茫然无措的时候,目光不小心跟一双湛黑的双眸对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双眼睛像极了苏觅看过的大海,蔚蓝、深邃。


        

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眼睛?


        

苏觅顺着往下看,落在男人英俊的面容上。


        

立体五官,不似傅墨寒那么冷硬,反而有几分柔和。


        

金色边的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给人一种斯文又禁欲的感觉。


        

看这个男人坐在评委席上,应该也是今天的评委。


        

在她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男人对她微微点头,然后对一旁的人招手。


        

随即有个助理的人上前来,不知道男人在助理耳边说了什么,紧接着有工作人员去观众席安抚观众。


        

现场逐渐安静下来,大家其实也很想听听看苏觅说什么,如何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见那个男人帮自己,苏觅内心感激万分,朝着他微微颔首,这才拿起话筒继续说话。


        

“苏媚儿,都说我的作品抄袭你的作品。那么我想请问你几点?如果你不回答我,那就说明你在心虚。


        

既然要认定我抄袭,那就老老实实跟我对峙,不然我以及下面的观众都会觉得你在污蔑我,不是吗?”


        

苏觅的一番话,完全让苏媚儿没有回旋的余地。


        

不得不跟苏觅对峙,甚至还要回答她的提问。


        

这有什么,反正她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她想提问就提,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结果。


        

苏媚儿:“姐姐,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知道你被揭穿了抄袭我的作品,会急。但我劝你最好现在承认错误,让主委会惩罚轻点,不然我看爸爸也保不住你。”


        

苏觅冷嗤了声,“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对上苏觅嘲弄的眼神,苏媚儿有些许心神不宁。


        

苏觅是不是有证据证明她自己的清白?


        

苏觅:“苏媚儿,你说我抄袭你,那我想问你这件作品的寓意是什么?”


        

苏媚儿:“之前看了部仙侠剧,我很喜欢里面的男主角,他是一只凤凰,所以我就萌发了灵感,创作了这件‘凤凰磐涅’项链!”


        

苏觅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瞎编,不过却撞到了一个重点。


        

这件项链确实有‘凤凰磐涅’的意思。


        

只不过是她苏觅磐涅重生!


        

苏媚儿看到苏觅脸上的神情变化,以为自己说得对,随即又问:“姐姐,你不是要证明你的作品不是抄袭我吗?那你的作品又是什么寓意呢?”


        

苏觅被梗了一下,苏媚儿倒是不蠢啊。


        

她把之前复赛的时候,说的寓意说出来,很显然观众会认为她剽窃她的寓意。


        

但,这原本就是她的寓意,她还是一字不漏的说一遍。


        

果然话落下,现场就一片哗然。


        

“还说不是抄袭,连寓意都抄袭人家。”


        

“就是啊,在人家说的寓意基础上,添加几句就成你的了,多大的脸啊?”


        

“别继续狡辩了,就是苏觅抄袭的苏媚儿!”


        

现场乱成一团,全都在指责苏觅抄袭苏媚儿。


        

看到这幅状况,苏媚儿嘴角微微弯了弯。


        

苏觅啊,想不到她还有这个时候吧!


        

只是,让苏媚儿完全没有想到的事,苏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慌张。


        

她不咸不淡,慢条斯理的拿起话筒,继续说:“难道就不能认为是苏媚儿抄袭了我的作品的同时,还把我作品的寓意也一并抄了?”


        

苏觅的话仔细品,似乎好像也有道理。


        

不管是谁抄袭谁,既然把作品抄了去,把作品的寓意一起抄了去也有可能。


        

这确实不能断定是谁抄袭谁。


        

苏媚儿看现场安静了下来,心头有些急了,这都还不能把苏觅给定罪吗?


        

苏媚儿拿起话筒,又说:“姐姐,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说这些都没办法证明自己没有抄袭我的作品。你就别狡辩了,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苏觅冷冷的看着她,说:“你这么急着劝我承认是我抄袭,我在着急啊?为什么着急呢?是因为你心虚吗?


        

别慌啊,我有的是证据证明自己!”


        

苏觅的话让苏媚儿心头猛然一跳。


        

看苏觅如此自信,她真的有证据证明自己吗?


        

不,不可能的,她偷苏觅作品的时候,那么隐蔽,没人知道。


        

而且,时间过去大半个月,更加不可能有人知道。


        

苏媚儿捏了捏话筒,让自己冷静下来。


        

“姐姐说自己有证据,那你拿出来证明啊!”


        

苏觅看苏媚儿一副笃定她拿不出证据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是谁给苏媚儿这番自信的。


        

苏觅:“苏媚儿你说那条项链是你自己独立创作设计的?”


        

她不是问过,还问什么。


        

苏媚儿毫不犹豫的点头。


        

苏觅又接着问:“你的作品只有一条项链吗?”


        

苏媚儿楞了一下。


        

不是只有一条项链,还有什么。


        

“当然只有一条项链了。苏觅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苏觅没有理会苏媚儿的叫嚣,不快不慢的继续说:“你的作品没有系列产品,不代表我没有。我之前说过‘重生’这套作品是我独立创作,所谓套,不仅包括了项链,当然还有其他饰品。”


        

在苏媚儿的诧异中,苏觅走到属于自己的第五号桌前,继续从背包里拿出其他饰品。”


        

当时设计完项链后,第二天她就有灵感设计完整的一套。


        

但没有画出来,而是找了一个空闲的下午,直接动手做出来的。


        

苏觅接连拿出来了,耳环,戒指,手链,每一个都让现场的人惊艳。


        

这一条珠宝,无疑是近几年来最好看,最有创新和设计感的作品。


        

“哇塞,刚开始觉得项链想买,现在更想买耳环,还有戒指,还有手链,都好喜欢!”


        

“对对对,我也好喜欢,希望到时候上市的时候,别定价太贵。不然怕我怕是吃土也买不起!”


        

听到大家的议论声,苏媚儿脸色白了几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