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77章 母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一道吃痛的女声响起,苏觅下意识的扶助眼前的妇人。


        

等两人站稳之后,苏觅立马去检查对方有没有受伤?


        

毕竟是自己没有注意,要是撞到人就不好了。


        

“阿姨,您没事吧?”她视线上下检查,看对方有没有受伤。


        

“没事没事!”身着华丽旗袍的妇人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缓慢的抬起头,当看到苏觅的模样,整个人惊呆住。


        

太像了!


        

苏觅这边,当看到贵妇人的面容,整个人也是完全惊呆住,不敢置信的喃呢出声:“妈妈?”


        

不,不可能的,母亲已经过世都快十年了,怎么可能还会活在这个世上,一定是眼前的这位妇人长的太像母亲了。


        

“抱歉,认错人了!”


        

苏觅见妇人没事儿,对他微微点头,绕过他往外走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妇人见他要走,心头涌上一种慌张,急忙上前抓住他的手腕。


        

“丢丢?”


        

苏觅身子猛地一颤,一双乌黑的眼眸瞪的老大,眼底布满了不敢自信。


        

是妈妈吗?


        

妈妈没死吗?


        

是不是她?


        

如果不是她,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名叫丢丢?


        

苏觅眼底噙着泪水,缓慢的转身看过去,仔细的打量眼前的妇人。


        

眼前贵妇人的脸,跟自己母亲的脸完全重合,哪怕时间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但几乎跟母亲去世前点样子相差不大。


        

“你真的是妈妈?”苏觅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抖,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激动。


        

从未想过自己母亲竟然还活着?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杜林雅捂着嘴巴压抑着哭泣,双眸含泪的望着她,使劲儿的点头。


        

从来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丢丢!


        

肯定是上天见她太思念女儿,才会让她在这儿碰到她。


        

苏觅震撼过后是埋怨,明明她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她和哥哥?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苏觅还是不敢相信。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丢丢,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说。”杜林雅伸出手想去拉她的手,却是被她快速的躲开。


        

看着她的抗拒,杜林雅心底有一丝受伤和难受。


        

“丢丢,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啊,你怎么可以躲我?”


        

苏觅脸上神情僵住,她有些愣愣的看着杜林雅。


        

是啊, 那是母亲,最爱她的母亲,自己为什么要躲开她?


        

是在埋怨她明明还活着,却不来找她跟哥哥吗?


        

但一个人死而复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应该跟她坐下来好好听听她如何解释。


        

“那……我们找个咖啡厅谈。”


        

杜林雅听她如此说,脸上终于露出丝丝笑容。


        

丢丢没有抗拒她,丢丢还是愿意跟她亲近。


        

“好好好。”杜林雅立马点头答应。


        

苏觅走在前面,杜林雅紧跟着上去,看到跟着苏觅的两名保镖,内心十分好奇。


        

“丢丢,这两位是?”


        

苏觅侧头看了眼两名保镖,回答:“我男朋友找来照顾我的。”


        

杜林雅扫了两名强壮的保镖一眼,心想是男朋友找来照顾丢丢的,怎么找个三大五粗的男人?


        

“丢丢长大了,竟然都开始谈男朋友了。给妈妈说说,你男朋友对丢丢好不好?干什么的?家庭状况如何?”


        

这一刻,苏觅深深的感觉到了久违的母爱。


        

这应该是所有母亲对自己女儿谈男朋友之后的第一反应,关心对方对她好不好,对方的工作和家庭。


        

好像刚刚对她的那么点埋怨,也随着她的关心,烟消云散。


        

母亲之前对她很好很好,她不相信一个那么深爱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抛弃她跟哥哥。


        

“他对我很好。有机会带给你见见。”


        

杜林雅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心花怒放,脸上布满笑容。


        

“好好好。只要丢丢喜欢的,妈妈也会喜欢。”


        

谈恋爱得到亲人的支持,真的是件很让人高兴和幸福的事。


        

到了咖啡厅,苏觅主动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放在杜林雅面前。


        

“您……”苏觅顿了顿,“看看,想要喝什么?”


        

杜林雅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接过了菜单。


        

很多年没见,她不习惯叫她妈妈,也是应该的。


        

她翻看了一眼,对服务员说:“要一杯卡布奇诺。丢丢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摩卡对吗?”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喜好,心底忽然涌上来源源不断的感动。


        

“嗯。”她压着冲上鼻端的酸涩,点头。


        

杜林雅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说:“就这样两样,谢谢。”


        

服务员拿过菜单走了,留下苏觅和杜林雅两人相对而坐,而两名保镖坐在不远处的桌子前,视线一直盯着苏觅那边看。


        

快十年没见,杜林雅认真的看着苏觅,从头到脚,一个头发丝都不放过,只是视线经过她左脸黑印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没有任何人窥探到。


        

感受到对面那道炙热的目光,苏觅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拢了拢耳边的头发。


        

见她没有较先开口的意思,最终还是她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较先开口询问。


        

“您……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明明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我跟哥哥?”苏觅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地握起,极力的压抑内心的紧张不安。


        

听到当年的事,杜林雅脸色大变,眼底立马浮现出悲痛。


        

“当年……”一开口提起往事,晶莹的眼泪夺眶而出,“是妈妈对不起你跟澈儿。”


        

苏觅看着她这样子,很不好受,立马递了纸巾过去。


        

“您要是没有心理准备跟我说,可以等你做好准备了,再告诉我!”


        

杜林雅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不行,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今天一定会告诉你当年我的迫不得已!”


        

听到这儿,苏觅内心很复杂,又期待又害怕。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母亲抛弃自己的两个孩子,一消失就是接近十来年。


        

“那你缓缓,喝点咖啡,再说。”


        

见服务员上了咖啡,苏觅把她那杯卡布奇诺推到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