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42章 难道是在做分手前的准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管家已经见怪不怪了,之前七爷还让人全世界收集宝石给苏小姐,做手工,毁坏一个花园算什么。


        

“七爷,有钱,舍得!”


        

仅仅六个字,把傅听白给气得脸都青了。


        

行吧,他哥有钱,任性!


        

苏觅走到门口,看大傅听白和傅管家两人双双站在门口,视线看着花园那边。


        

“怎么了?”


        

苏觅的声音,拉回两人的视线。


        

傅听白看到苏觅出来,尤其是在看到苏觅那张丑陋的面容的时候,心底老大不高兴了。


        

大有种,他大哥的钱打水漂了的感觉。


        

“是你让大哥把花园里的花换成苹果树的?”


        

苏觅楞了一下,视线在傅听白身上打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是对七爷给她种苹果树有意见?


        

“别用你这眼神看我,是你大哥见我喜欢吃苹果,自己要给我种的!”


        

傅听白脸上的神色瞬间僵硬住,到嘴边要呛她的话硬生生的卡在喉咙。


        

大哥自己要求给苏觅种的苹果!大哥自己要求的!!大哥要求的!!!


        

靠!


        

大哥简直是鬼迷心窍,对苏觅那么好干什么?


        

明明要跟沁心姐订婚了,还对苏觅如此好,难道是在做分手前的准备?


        

傅听白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先对苏觅好点,最后一脚瞪了她的时候,她也不至于会很难受。


        

一旁苏觅看到傅听白脸色就跟调色盘一样,来回变化,最后甚至用着同情的目光看她。


        

他这是在脑海中脑补了什么大戏?


        

“想什么?”


        

“想你被我大哥甩掉之后!”


        

傅听白脱口而出的瞬间,就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瞬间,苏觅脸色变得不太好,看傅听白的眼神都冷了几分。


        

傅听白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马堆上笑容。


        

“呵呵,我刚刚说什么了,没说什么。”傅听白插科打诨,试图蒙混过关。


        

苏觅目光深沉的看他一眼,拉开车门上车。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傅听白无辜的摸了摸鼻子。


        

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车内,脸色不太好的苏觅,转回视线看向傅管家,说:“她这是给我甩脸色?”


        

傅管家点头,像是想到什么,提醒道:“九少爷说话还是注意分寸。七爷还没有跟苏小姐分手呢。如果七爷真的跟徐小姐订婚,你再来说这话也不迟。


        

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七爷不会跟苏小姐分手,那以后苏小姐当了傅太太,成了你的大嫂,到时候给你穿小鞋,你觉得你在七爷落到七爷手里会好过?”


        

傅管家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听到爷爷说让大哥跟沁心姐订婚,他简直是高兴过了头,完全没去想过大哥不会跟苏觅分手。


        

以目前大哥对苏觅的宠爱程度,要分手怕是很困难。


        

如果不分手,大哥娶了苏觅,以他之前各种得罪苏觅的情形来看,他会被大哥虐死的。


        

“呵呵,傅管家你提醒的对,在什么事都不没有定下的时候,我还是不要得意的太早。不过,有爷爷在,我坚信大哥迟早跟苏觅分手!”


        

傅听白朝着跑车冷哼了生,手指转着车钥匙,转身回到车上。


        

苏觅坐在副驾驶座上,全程看着傅听白跟傅管家说话。


        

隔着很远,她完全听不到两人交谈什么,但脑海中傅听白说的那句‘被大哥甩了’,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这两天她一直不去想在微信群里看到的‘七爷要跟徐沁心订婚’的事。


        

可刚刚从傅听白嘴里说出那样的话,看来七爷应该很快就要跟徐沁心订婚了吧?


        

她相信七爷肯定不会愿意,只是如果傅老爷子用死逼迫,到时候七爷又该如何?


        

苏觅不敢去想,只要一想心脏就像是被什么扯得发疼。


        

傅听白上车后,没有去看苏觅,径直的发动车子。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内一时间静得厉害。


        

车子从裕景园开出,开上主路,只是这要开去哪儿,总得给他一个话啊。


        

最后是傅听白忍不住,较先开口:“额,那个,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他从后视镜中看了苏觅一眼,见她目光看着前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她这幅样子让他莫名有点愧疚是怎么回事?


        

他刚刚是不是不应该说那样的话?


        

苏觅听到傅听白的声音,逐渐回过神,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说:“B大。”


        

傅听白一听,惊讶住:“去B大干什么?”


        

怎么每次要他跟她出去,都是去B大?


        

苏觅声色淡淡的说:“上次你跟去B大,应该听到了校长给我说的话,说如果我在国家级比赛上赢得冠军,就不会开除我。你跟我去正好做个见证,免得校长说话不算话什么的。”


        

“什么?你赢得冠军?”傅听白不敢置信的问。


        

昨天,他跟人出海去玩,直到凌晨才到家,完全不知道苏觅赢得冠军的事。


        

“你开玩笑的吧?就你这科科挂彩的水平,怎么会赢得冠军,肯定是大哥帮你收买了主委会!”


        

苏觅没好气的看过去,说:“傅听白,要不是看在你哥的份上,我真想一脚把你踹下车!”


        

那么大个比赛,是有钱有势就能收买的吗?而且现场那么多观众,还采用直播的方式,更加不可能收买作假。


        

傅听白一听顿时来脾气了,“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什么叫看在我哥的份上,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就踹啊,看你有多横?!”


        

苏觅这人被激不得,顿时不乐意了。


        

“靠边停车!”


        

傅听白听了,撇撇嘴,很不情愿的停下车。


        

他倒要看看苏觅做什么?


        

见车子在路边停下,苏觅又说:“开车门!”


        

傅听白愣怔住,她这是什么意思?没手吗?开个车门都要叫他!


        

“就在你手边。你自己开啊!”


        

苏觅用眼神指了指他那边的门:“你那边的车门!”


        

傅听白疑惑住,“开我那边的车门干什么?”


        

在苏觅的冷锐眼神注视下,傅听白也不知道自己是咋回事,鬼使神差的打开车门。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苏觅一脚踹过去。


        

傅听白活生生的被踹到地上。


        

“哎呦!”傅听白吃痛的捂住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