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66章 下毒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病房。


        

傅墨寒亲力亲为的把苏觅安置好,李知笙推着苏澈进来,傅墨寒正在给苏觅压紧被角。


        

李知笙吧苏澈推进来之后,他走上前对傅墨寒说:“我先给丢丢检查一遍。”


        

傅墨寒微微点头,让到一边。


        

李知笙给苏觅做了一次检查,说:“她的身体状况目前还算稳定,等一会儿就会醒来。醒来后最好两个小时,不要进食。两个小时之后可以吃一些软的热乎的流食。”


        

傅墨寒在心里默默的记下,然后拿了电话给傅管家打了一个电话。


        

收起手机后,傅墨寒瞥见苏澈还在,开口道:“这有我守着丢丢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苏澈却是拒绝:“丢丢没有醒来,我不放心。”


        

傅墨寒见他不想走,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两个大男人加上李知笙一起在病房里枕着苏觅醒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苏觅逐渐醒来。


        

她觉得喉咙一阵干痒,难受的咽了咽喉咙,虚弱无力的喊着,“水……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傅墨寒听到她说的话,立马倒了一杯水,坐在床边把她扶了起来,端过水杯喂到她的嘴边。


        

苏觅就着水杯喝了两口,觉得喉咙舒服多了,这才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傅墨寒满是担忧的眼神,他那么冷的一个人,平时情绪根本不外露,能从他的脸上看出这样的神情,真的很让人意外。


        

“七爷……”她抬手,想要摸摸他,男人伸手握住她的小手。


        

那冰凉的温度,让傅墨寒眉心一皱。


        

“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还有哪儿不舒服?”


        

“丢丢,要是身体不舒服,正好李医生在这儿,让她给你检查检查。”一旁的苏澈看着她苍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脸,满是焦急。


        

知道他们担心坏了,她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安抚道:“我没事的。没有哪儿不舒服了。”


        

苏澈闻言,松了一口气,但傅墨寒却坚持叫李知笙给她看看。


        

“她的手很凉,看看怎么回事?”


        

苏觅看他紧张的样子,不由失笑。


        

“七爷,我真的没事。不信你问笙笙姐,她的医术可厉害了,你去查查就知道了。”


        

苏觅的话并没有宽慰到傅墨寒,一旁的李知笙见此,主动上前来。


        

“七爷说得对,我还是检查一下为好。”


        

接收到笙笙姐递过来的眼神,苏觅只好妥协。


        

“那麻烦笙笙姐了。”她开口道。


        

李知笙上前来,像是想起有两个大男人在, 转回头对两人说:“我给丢丢做检查,可能不太方便,还麻烦七爷跟苏少先出去。”


        

两个大男人并没有怀疑什么,听从李知笙的话,相继的出了病房。


        

确认病房的门被关上,李知笙拿了听诊器,放在苏觅的心口,听其心跳。


        

她背对着门,没人看到她的嘴一张一合,压低声音的在跟苏觅说话。


        

“丢丢,我已经按照你说的说你是食物中毒,七爷跟苏少两人猜测出来,你可能是吃了苹果。七爷已经派傅……”说到这儿,李知笙顿住,眼神微微闪了一下,随即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说,“傅书歌去清水湾查探!”


        

她这一小小的异样太短暂,以至于苏觅完全没有注意到。


        

苏觅听完李知笙的话,陷入沉思。


        

她是想借助七爷的手,查探看看幕后之人,哪怕查出一点线索也好,


        

也不知道能不能查出点什么来?


        

要是不能查出什么,她那么多血都白吐了。


        

“笙笙姐,你说要是这样都查不到幕后之人,那那个人也藏得太深,太可怕了!”


        

一想到有个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对她下毒,还是她活了两世才发现,她就背脊发麻。


        

李知笙感觉到她身子微微的颤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就跟冰一样冰凉。


        

她才二十多岁,就要承受这些,应该很害怕吧。


        

“丢丢别怕,有笙笙姐在,笙笙姐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苏觅感动得红了眼,她何其幸运在这一世遇到笙笙姐这么好的人。


        

“笙笙姐,我没事的,有你陪着我,我就不怕了!”


        

李知笙很欣慰她的心态比较好,把听诊器收起来,说:“我去开门,让他们进来。”


        

苏觅微微点头,重新靠回床头。


        

李知笙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来,较先开口说:“丢丢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最好先找到给她下毒的人,不然她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苏澈开口道:“我已经跟威廉说过了,家里上上下下全部人都要清查一遍!”


        

李知笙放心点头,看到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的傅墨寒,道:“七爷,丢丢已经知道她中毒的事,心态还比较平和,不过她毕竟是女生,还是要多多安慰她。”


        

丢丢跟七爷在一起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要是可以她很希望两人多留下点温情的回忆。


        

傅墨寒微微点头,快步的进了病房,俨然一副迫不及待想要见苏觅的样子。


        

苏澈要跟着进去,李知笙却开口拦住:“苏少,不如让他们两人单独待会儿。正好我认识不少权威的骨科医生,介绍给你认识如何?”


        

苏澈双手推轮椅的动作为之一顿。


        

丢丢知道自己被人下毒,心底肯定是很害怕。


        

她现在跟七爷的感情很好,有七爷安慰她,确实是不错,只是……


        

苏澈放在轮椅把手上的手指,微微收拢,指尖发白,似乎在极力的忍耐什么。


        

“好!”他望了望病房的门,最终还是不舍的跟着李知笙离开。


        

这边,傅墨寒进入病房后,看到苏觅靠在床头,快步走过去。


        

“躺下休息。”


        

苏觅看他担忧的样子,心头动容。


        

“我没事的。躺多了,想要坐会儿。”


        

“那抱着?”


        

苏觅欣喜的伸出手:“七爷,抱着最舒服了。”


        

男人在床边坐下,伸手把她抱入怀中。


        

女孩娇小的身子,就那么一点点,完全被他的怀抱包裹住,感受到她鲜活的生命,那忐忑不安的才终于归位。


        

傅墨寒低头,埋在她的头发里,没人注意到他眼底杀戮滚滚。


        

胆敢伤害他的人,无论是谁,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