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76章 去北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书歌还想说什么,只是看着男人眼底浓郁的占有欲,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徒然。


        

要是七哥能放手,怕是很早之前就放手了。


        

可,他明知道跟苏觅没有结果,还必须要跟徐沁心结婚,为什么就不放过苏觅呢?


        

他这个七哥心思太过深沉,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傅听白很快就带着药箱回来,看到傅墨寒手上没有毛巾止血,气急败坏了。


        

“八哥,不是让你给大哥捂住伤口吗?你怎么就不捂住?”


        

傅书歌很是无奈,他也想捂住啊,可七哥不让。


        

“你以为我不捂,是你大哥不让!”


        

傅听白闻言,脸上的神色僵住。


        

随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朝着傅墨寒抱怨道:“大哥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身体?看你这样子,最有可能是苏觅惹到你了,是不是?”


        

忽然想到这茬,傅听白疑惑的瞧了一眼自家大哥,发现他脸色没有什么不对,越大笃定自己说对了。


        

“又是苏觅,那女人简直是不识好歹,大哥你都那么宠爱她了,她还一天到晚的作吗?我给你说这种女人惯不得,冷她几天,让她自己好好反省。”


        

傅听白还要说什么,被傅书歌踢了一脚。


        

他不耐烦的瞪过去,看到傅书歌用下巴指了指傅墨寒,傅听白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他赶紧看向自家大哥,发现他黑沉着脸色,生怕怒火烧身,他赶紧闭嘴。


        

傅听白的这番话,傅墨寒听没听进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


        

整整一个晚上,傅墨寒都没有来病房,连晚餐都是保镖送进来的。


        

用过晚饭之后,她在病房里默默的等他,等了一整晚上,最后实在是困得不行,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她醒来的时候,病房里空荡荡的,身侧更是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他真的没来!


        

说不上来的失落袭上心头,她无精打采的起床去洗漱。


        

刚从卫生间里出来,保镖敲门进来:“苏小姐,您的早餐。”


        

苏觅扫保镖手中的餐盒,是从裕景园送过来的。


        

要是没有七爷的吩咐,裕景园那边不会给她送早餐过来,想到这儿,苏觅开口问道:“是七爷吩咐送过来的吗?”


        

保镖摇头:“我不知道,佣人送过来之后,就走了。”


        

苏觅心底有几分失落,接过早餐,拿到茶几坐下吃早餐。


        

昨晚食物中毒之后,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终于有了点胃口,但因为傅墨寒昨晚上都没有来的缘故,她随便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


        

她把早餐收拾了下,让保镖拿去扔了,没一会儿医生和护士进来给她做检查。


        

这医生是昨天最后留在手术室里,给李知笙打下手的医生。


        

检查完毕之后,医生摘下口罩,对她说:“苏小姐,你身上的毒素排的很干净。今天没有再吐血了吧?”


        

苏觅摇头:“没有。”


        

医生道:“很不错。如果今天状况好,明天就可以出院!”


        

“好的谢谢。”


        

送走医生和护士,苏觅陷入沉思。


        

医生给她做检查,说她身上的毒素排得很干净,那就是说自己被下的慢性毒药,一般的医生根本检查不出来。


        

这样也好,免得七爷会知道。


        

苏觅躺回床上,拿出手机,给李知笙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了起来,紧接着传来李知笙疲惫的声音:“丢丢?”


        

听出李知笙声音的不对劲,苏觅微微拧眉,关心的询问道:“笙笙姐,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对劲,怎么了?”


        

李知笙端了手边的水杯喝了一口,说:“我没事,就是在实验室呆了一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实验。很抱歉丢丢,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


        

我忽然有个念头,我想去北洲看看,能不能从当地,找到解你身上毒素的办法?”


        

她已经苦心研究了快两个月了,毫无进展,不能再拖下去,丢丢的身体拖不起。


        

而且,最近老是被傅书歌纠缠,烦的不行,离开一段时间,或许能把他摆脱掉。


        

苏觅听到她说要去北洲,惊讶万分。


        

“笙笙姐,让你跑那么远,是不是有点不太好?而且北洲你应该也没去过,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个什么事,我怎么跟教授还有师母交代?”


        

知道她担心自己,李知笙心头一暖,说:“丢丢你不用担心我。我之前做过几年无国界医生,全球各地跑,能力很强的。这个念头不是今天才有的,前段时间就想过了,想跟你说一声,等你出院,我就去北洲!”


        

苏觅见她打定主意,也知道自己在多说什么,笙笙姐也不会改变主意。


        

“那好。我明天就可以出院,到时候笙笙姐来接我。我们一起去跟李教授和师母吃饭。”


        

“好。”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苏觅就挂断电话。


        

看着窗外阳光很好,在房间里呆的好闷,想要出去走走。


        

她打开病房的门,立马被保镖拦住。


        

“苏小姐,七爷吩咐了,您哪儿也不能去。”


        

苏觅嘴角微微抽了抽,虽然早就料到,但面对的时候,还是有几分怅然。


        

“我不去哪儿,就想回去楼下走走。要是你们不放心,就跟着一起去。你家七爷都是怕我跑了,你们寸步不离的守着我,还看不住我一个身体虚弱的弱女子?”


        

两名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不定主意。


        

“怎么不愿意,是想我亲自给七爷打电话,再跟他闹一场,还说你们对我一点都不好?欺负七爷的女人,你们应该知道下场的哦?”


        

苏觅这番威胁的话一出,两名保镖被吓住了。


        

虽然他们没有欺负苏小姐,可在七爷那儿的话语权,很显然苏小姐要重很多,只要苏小姐一告状,他们两人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顿时保镖A妥协了:“苏小姐,你要是想去楼下花园走走,我们陪你去。”


        

保镖B也赶紧附和:“对对对,苏小姐,您请!”


        

苏觅这才满意的扬了扬嘴角,较先往的电梯走去。


        

两个保镖立马跟在后面,真的是做到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电梯打开, 苏觅从里面出来,一个转角,不小心跟人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