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90章 敢染指七爷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的男女。


        

那一瞬间,傅墨寒心底燃起从未有过的怒火。


        

主要是因为,徐景桓不像何黎书是个渣男,相反徐景桓除了自身优秀之外,感情生活也很干净。


        

这样的男人,很容易招惹女孩子喜欢。


        

苏觅和徐景桓听到开门声,齐齐的转头看过去。


        

当看到来人,彼此眼底都闪过惊讶。


        

傅墨寒看着两人如出一辙的反应,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


        

才相处多久,就这么有默契了?


        

“过来!”


        

冷沉的声音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警告。


        

苏觅心头颤了颤,紧抿着唇,没有任何起身过去的打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可深深记得昨晚上那通电话。


        

他真的跟徐沁心过了一夜吗?


        

看着苏觅没有任何过来的打算,傅墨寒的脸色黑的宛如要滴出墨汁来。


        

反倒是,徐景桓自己站起来,对傅墨寒说:“七爷你怎么过来了?是约了沁心吃饭吗?她今天不在公司,还在家休息呢!”


        

徐景桓的这番话,状似说的无意,但却提示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七爷跟徐沁心之间有关系,还有一件事就是昨晚上两人在一起。


        

苏觅听到徐景桓说的这些话,浑身猛地一颤,目光深深的看向傅墨寒。


        

开口的声音,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寒冷。


        

“七爷昨晚上跟徐小姐在一起吗?”


        

傅墨寒没想到她会知道,冷沉的面容上难得出现一抹错愕。


        

苏觅是一直盯着他看,她知道他的情绪藏的很深,生怕错过他脸上的神情,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变化,苏觅觉得心脏像是什么堵住,肿胀难受。


        

“看来我说对了。昨晚上你确实跟徐小姐在一起。别说什么,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话,我亲自打电话给你,徐小姐接的。”


        

她不是什么圣母,没有什么徐沁心接七爷的电话不能说的。


        

徐沁心接七爷电话的事,如果七爷知道,她无话可说了,如果不知道,那很可能是徐沁心设的局。


        

她不是以前的傻白甜苏觅,只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她跟七爷之间的事,容不得别人挑拨离间。


        

看着她脸色白下去,傅墨寒知道她可能误会了,难能可贵的解释了一句。


        

“我喝醉了。”所以,对于徐沁心接他电话的事,一概不知。


        

男人果然都是这样,一句喝醉了就能推掉所有事。


        

“以你的酒量,怕是不太那么容易喝醉。七爷,你不会觉得你说你喝醉的话,很荒谬吗?”


        

傅墨寒的酒量,哪怕是她没见过, 也听傅听白吹嘘过。


        

说傅墨寒曾经把傅听白、傅书歌、长安、故里等人喝倒,都还无比清醒。


        

在傅听白的记忆里,就从未见自家大哥醉过。


        

所以七爷说自己喝醉了这个借口,可信度太低了。


        

傅墨寒想到昨晚上睡过去的场景,迟疑了。


        

他确实没有很醉,而是头痛症发,导致困倦,昏睡过去。


        

只是自己头痛症的事,不能告诉她!


        

见他哑口,没有辩驳,苏觅嘴角浮现出苦涩的弧度。


        

看吧,她猜的还真是准确呢!


        

“七爷,无话可说了吧?其实你跟徐小姐订婚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直不问你,是想着我都是你女朋友了,你没跟我分手,就绝对不会娶别人。


        

可见我错了,你跟傅听白果然是亲兄弟,你不跟我分手,也可以照样跟徐沁心订婚,甚至结婚。”


        

苏觅冷冷一笑,移开视线,仿佛不愿意多看傅墨寒一眼。


        

她对徐景桓说,“不是邀请我吃午餐吗?走吧!”


        

不等徐景桓回答,她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听她还约徐景桓吃午餐,傅墨寒气不打一处来。


        

在她经过身边的时候,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入怀中。


        

“别激怒我!”


        

简短的四个字,彰显着男人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


        

苏觅抬头,脸色不太好看的跟他对视。


        

“激怒七爷这件事上,我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会在乎这一次?”


        

苏觅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用力的从他手里,抽回手,头也不会的走出了病房。


        

傅墨寒垂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握成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那压抑的怒火,在胸腔中横冲直撞,在看到徐景桓跟上去的时候,再也无法抑制住那股怒火。


        

“拦着徐景桓!”


        

傅墨寒对长安说完,快步的追上苏觅。


        

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强行把她搂入怀中,连人带拽的拉进电梯。


        

“你干什么?”苏觅不爽的挣扎。


        

傅墨寒沉着脸,手臂很是有力的禁锢着她,不让她挣脱,浑身散发的冷意,把苏觅给狠狠吓住。


        

徐景桓见傅墨寒要强行把苏觅带走,立马要上前去帮忙,长安眼疾手快的拦住他。


        

看着眼前挡着的人,徐景桓没个好脸色。


        

“让开!”


        

长安脸皮抽了抽,没有任何惧怕,依旧挡在他面前。


        

“徐少,七爷跟苏小姐的事,您还是少掺和!”


        

还好七爷让他拦着徐景桓,完全看不出来徐景桓竟然敢为了苏小姐跟七爷叫板。


        

徐景桓冷嗤了声:“丢丢的事,我还就要管了!”


        

听到徐景桓对苏觅的称呼,长安在心里骂了一句卧槽。


        

这都对苏小姐用上了亲昵的称呼,可见两人之间的进展飞速啊。


        

难怪七爷会动怒,敢染指七爷的女人,徐景桓这是嫌命长了?哪怕是徐家的人,七爷动气怒来,也照样往死里弄!


        

“徐少,有些称呼叫不的。苏小姐是七爷的人,我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叫的那么亲密。不然要是让七爷亲耳听到,怕是会让你很难堪!”


        

徐景桓目光冷冷的看着长安,说道:“虽然我可能斗不过七爷,但总有人可有收拾他!”


        

话落,徐景桓转身回了办公室。


        

他离去前的那个眼神,让长安觉得不寒而栗。


        

为什么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感觉徐少, 要出大招了的错觉。


        

长安想的没错,徐景桓回到办公室,就立马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妈咪,是我。丢丢被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