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71章 这是把她当别的女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迎荷:怕什么?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查到!几十万呢,你要是不要,我就去找别人。阿莲不是我说你,你儿子工资那么点,你孙子马上要读小学了,要是这件事给我处理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阿莲:可是夫人,大小姐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对她下毒是不是太过分了。】


        

【陈迎荷:过分?她把我女儿送进警局,现在都捞不出来,要是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这口恶气,我怎么也消不了!】


        

【阿莲:可……那也不要把人给毒死了,收拾一下就行了。】


        

陈迎荷犹豫了下,说:“成吧,狠狠的收拾下!”


        

录音到此中断,中毒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清楚不过。


        

陈迎荷指使阿莲给苏觅下毒,这件事证据确凿,任凭陈迎荷如何狡辩,也是徒然。


        

苏觅:“陈女士听到了,证据确凿。不要怨我,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送去警局!”


        

陈迎荷惶恐至极,急切的摇头,哼哼唧唧的要说什么,可嘴巴被捂住,什么说不出来,急的眼泪直流。


        

傅墨寒见事情差不多了, 不耐烦的说:“带走!”


        

保镖们迅速把四人带出了病房。


        

一场闹剧终于落幕 ,屋内总算是恢复了平静。


        

苏觅看着关上的病房门,目有所思。


        

刚刚通过陈迎荷的反应,完全不像是对她长时间下毒的样子。


        

自己没有进一步深问,是因为七爷和哥哥在,怕他们看出来点什么。


        

苏澈见苏觅呆呆的望着房门,脸上的神情不太好,还以为是她在为陈迎荷对她下毒,以及苏允华对她不好的态度,而耿耿于怀。


        

于是,推着轮椅走到她床边,安慰道:“丢丢,陈迎荷会受到该有的惩罚。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要想太多。现在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苏觅闻言,收回目光,对着苏澈扯起嘴角笑了笑:“哥哥,你不要担心,我没事的。你今天把你吓坏了吧。你不用一整天在医院陪着我,你身体也不太好,还是早点让威廉送你回家休息。”


        

苏澈微微点头:“我这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苏澈走了,李知笙也开口说:“丢丢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苏觅:“好的笙笙姐,这次麻烦你了。”


        

傅书歌见李知笙要走,也紧跟着开口。


        

“既然没我什么事,我也走了。”


        

李知笙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毕竟走不走是他的事。


        

她较先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傅书歌见此,立马紧跟了上去。


        

苏觅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勾起,房门一被关上,她就迫不及待的转头看向傅墨寒。


        

“七爷,七爷,傅书歌是不是喜欢笙笙姐?我怎么感觉笙笙姐一说走,他就立马屁颠屁颠的跟着要走?!”


        

看着她八卦的小模样,傅墨寒忍俊不禁,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


        

“就这么八卦?”


        

“嗯嗯!”她连忙点头。


        

傅墨寒:“他们之间似乎是有什么?但据我观察,都是傅书歌一厢情愿!”


        

苏觅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没想到啊,傅书歌那么一个科学怪人,我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开窍喜欢一个人。”


        

上一世,听说他为了一个女人跟人打架,还进了警局。


        

现在看来,那个女人是笙笙姐无疑了。


        

傅墨寒道:“书歌只是喜欢科学研究,除此之外,他是个正常男人,正常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不足为奇!”


        

苏觅靠近他怀中,眼巴巴的望着他,说:“就像你这么冷的性子,喜欢我一样吗?”


        

傅墨寒低头看她,在她终于稍微红润点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嗯!”


        

得到自己想听的话,苏觅莞尔一笑,靠在他胸口,闭上了眼睛,内心里满是疼痛。


        

七爷,你这么好,我好舍不得离开你!


        

这边。


        

傅书歌紧跟在李知笙身后,进了电梯。


        

因为是VIP楼层,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


        

傅书歌眼角余光瞥了眼目视前方的李知笙,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迈开脚,往她身边挪了两步。


        

“嗯那个……”


        

傅书歌刚一开口,李知笙就往前走了两步,与他拉开距离。


        

李知笙脸色淡淡,可以说是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傅书歌的举动而动怒,完全把他当成空气。


        

傅书歌看着她避讳的行为,心里像是被棉花堵住一样,闷的慌。


        

她真的一点记不起他了吗?


        

“笙笙!”


        

耳边响起傅书歌的声音,李知笙下意识的转头,哪儿想到男人就站在她身边。


        

她被吓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傅书歌的一只手臂撑在她的耳边,把她壁咚在了电梯墙上。


        

男人带着金丝眼镜,镜面反光,让她一时看不真切他眼底的情绪,只知道自己现在感觉很有压迫感。


        

两人靠得及其近,只要她一抬头就能触碰到他的滣,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李知笙,这一次脸上罕见的浮现丝丝红晕。


        

“笙笙,你为什么不理我?”


        

男人的声音低哑,富有磁性,李知笙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抓紧裤子。


        

“傅,傅书歌你给我让开!”


        

她明明是在凶他,只是开口的声音却没有任何杀伤力。


        

傅书歌轻声一笑,说:“笙笙你之前很大胆的,上来就亲我,现在怎么就害羞了?”


        

李知笙目瞪口呆。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如此对过你?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傅书歌你认错人了,让开!”


        

这是把她当别的女人了?


        

心底生出一股无名的怒火,李知笙用力的推开他。


        

刚好这个时候,电梯门被打开,李知笙见状,疾步的往外走。


        

傅书歌稳住身形,扭头一看,她已经走出了电梯,懊恼的蹙眉,赶紧快速的跟上去。


        

“笙笙……”


        

听到身后跟来的声音,李知笙不耐烦的蹙眉,加快脚的走向停车场。


        

拉开车门,正要上车,傅书歌从后面追上来,一用力把车门给按住。


        

李知笙拉了好几下,都拉不开车门,她不悦的转头。


        

“傅书歌你到底什么意思?”


        

傅书歌被她这么一吼,刚刚强势的态度,立马软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