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80章 掐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名保镖哪儿敢不告诉七爷,但苏小姐都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太好拒绝,毕竟七爷对苏小姐的在乎程度,只要苏小姐在七爷面前随便抱怨他们一句,他们就狗命难保。


        

“苏小姐,我们可以答应你,只要七爷不主动问起,我们就不会汇报,但如果七爷问了,我们就会实话实说!”


        

苏觅知道自己有点强人所难,但两人让一步了,她已经觉得很满意了。


        

“好,那就满烦两位了。”


        

两名保镖简直受宠若惊,谁说苏小姐嚣张跋扈,脾气不好。


        

他们真想按着他们的狗头来看看,这脾气多好啊,平易近人,不搞强迫。


        

送走两名保镖,苏觅觉得有些累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浑浑噩噩的睡过去。


        

睡梦中的自己,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窒息感。


        

脖子仿佛被人掐住,疼痛和窒息感,汹涌的袭来。


        

猛地意识到什么,她惊吓得睁开眼睛。


        

床前一道黑影,伸出双手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因为逆着光,苏觅没能看清楚来人的样子。


        

她惊恐万分,拼命的挣扎,双手不停的抓扯抓在她脖子上的手。


        

“放……放开……”


        

血液逆流,整张脸涨红。


        

空气越来越稀薄,她难受的呼吸不过来,双眼开始冒金星,死亡逼近。


        

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挣扎了,谁来救救她?


        

在她绝望的时候,忽然病房的门被打开。


        

“丢丢,妈咪给你晚餐来了。你最喜欢的冬瓜鱼汤……”


        

杜林雅推门进来,看到病房里的场景,惊吓得手中拎着的保温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杀人了!”


        

杜林雅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对着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又踢又踹。


        

“你放开丢丢,放开她!”


        

门外就有保镖,听到杜林雅的声音,迅速冲进来。


        

白衣大褂男人见势不妙,打算逃走,却被训练有素的保镖冲上前来堵截住,三两下就把他制服,双手反在身后,整个人被踩在地上。


        

杜林雅赶紧扶着苏觅,上下检查她哪儿有没有受伤:“丢丢,你没事吧?妈咪马上叫医生!”


        

苏觅捂着发疼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好半晌才呼吸通畅。


        

见她要叫医生,阻止住。


        

“妈妈,我没事。不用叫医生。”


        

杜林雅看着她发红的脖子,摇头拒绝。


        

“你的脖子已经受伤了,妈咪叫医生进来给你上点药,不然妈咪不放心。”


        

见她坚持,苏觅只要点头同意。


        

“好,不过等一会儿,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了。”


        

苏觅目光冷沉的看着被踩在地上的白衣大褂男人。


        

也是聪明,冒充医生,骗过保镖,进来杀她。


        

到底是谁,跟她有如此大仇恨,竟然找人来杀她?!


        

“先打一顿!”苏觅直接开口道。


        

这话一出,全病房的人都震惊住。


        

完全没想到,苏觅竟然是这种狠手段。


        

不过,也是应该的,人家都要把她掐死了,她让人打他一顿不为过。


        

杜林雅在一旁相当的赞同:“给我狠狠的打!”


        

病房很膈应,要不是站在门口听,完全听不到屋内会发生什么事。


        

就算把白衣大褂男人打死,都不会有人知道。


        

两名保镖闻言,立马就动手了。


        

拳头一个比一个狠的落在白衣大褂男人身上,像是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能不有仇恨吗,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都能差点掐死苏小姐,要是让七爷知道,他们肯定会死得很惨。


        

自己即将会遭受多么惨烈的惩罚,这会让白衣大褂男人也提前尝尝。


        

“啊!痛!!啊!!!”


        

惨烈的叫声在病房里响起,怕外面的人听到,其中一名保镖直接拿了一个苹果塞在白衣大褂男人嘴里,接着就跟不要命的往死里打。


        

没一会儿,白衣大褂就被打得鼻青脸肿,牙齿都被打掉了两颗。


        

苏觅见打的差不多了,就叫保镖停下来。


        

“行了。”


        

两名保镖恋恋不舍的收了拳头,撤到一旁,视线警惕的落在白衣大褂身上,要是他稍微有个举动,绝对会立马扑上去,再把他打一顿。


        

终于不挨打,白衣大褂大大松口气,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苏觅才没有丝毫同情心里,刚刚都要把她掐死了,她还要给予同情,那她岂不成了圣母。


        

很抱歉,她还真不是圣母,她一项是睚眦必报。


        

“谁派你来的?”


        

低沉的声音带着冷意,白衣大褂男人身子猛地颤了一下。


        

大概是苏觅先是上来就给了他一个教训,才会导致他有点怕苏觅,她问的话,他差点就脱口而出。


        

忽然想起来,那个人的吩咐,白衣大褂男人就立马否认。


        

“没有,没有谁!”


        

苏觅知道他不会如此轻易的说,眼神逐渐冷下去。


        

“不回答是吗?”她冷笑了声,视线看向两位保镖,说,“你们刚刚手也打累了。这次借助点工具吧,比如水果刀啊,枪也可以!”


        

听到用刀,白衣大褂男人被猛地吓一跳,慌慌张张的说:“我说,我说是谁指使我干的。”


        

苏觅满意的点头:“我这人很没耐心,想好真实答案再说,要是让我知道你说假话,我就让医院尸检科的医生把你给解刨了!”


        

苏觅的话落下,连两个保镖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何况白衣大褂男人,吓得浑身直哆嗦。


        

“我说,我说的是实话。是苏允华,是他叫我来给你一个教训。没有想要掐死你,只是给你一个教训而已!”白衣大褂男人诚惶诚恐的交代完毕,但苏觅却没有多相信。


        

苏允华只想给她一个教训,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相信呢?


        

那掐在她脖子上的力道,分明就是想要掐死她。


        

杜林雅听到白衣大褂男人的话,气急败坏的站起来:“你说谁干的?苏允华?自己女儿都能动手,简直不是个东西!”


        

刚刚杜林雅被吓住了,还以为是自己回国,当年杀她的人找上丢丢的麻烦,现在看来是苏允华干的,那她就放心很多了。


        

毕竟苏允华在明处,好对付,而那个当年杀她的人却一直在暗处,防不胜防。


        

看着自己母亲气的不行,苏觅赶紧扶着她,安抚她。


        

“妈妈你不要生气,苏允华如此对我,我早就习惯了。之前不想跟他计较,完全是看在他是我父亲的份上。现在好了,妈妈回来了,有妈妈给我出头了呢。”


        

杜林雅听着她说的话,只觉得心酸。


        

当年为了不让追杀她的人,伤害到丢丢和澈儿,她才远走他乡,却忽略了他们最需要母爱的庇护。


        

她真不是个称职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