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43章 你哥不娶我,娶谁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幸好路边是草地,不然这一摔,不把他摔得断胳膊断腿,也会痛上三五天。


        

这个丑八怪,还真敢踹他!


        

傅听白愤愤的看过去,就看到副驾驶座上,苏觅双手抱臂,居高临下的看着侧躺在地上的他,像是在审问犯人。


        

“傅听白,你扪心自问一下,一直以来,我对你是不是还算不错?我知道你很不喜欢我,我也没想过你会喜欢我,甚至接受我做你大嫂。


        

不过,我要告诉你,现在我还跟七爷在一起,你不承认这种话给我憋回肚子里。要是你大哥知道,不把你踹死都算轻的!”


        

傅听白整个人愣怔住,诧异的看向苏觅。


        

他怎么觉得她说的这话像是在提醒他?


        

大哥要是知道他背地里如此对苏觅,确实是不弄死他还算轻的。


        

行吧,念在她提醒自己的份上,刚刚那一脚就不跟她计较。


        

傅听白揉了揉腰杆,爬起身,拉开车门上车。


        

“没多久,我就会离开了。”


        

身边传来苏觅小声的话语,傅听白没有听清楚。


        

“啊?你说什么?”


        

苏觅敛了敛神色,说:“没事,开车吧。”


        

傅听白不乐意了。


        

他刚刚分明听到了点什么离啥的话。


        

“你刚刚到底说了什么?老实交代!”


        

苏觅无语的看过去,“我没说什么,赶紧开车吧!”


        

傅听白疑惑的看她,心底直犯嘀咕。


        

难道真的是他听错了?


        

自己是不是有病啊,都出现幻听了?!


        

不行,看来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检查。


        

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到达B大。


        

苏觅从车上下来后,径直的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傅听白停好车后,急忙追上她。


        

因为苏觅的脸,再加上身边跟着傅听白,很快大家就注意到她。


        

路过她身边的几个女学生,看了看她,指着手机,跟她的脸作对比。


        

“她就是苏觅吧?她真的赢了冠军吗?”


        

“真的吗?她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废材,怎么可能得奖?”


        

“是真的,那可是全程直播的芭莎设计大赛呢,有权有势也没办法造假。”


        

“ 对对对,昨天我看了直播,她设计的‘重生’真的很好看,好想买哦。”


        

“啊啊啊,我也是,我想买项链,手链,还要戒指。”


        

一路上都听到夸赞的话,苏觅的心情总算是好点。


        

傅听白不认可她,可有的人认可她。


        

傅听白听着周围的人议论的话,惊讶的张大嘴,目瞪口呆。


        

其实之前,他是根本不相信苏觅的话,就她那根深蒂固的废材样子,怎么可能设计出优秀的作品,还获得了冠军,要是得了冠军都是大哥给她买来的。


        

现在大家都在说她得的是芭莎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他不得不信。


        

哪怕他这个外行,也多少听说过芭莎珠宝设计大赛这个比赛,史上最权威最公证的设计师比赛。


        

目的就是为了选出最优秀的设计师,避免他们的才华被埋没。


        

完全没想到啊,苏觅竟然参加的是芭莎珠宝设计大赛。


        

他拿出手机百度了下是不是真如周围的人所说。


        

“你,赢得是芭莎珠宝设计大赛的冠军?”傅听白从身后追上来,带着那么一丝仅有的不确定的询问。


        

苏觅侧头看他,眉梢微微挑起,一副小傲娇的表情,“对啊,怎么还瞧不起人吗?”


        

傅听白狠狠的咽了下喉咙,好半晌才找回声音:“你,你之前不是什么都不会吗?为什么忽然很厉害,还赢得了冠军?”


        

刚刚他可是仔细的看了一眼得奖的作品,凭借他多年给身边女人买东西的经验。


        

‘重生’只要一上市,绝对是一售而空,广受女性欢迎。


        

这么惊艳的作品,不是老牌设计师绝对不会设计的出来。


        

要么就是真的才华横溢,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


        

苏觅闻言,淡漠一笑,“心思没在上面!”以前自己只想当个花瓶,这样陈迎荷母女会高兴,自己也活得轻松。


        

“那你的心思在哪儿?”傅听白顺着话问道。


        

想着她之前作天作地的逃离他哥,就为了跟何黎书在一起,那她的心思全都在何黎书身上吧。


        

在苏觅回答之前,傅听白讥讽的说道:“你的心思全都在何黎书身上吧!”


        

虽然加了一个疑问词,但却用着肯定的语气说出来。


        

可见苏觅之前,留给大家的都是满心满眼都是何黎书的印象。


        

苏觅诧异的看向他,不知道他怎么忽然就提到了何黎书?


        

不过想到之前自己做的那些事,给人家的印象不就是眼里只有何黎书吗?


        

“错!”苏觅回答道。


        

傅听白错愕的看着她,自己还没说对?她在狡辩吧。


        

在傅听白狐疑的目光中,苏觅又接着说:“在你哥身上!”


        

傅听白一听,脸上满是讽刺和鄙夷:“得了吧苏觅。我大哥不在,你现在不必为了讨好他,说一些好话。


        

听说你最近跟我大哥的关系很好,你这又在玩什么把戏?


        

声东击西?好让我大哥放松警惕,然后趁机逃走?跟你家黎书哥哥双宿双飞吗?


        

我告诉你,你最好识相点,在我大哥玩腻你之前,老实呆着,免得我大哥生气,最后吃苦头的还是你!”


        

玩腻她吗?


        

想到傅墨寒眉眼温柔的亲吻她的样子,苏觅心想那个男人恐怕是爱极了她,这辈子应该都不太可能玩腻她。


        

只是自己如果死在他面前,他会发疯的吧?


        

一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苏觅就忍不住鼻酸。


        

她微微仰头把快要冲破眼睛的泪水,给逼回去,压着内心的疼痛说:“好啊!”


        

好啊?


        

啊?


        

傅听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不然苏觅怎么会如此爽快的答应?


        

“你说什么?”他掏了掏耳朵,不确定的问道。


        

作天作地的丑八怪,什么时候如此听话了?


        

苏觅收回视线,看向他说:“在他玩腻我之前,我说我会跟七爷好好在一起。不过,就是不知道七爷什么时候玩腻我?如果一辈子都玩不腻我,傅听白你该喊我嫂子了!”


        

傅听白一听,直接炸毛。


        

“谁谁特么要,要喊你喊你嫂子!你都还没嫁给我哥,我才不叫,而且你还不一定嫁给我哥呢。”


        

要是仔细看,傅听白耳朵都红了,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真的气愤。


        

“哦~”苏觅挑眉的问,“我都是你哥的人了,你哥不娶我,娶谁呢?”


        

“当然是沁心唔”意识到自己说漏嘴,傅听白急忙捂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