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87章 坐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统套房。


        

傅墨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


        

他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从床上起来。


        

被子从身上滑落,上半身不着寸缕。


        

这是?


        

男人眉心紧蹙起来,眼底带着冷意。


        

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谁给他脱的衣服?


        

傅墨寒按着眉心,沉下脸色,思考。


        

昨晚上,他记得跟傅听白在酒吧喝酒,后来他喝得有点多,接着傅听白好像跟谁送他来酒店房间。


        

是谁?


        

丢丢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会是她,她还在医院, 不可能是她来接自己。


        

傅墨寒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眼底的冷意更甚。


        

“大哥,沁心姐,你们起来没有?”


        

随着傅听白的声音响起,房门被推开,傅听白径直走进来。


        

一眼就看到自家大哥光着上半身坐在床上,而被窝则是还蛮凌乱的。


        

想到自己昨晚上离开的时候,让沁心姐照顾大哥,那现在这是……


        

大哥跟沁心姐滚床单了?


        

顿时,傅听白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不枉费他昨晚故意留沁心姐,在房间里照顾大哥。


        

如果两人一旦发生关系,傅家和徐家两边肯定要让两人立马直接结婚。


        

那样的话,太好了!


        

傅墨寒视线冷冷的扫过去,冷沉的声音仿佛要凝结成冰霜。


        

“你说昨晚上谁在这儿?”


        

看着大哥脸色黑沉的样子,傅听白是害怕,又窃喜。


        

虽然大哥会怪罪他,但是两人滚了床单,结了婚,他做什么也值得。


        

“是,是沁心姐。我喝醉了,没办法照顾你,就跟沁心姐打了声招呼,让她在这儿照顾你。早上起来,你没看到沁心姐吗?难道大哥你昨晚上对沁心姐做了什么?她不好意思面对你,才会一大早就离开。”


        

傅听白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那暗示的意思在明显不过。


        

昨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男人目光冷冷的警告他:“收起你那龌蹉的心思。我跟她之间不会有任何事发生!”


        

傅听白被狠狠吓一跳,乖乖的呆在一旁,哪儿还敢造次。


        

傅墨寒掀开被子下床,身下的长裤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浴巾。


        

看到自家大哥围着一条浴巾,傅听白双眸瞪得老大。


        

他就喜欢事后,围着一条浴巾睡觉。


        

大哥也围着一条浴巾,岂不是说明了……


        

“明明就跟沁心姐滚了床单还不承认,这是不想负责吗?大哥,你比我还渣!”


        

傅墨寒准备走向卫生间的脚步,为之一顿。


        

一张脸黑得宛如要滴出墨汁来。


        

他目光锐利的看向傅听白,说道:“傅听白,是想我撕了你的嘴吗?”


        

傅听白一听这话,吓得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他说错什么了?刚上了人家,不敢承认,什么人嘛?!


        

看着他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傅墨寒就知道他在心底想自己什么,顿时怒火中烧。


        

“滚出去!”


        

傅听白委屈啊。


        

他这是好心办好事,大哥不表扬他就算了,还不领情。


        

只要他一承认,他立马去爷爷那儿吆喝,结婚分分钟被提上日程。


        

“大哥,你不承认没关系,我会帮你在爷爷面前说这事的。”


        

哐当!


        

床头柜上的台灯,砸在傅听白脚边。


        

看着那四分五裂的台灯,傅听白心有余悸的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吓死宝宝了!


        

要是他反应慢点,这台灯还不得砸在他头上。


        

“大哥……”傅听白警惕的看着他,整个人委屈的不行。


        

“滚!”


        

低吼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傅听白哪儿还待得住,吓得落荒而逃。


        

屋内终于恢复安静,傅墨寒沉郁的脸色越发的冷漠,最后眉心拧得差点打结。


        

他拿过床头柜上的电话,拨打了陆铭的电话。


        

“过来一趟!”


        

陆铭听到他的声音压着,立马猜到了什么。


        

“头痛症又犯了?”


        

“我就说你,让你去那个地方治疗,你偏偏不去!痛死你活该!”


        

傅墨寒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不用过来了!”


        

陆铭一听,立马范怂:“爷,我错了,我多嘴,我马上过来,给你打一针!不过您好歹告诉我,你在哪儿啊?”


        

“XX酒店!”


        

“你昨晚住酒店了?跟谁?”


        

嘟嘟嘟……


        

电话那端传来忙音,陆铭嘴角狠狠抽了抽,收起电话。


        

拿了外套从楼上下来,管家迎上前来。


        

“少爷,您这是要去接少奶奶吗?”


        

陆铭脚下步伐一顿,眼底带着几分茫然。


        

“接她?她不是在监狱住的好好的吗?接她干什么。”


        

陆管家见他没想起来,好心的提醒道:“少爷,你忘了今天是少奶奶出狱的日子!”


        

陆铭目光沉了下去,看着窗外的蓝天,思绪有几分恍惚。


        

时间这么快吗,那个女人竟然住了五年牢了!


        

“接什么接。她自己没脚走回来吗?”陆铭不想多说,拿着外套,离开了别墅。


        

陆管家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气。


        

多少年了,少爷怎么就没有看到少奶奶的好呢?


        

也是,要是能看到少奶奶的好,当年也不会毫不犹豫亲自送少奶奶进监狱。


        

……


        

陆铭来到酒店之后,见傅墨寒疼得厉害,直接给他打了一针。


        

收起医疗器具,陆铭视线在屋内扫荡了一圈,尤其是看到地上坏掉的台灯,眼底多了一抹好奇。


        

“昨晚没回裕景园,而是睡在酒店,这完全不是你的风格。要知道以往你可是风雨无阻的回裕景园住。”那还不是因为苏觅那个女人住在裕景园。


        

听他提起,傅墨寒脸色冷沉下去。


        

拿过外套穿上,径直往外走。


        

陆铭见状,赶紧追在他身后。


        

“你这是赶着去哪儿?你还没有回答我,昨晚为啥住在酒店?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梯来了,傅墨寒走了进去,陆铭也紧跟着进去,只是在接触到男人冰冷的目光的时候,顿时偃旗息鼓。


        

“我不问就是了。不过,我要说的是你的头痛症,去那个地方治疗势在必行。不然耽搁了,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失忆事小,变成傻子事大!”


        

见电梯到了,傅墨寒正要走出去,听到陆铭最后一句话,脚下步伐为之一顿。


        

“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