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65章 食物中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手术室里。


        

李知笙对着那三个医生和五个护士说:“我做手术,不需要那么多人在。有一位医生和两名护士留下,就行了。”


        

八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想到这是七爷点头要负责这次手术的人,他们就没在犹豫,听从手术室里出来。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傅墨寒神经紧绷起来,生怕苏觅出什么事。


        

只是在看到是两位医生和三位护士走了出来,脸色冷沉下来。


        

“你们不在里面,出来干什么?”


        

一众医生和护士被吓得浑身猛地一颤,各个低垂下头,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惹到处于危险边缘的老虎。


        

最后还是为首的年长的医生,硬着头皮解释:“是李医生不需要这么多人在里面,所以就叫我们出来!”


        

傅墨寒越听,脸色越冷,有些胆小的医生护士,吓得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傅书歌见此,上前来帮忙说好话:“七哥,笙笙的医术很好,苏觅肯定会没事的。”


        

傅墨寒按了按眉心,脸色稍微缓和了点,傅书歌见此,赶紧让他们离开。


        

“笙笙?你跟她很熟?”傅墨寒放下手,视线紧盯着手术室的门,随口问了句。


        

傅书歌楞了一下,心想自己表现的很明显吗?


        

“这个说来话长……”他有几分难为情的开口。


        

傅墨寒对除了苏觅的事之外,都不敢兴趣,刚刚问傅书歌就是随口一问,见他不想说,他就懒得追问,心思全放在手术室里。


        

傅书歌见他不问了,心底还有点空唠唠的,他还想七哥给他出个主意呢?


        

可让他开口问,却又开不了口呢。


        

烦躁!


        

手术室这边,等人走了,李知笙立马开始给苏觅做检查。


        

边检查的时候,边说:“病人一直都是我在接触,所以一会儿的病理报告我来写。”


        

那个医生自然是求之不得,生怕自己哪儿错了,会惹怒七爷。


        

全过程,李知笙都没有让其他人插手,全是她一个人负责。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


        

李知笙从手术室里出来的第一时间,傅墨寒就走上前来。


        

“她怎么样?”


        

李知笙把脸上的口罩摘下来,说:“食物中毒,已经洗完胃了。”


        

“食物中毒?”傅墨寒整个人冷沉下去。


        

丢丢一直跟他在一起怎么会食物中毒的?


        

苏澈满是震惊的看着李知笙,问道:“没道理会食物中毒的,丢丢吃了什么,我跟七爷也吃了,为什么我们没事?”


        

傅墨寒也是这个想法,目光沉沉的看向李知笙。


        

想到昨晚上,跟丢丢的那通电话,李知笙开口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你们自己好好想想,有什么是丢丢吃了,你们没吃的,或者丢丢爱吃,你们不怎么碰的?


        

还有好端端的怎么会食物中毒,是不是有人在陷害她?”


        

李知笙的这番话,是昨晚跟苏觅说好的。


        

想要用这个方法的引蛇出洞,借助七爷跟苏澈的手,查出幕后之人,或者找出一点线索也好。


        

傅墨寒想了想,说:“她今早上跟我们吃的一样,不过在房间里的时候,她吃了一个苹果。我没有吃过!”


        

苏澈也跟着说道:“我也没吃过苹果!难道是苹果……”


        

傅墨寒显然也想到这层,一张脸色冷沉的可怕。


        

丢丢最爱吃苹果,要是有人在苹果上下毒,绝对能得逞。


        

“傅书歌,你带人去清水湾查!”


        

傅书歌本想上前跟李知笙说话,但听到傅墨寒的吩咐,只好答应下来:“好。”


        

苏澈见傅墨寒叫傅书歌去家里查,怕他不方便,说:“让威廉跟你一起回去,有他在,你查什么都比较方便。”


        

傅书歌目光看向傅墨寒,征询他的意见。


        

后者微微点头,算是同意。


        

临走之前,傅书歌看向李知笙,说:“笙笙,你等我回来,一会儿送你回家!”


        

“不用! 自己会回去!”李知笙全然不领情。


        

难得见傅书歌吃瘪,傅墨寒有几分意外的扫了他一眼,那眼神有几分嘲笑的意味。


        

傅书歌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有几分无奈,可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做,不得不带着威廉离开。


        

李知笙见人走了,对傅墨寒说:“丢丢马上会被送到病房,你们可以直接去病房看她。”


        

恰好这个时候,医生和护士推着丢丢出来,傅墨寒立马上前,看着担架上脸色苍白的女孩儿,一双漆黑的眼眸铺满了担忧。


        

“七爷,我们马上是要送苏小姐去病房,你去可以病房看她,不要太担心苏小姐的身体,没事的。”


        

傅墨寒微微点头,跟着医生护士一起推着苏觅进一旁的电梯。


        

苏澈想要跟上去,刚要推轮椅,却发现轮椅忽然动了。


        

他转头一看,对上李知笙的眼睛。


        

李知笙对他笑了笑,说:“苏大少,我正好要上去,帮你推。”


        

苏澈感谢一笑说:“谢谢!对了,以前没有听丢丢说起过你,你是怎么跟丢丢,认识的?”


        

李知笙回答道:“我是他们学院教授的孙女,有次丢丢去我爷爷家,正好我也在,然后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认识。”


        

李知笙说的是实话,哪怕有人查,这也是事实。


        

丢丢中毒的事,都是她一手经办,只要她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所以她根本不怕任何人查。


        

苏澈闻言,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所以没有起任何怀疑的心思。


        

见电梯来了,李知笙推着苏澈走了进去。


        

李知笙一直站在苏澈身后,视线无意间看到苏澈的双腿。


        

根据裤子与腿的贴合程度,她觉得苏澈的腿跟正常人的腿及其相似,并没有像其他残疾人一样,双腿萎缩的很快。


        

李知笙有几分好奇地问道:“苏少的双腿,一直有看医生吗?还能不能让你再站起来?”


        

苏澈闻言,侧头看她,见她盯着自己的双腿看,眉心轻微的拧了下,随即坦然的说:“一直在看医生,自己平常也做一些按摩医疗。”


        

听到他如此说,李知笙心底的疑虑被打消掉。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苏澈的双腿是完好的, 原来是他一直在做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