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68章 难道真的是她干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停下交谈,下意识的看向傅墨寒。


        

“傅书歌打来的。”傅墨寒看了眼来电显示,对苏觅说道。


        

“是不是有线索了?你赶紧接听。”苏觅急忙的说。


        

傅墨寒微微点头,接起了电话。


        

“七哥,我这边有点线索了,你还在医院吗?要我把人带过来处理,还是你过来!”


        

房间里很安静,以至于大家隐隐能听到傅书歌的话。


        

“带过来,我要亲自看看。”苏觅坐直身子,急切的说道。


        

她都把自己当成诱饵,引蛇出洞,自己怎么能不参与此事。


        

而且,七爷并不知道这件事背后牵连着什么,只当是普通的中毒。


        

她亲自参与,还能瞒一瞒。


        

傅墨寒闻言,眉心微微拧起,有几分不赞同:“你身体还没好,多休息。”


        

“可是我想知道嘛。到底是谁居然如此狠心对我下毒。”十年如一次的下毒,想到这儿,她眼眶都不禁红了。


        

她这幅样子落在傅墨寒眼底,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不想让她参与,而委屈得红了眼眶。


        

她这幅样子,傅墨寒根本没辙,只好对电话那端的傅书歌说:“带过来!”


        

又吩咐了两句,傅墨寒挂断了电话。


        

他看向苏觅,见她脸色还是不太好,开口说:“傅书歌过来还有点时间,你先休息。”


        

她心头烦躁不安,哪儿能安下心来休息。


        

李知笙看出她的心思,开口道::“丢丢听话,你现在的身体必须好好休息。哪怕是出院之后,也要多休息。”


        

苏觅知道她的言下之意,她这具身体时日不多,真的需要多多休息。


        

“那好吧,我躺下睡会儿。等傅书歌过来,一定要叫过!”


        

傅墨寒摸了摸她的头:“好!”


        

苏觅躺下后,傅墨寒给她盖上被子,给苏澈和李知笙一个眼神,示意他们跟他一起出去。


        

病房的门被关上,苏觅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底闪着坚定。


        

这一次,她一定要揪出幕后之人!


        

一出病房,傅墨寒的脸色就变得不好。


        

“李医生,一会儿你进去陪她。我跟苏大少去处理中毒的事。”


        

傅墨寒的话让李知笙大为意外。


        

他不是答应了丢丢,让她参与吗?


        

现在这是要背着她审问?


        

李知笙不赞同的说:“七爷,你既然答应了丢丢,还是当着她的面处理这件事吧。而且她是受害者有绝对的知情权。


        

你要是瞒着她进行,她肯定会知道你瞒着她,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我听说过你们之间的事,你们之间好不容易才有现在的氛围,七爷难道想要回到从前?”


        

李知笙如此极力说服,无非就是不想让他知道下毒十几年的事。


        

有丢丢亲自参与,完全可以瞒住一些事。


        

李知笙的话,让傅墨寒陷入沉思。


        

并不是不能让她知道,而是他不想她操心,更是怕知道是谁干的,承受不住。


        

苏澈也不太赞同傅墨寒的独断,开口道:“我也觉得丢丢有权知道,不要瞒着她。不然以她的性子,绝对会很不高兴,会成为她心底的一个芥蒂!”


        

傅墨寒沉吟下来,想了想,觉得李知笙说得对。


        

他不能因为心疼她,就不让她知道。


        

既然她想知道,他就应该遵循她的意见,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那么独断。


        

“好。”


        

傅墨寒最终是让步了。


        

苏觅心底惦记着这事,就一直坚持着没有睡着。


        

但时间太久了,不知不觉间她开始犯困。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开门声,紧接着有人走了进来。


        

苏觅极力的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漆黑的双眸。


        

傅墨寒见她醒来,说:“傅书歌把人带过来了。”


        

“那赶紧叫进来!”


        

苏觅立马从床上起来,傅墨寒见此伸手扶她,在她腰后垫了一个枕头,等她靠坐好,端了一杯水给她。


        

“喝完,我就叫他们进来!”


        

苏觅乖乖的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想要放下,对上傅墨寒的眼神,她又乖乖的再喝了几口,把水杯里的水喝完,傅墨寒才去打开病房的门,让外面的人进来。


        

李知笙跟苏澈较先走进来,紧接着是傅书歌,身后有四个保镖压着三个人。


        

苏觅看到那三人,整个人都惊呆住了。


        

竟然是,苏允华,陈迎荷,以及一个厨房里的佣人。


        

苏允华见到苏觅,第一个跳出来指责她。


        

“苏觅你什么意思?让他们抓我们来医院干什么?你胆子够大,竟然动用私刑,我就不怕我们报警抓你!”


        

苏允华见到她躺在病床上,第一时间不是过问她如何,而是一上来就指责她,不应该抓他们来医院,还说要报警抓她。


        

苏觅觉得有点好笑,这还是她的亲生父亲吗?


        

虎毒不食子,苏允华不知道多少次寒她的心了。


        

“苏总,这话说的不违心吗?我就不相信你们被带过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苏觅声色沉沉,话语里透着失望,“我现在躺在这儿,是被人下毒。既然傅八少,把你们带来,你们就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还报警抓我,我没报警就算了!”


        

苏允华被苏觅的话狠狠的梗住。


        

随即想到自己又没干过,顿时硬气了不少。


        

“你自己惹到别人,被人寻仇下毒,关我们什么事。赶紧把我们放了!”


        

苏允华的吵闹,让一旁的傅书歌看不惯,开口道。


        

“我查了一番,发现苏夫人这几天去过清水湾,跟其中的一个佣人接触过。”


        

傅书歌的话,成功让苏允华闭嘴。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一旁的陈迎荷。


        

难怪从听说因为苏觅中毒,要抓他们走开始,她就有点沉默。


        

难道真的是她干的?


        

面对苏允华看过来的目光,陈迎荷有点慌。


        

又没有证据证明,打死她也不会承认。


        

“我去过清水湾能说明什么?我去清水湾是有东西落在那儿了,去要回来而已。我可没下毒!”陈迎荷狡辩道。


        

傅书歌见她如此说,不由嗤笑了下,说:“你自己不交代也没关系,不如我们问问佣人如何?”


        

傅书歌给保镖使了一个眼神,压着佣人的两名保镖,立马把佣人按来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