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69章 指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实交代,不然有你好果子吃!”保镖按着她的头,警告道。


        

那佣人叫阿莲,是厨房里帮忙做采购的,厨房里吃的用的基本上都吃出自于她的手。


        

在苹果上下毒,完全有可能。


        

阿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我……”面对这样的场景,尤其是对面站着位,气场极其强大的男人。


        

保镖瞥见傅墨寒不耐烦的神情,深怕自己办事不力,立马使劲的按佣人的头。


        

“不用畏惧什么,赶紧交代。七爷或许会网开一面,放过你!”


        

阿莲闻言,期待的看向傅墨寒,不小心对上他的目光,吓得立马缩起身子瑟瑟发抖。


        

“我说,我说!”她整个人都慌乱。


        

感觉自己要是再不说,下一秒就要血溅当场。


        

陈迎荷见阿莲绷不住,内心无比焦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该不会是要交代出来吧?


        

在阿莲开口之前,陈迎荷立马插嘴道:“苏觅你食物中毒,那是肠胃的问题,怎么能说是被人下毒害死。又或者苹果没有洗干净,残留有农药,你才会中毒!别把什么事都推在外人身上?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你已经把我女儿弄进警局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陈迎荷这话,完全是在提醒佣人阿莲,有很多理由说明苏觅中毒是其他原因,让她不要被吓就承认。


        

阿莲原本是要开口承认, 只是在听到陈迎荷说的话的时候,默默闭上嘴。


        

夫人说得对,不能严刑逼供,她就承认。


        

他们拿出证据再说!


        

她死咬着唇,不再说话。


        

苏觅把佣人阿莲脸上的神情变化,全然收入眼中。


        

她刚开始是想要说什么,只是在陈迎荷说完话之后,她就闭上了嘴。


        

这前后的变化,绝对是跟陈迎荷的话有关。


        

苏觅细细的想了想陈迎荷的话,意识到什么,她嘴角微微勾起,开口道:“陈女士口口声声说是苹果上残留的农药?正好李医生在这儿,倒不如问问她,是果农用的农药,还是特地毒死人的毒药?”


        

陈迎荷被狠狠噎了一下。


        

她刚刚只是为了惊醒阿莲,随口胡诌的,没想到苏觅就抓住漏洞。


        

李知笙立马站出来说:“丢丢中的毒并不是果农常用的什么农药,而是很罕见的T毒药。市面上很难买到,一般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才能买到。


        

因为是特殊渠道,买卖的人很少,所以近期谁买过毒药,很轻易就查不出。”


        

李知笙的话,让阿莲惶恐不安,因为害怕,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要是去查,万一查到她的身上,那她岂不是没有退路。


        

现在自己主动招认,是不是还能从轻发落?


        

想到这儿,阿莲慌忙的抬头,说:“我说,我说,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去买的毒药。”


        

大家都没想到阿莲这么绷不住。


        

但她的话,可以说,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苏觅身子微微前倾,视线紧逼的看着她,质问道:“我从来没有害过你,你为什么要收那个人的钱,帮她害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女孩面容冷锐,一双乌黑的眼眸透着比冰雪还凌冽的寒冷,阿莲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这样子的大小姐,完全是她没有见过的一面,她丝毫不怀疑下一秒大小姐会从床上跳下来,掐住她的脖子,掐死她的也有可能。


        

阿莲吓得不行,赶紧招认:“是夫人,是她让我下的毒。说你害的她女儿进了警局,也要让你尝尝苦头。”


        

陈迎荷没想到她会把自己说出来,立马疾言厉色的反驳:“你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叫你个苏觅下毒?你不要瞎说,敢污蔑我,有你好看的!”


        

陈迎荷一个凌厉的眼神看过去,那眼底浓郁的警告,把阿莲给吓住了。


        

所有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再也不敢说出来。


        

苏觅看着陈迎荷的行为,心底无端生出一股怒火。


        

这到这个时候,陈迎荷还试图威胁阿莲隐瞒。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陈女士不是你做的,不要那么激动。不然很让人误会!”


        

苏觅的话,让陈迎荷不禁蹙眉,眼神上下的打量着她。


        

难道是相信她的话,不觉得是她做的?


        

想到这儿,陈迎荷心底悄然松口气。


        

苏觅把陈迎荷脸色的微妙变化收入眼中,内心冷笑,面上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阿莲阿姨,你在苏家可是干么不少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还想着等你们这批退休的时候,会给你们发放一大笔退休金。到时候你孙子进贵族小学,我也会帮你托关系进去。


        

但没想到啊,你做事如此不仔细,居然采购进来中毒的食物。如果你没办法证明是供应商那边对食物下毒,那很抱歉,我们这边会坚持起诉你。你一旦坐牢,你儿子的工作会受到影响,你孙子怕是再也没办法读什么名校。而且以后的前途也会因为有你这么一个坐牢的奶奶,而满是污垢!”


        

苏觅的话就像是一枚重磅炸弹,在阿莲的脑中轰然炸开。


        

儿子的工作受到影响,孙子不能读名校,儿媳妇怕是要跟她儿子闹离婚,甚至孙子也不会要。


        

不行,她不能坐牢,绝对不能坐牢!


        

阿莲慌乱无措的往病床前爬,声色发抖的说:“大小姐,我错了。我不应该隐瞒,你不要我把我送进监牢,我说,我说!”


        

她立马调转枪头,愤愤的指着陈迎荷,疾言厉色的指证:“是她,是陈迎荷,是她指示我在你常吃的苹果上下毒,等你一回清水湾,就给你吃!”


        

陈迎荷没想到阿莲竟然会招认,愤怒的往她面前冲:“你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让你给苏觅下毒,你血口喷人!”


        

“就是你,是你让我下的毒!”阿莲急忙地说。


        

“胡说八道,我没有指使你,不不要污蔑我!”陈迎荷沉不住气,冲过去要打阿莲。


        

一旁的保镖见了,正要阻止,却是被苏觅一个眼神制止住。


        

要是不打一场,这两人如何建立仇恨。


        

“大小姐,真是她,要相信我!”


        

“你还敢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两人完全扭打在一起,画面极其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