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61章 引蛇出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己不认识,那应该是哥哥新认识的朋友。


        

“对了,吃完饭了吗?”苏澈不想她多想,转移了话题。


        

苏觅摇了摇头,说:“还没有吃呢,哥哥,有没有吃?”


        

苏澈:“吃过一点,不过哥哥可以陪丢丢再吃点。”


        

“好啊好啊!”


        

随即苏觅推着苏澈去了饭厅。


        

苏觅叫苏管家添上一副碗筷。


        

“哥哥,赶紧吃,不然凉了。”说着,苏觅把筷子递给苏澈。


        

“不用顾及哥哥,哥哥已经吃过了,就陪你吃几口。你快吃,哥哥给你剥虾。”


        

苏觅莞尔一笑,“谢谢哥哥。”


        

她拿起筷子开吃。


        

苏澈剥了一只虾放进她碗里,随口问道,“怎么想回来住?”


        

苏觅吐了吐舌头,说:“跟七爷吵了几句。不过刚刚和好了,但还是想回家陪哥哥住两天,哥哥欢迎吗?”


        

苏澈无奈的说,“哥哥求之不得!”


        

“嘿嘿!”苏觅悻悻的笑了笑。


        

苏澈目光深深地看着苏觅左半边有黑影的脸,心想七爷怎么会喜欢她呢?


        

明明有黑印,长的不好看了,怎么还喜欢?


        

像是想到什么,苏澈说:“苏管家,去叫厨房弄点水果,一会儿我要跟丢丢下会儿棋。”


        

“好啊好啊好啊!我都好久没有跟哥哥下棋了。”苏觅欢快的同意了。


        

两人安静的用完晚餐,苏觅推着苏澈去客厅。


        

苏管家把棋盘摆在茶几上,兄妹两人相对而坐。


        

“哥哥,你是要白棋还是要黑棋?”


        

“丢丢,先选吧!”


        

“那我要白棋!”


        

苏澈把装有白棋的盒子递给苏觅。


        

苏觅接了过来,开始摆棋。


        

兄妹,两人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下棋,每次苏澈都要让苏觅十几颗旗子。


        

这不,下到中途,苏觅陷入困境,拿着一颗棋子,托着下巴,沉思。


        

苏澈见有苹果,拿了水果刀过来,开始给丢丢削苹果。


        

等苏觅在棋盘上放下白棋,苏澈刚好削完苹果。


        

“给,该哥哥下了。”


        

“谢谢哥哥。”她接了过来,完全没有多想,咬了一口,“好脆好甜!”


        

苏澈微微抬头,冲着她笑了笑:“知道你喜欢吃,厨房每天都准备的都新鲜的苹果!”


        

听到这话,苏觅咀嚼的动作微微一顿。


        

厨房每天都准备得有苹果?


        

这些水果有没有毒?


        

苏觅视线落在自己手里的苹果上。


        

如果这苹果有毒,那其他苹果有毒的概率会极大。


        

分秒间她心底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只是她面上却无波无澜。


        

“嗯。晚上睡前再吃一个。”苏觅甜甜一笑。


        

苏澈见她这馋嘴的样子,忍俊不禁:“依你!”


        

两人继续下棋,很快就分出胜负。


        

很显然苏觅再一次输掉了。


        

“哥哥,你怎么老是赢我?”


        

苏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那是我家丢丢笨。哥哥都让你多少颗棋子了,还下不过哥哥。”


        

苏觅吐了吐舌头,说:“那是人家在这方面没有天赋。你要是跟我比赛吃苹果,你肯定比不赢我!”


        

苏澈失笑的摇头,“对对对。时间不早了,去洗漱睡觉。”


        

苏觅点了点头,走之前,拿了一个苹果。


        

见苏澈盯着自己,她嘿嘿的笑了笑:“嘴馋再吃一个,哥哥晚安!”


        

苏澈视线落在她手里的苹果上,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想到什么,而最终没有开口。


        

苏觅根本不知道苏澈的心里路程,拿着苹果优哉游哉的回的卧室。


        

一进卧室,她就立马把房门锁上, 然后快步走到床头那边,拿过手机。


        

因为跟傅墨寒吵架了,回家的时候她就立马关机。


        

这会儿刚把电话打开,就有几十条未接来电,全是傅墨寒打过来的。


        

她暂时没有管,而是给李知笙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随即传来李知笙的声音:“丢丢,怎么了?”


        

“笙笙姐,我忽然想到个好办法。”


        

“什么办法?”


        

“引蛇出洞!”


        

李知笙楞了一下,随即反对:“不行,这样子太危险了。”


        

她身体越来越不好,原本让她回清水湾住,已经是在冒险,她还要引蛇出洞,那多危险。


        

苏觅知道她的担忧,但她没有多少时间等待了:“笙笙姐,我知道分寸的。引蛇出洞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铲除潜在危险,也可能找到解药治疗我的病。


        

笙笙姐,我没多少时间了,这次我不惜故意跟七爷吵架,就是为了这个。错过这次机会,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李知笙沉吟了好久,这才开口:“好,不过要把你的计划告诉我。我必须看看风险系数高不高,如果太高,我们就放弃。


        

丢丢,我把你当成我妹妹,不想你出任何事。”


        

苏觅感动的热泪盈眶,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说:“笙笙姐,谢谢你。”


        

随后,苏觅把自己想好的办法告诉了李知笙,两人商量了下细节,这才挂断电话。


        

挂完电话,苏觅就去洗澡,等洗完出来,发现手机震个不停。


        

她边擦头发边走过去,拿过床上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苏觅嘴角压着笑意,接了起来。


        

“喂,不是在约会吗?干嘛给人家打电话?”


        

干巴巴的语气,表示她的不满。


        

傅墨寒目光深沉的盯着外面点夜色,语气有些无奈。


        

“没有约会!只是陪爷爷奶奶吃饭!”


        

苏觅听到他的解释,整个人愣神住,随即心底被什么填充的满满当当。


        

“那你也不跟我说。”


        

“你不也没跟我说跟徐景桓吃饭!”


        

苏觅被他的话狠狠的梗了一下。


        

好吧,两人都有不对。


        

“哼,那我们打平了。但是你那未婚妻的事,怎么说?”


        

傅墨寒:“下来!”


        

“啊?”苏觅整个人都愣了。


        

问他未婚妻的事,他竟然给她扯开话题。


        

她真的有些不高兴了,“我要睡觉了!”


        

意思是,不想跟继续说话了。


        

见她要挂断电话,傅墨寒脸色微沉,有几分不高兴的说:“让你下楼来!”


        

苏觅拧眉品味了一番,忽然恍然大悟:“你在楼下?”


        

“嗯!”


        

苏觅惊讶万分,急忙从床上起来,跑到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