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194章 有可能忘记苏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奶奶如此爱少爷,为啥少爷就不能稍微对少奶奶友爱一点点呢?


        

五年前的事情过后,少奶奶在莫城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她从监狱里出来,该去哪儿住?


        

陆管家还想说什么,陆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立马接了起来。


        

“陆少,七爷头痛症病发了。”


        

陆铭一听,惊吓的站起身。


        

“先扶你家主子去躺着,找我上次给你的药,给他吃两片,我马上过来!”


        

急忙吩咐完,陆铭拿起西装外套,立马往外走。


        

陆管家见状,焦急的追在后面。


        

“少爷,少奶奶的事,真的不用管吗?”


        

陆铭闻声,脚下步伐一顿,穿好西装外套,声色冷沉的对陆管家说:“陆管家你怕是忘了,要不是五年前她入狱,我们之间早就已经离婚。所以别整天少奶奶少奶奶的叫,她不配坐陆少奶奶这个位置!”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像是回忆起什么,陆铭眼底闪过一抹冷意,不等陆管家开口,他直接拉开车门,开车离开。


        

陆管家站在原地,直唉声叹气。


        

要他看来,少奶奶是最配的上陆家少奶奶位置的女人。


        

少爷就是眼瞎,被那个女人鬼迷心窍,才会如此对少奶奶。


        

但愿少爷能够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心,看到少奶奶的好。


        

苏觅跟着杜林雅上车之后,就一直很沉默。


        

杜林雅看着她的情绪低沉,拉着她的手,安抚她:“丢丢,有什么不高兴的事,都可以跟妈咪说。你是妈咪的女儿,有什么事妈咪都会帮你。”


        

坐在驾驶座上的徐景桓,听到杜林雅的话,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苏觅。


        

见她脸色不好,目光空洞,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可见她心底有事。


        

她能够离开七爷,还不高兴吗?


        

要知道以前她可是作天作地,想尽办法要离开七爷的。


        

苏觅视线看向杜林雅,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说:“妈妈,我没事。就是之前不太清楚傅徐家跟七爷之间的事,现在知道了徐小姐跟七爷有婚约,我也不太合适住在徐家。


        

所以,我想回清水湾,我想哥哥了,想跟他一起住。”


        

听苏觅提到苏澈,杜林雅脸色凝滞住,紧接着眼底泛起痛楚。


        

当初要不是她,怕那个仇家就不会找上自己的儿女。


        

杜林雅摸着苏觅那张有黑印的脸颊,说:“既然丢丢想要回清水湾住,妈咪就陪你回去住一段时间。”


        

徐景桓闻言,眉心微微蹙起,他不太赞同的说:“妈咪,你跟着一起去清水湾住,怕是有些不妥吧。这些年你有我们的保护,当年那个伤害你的幕后之人,才没有再能伤害到你。


        

如果你一旦脱离我们的保护,我怕那个人会再次伤害到你。”


        

徐景桓的话说出了,苏觅这几天思考的事。


        

她开口道:“那个伤害妈妈的人,有查到任何线索吗?”


        

徐景桓微微摇头:“爸爸在救了妈咪之后,就一直帮她查询当年害她的人。只是却毫无进展。可见这个人藏的很深不说,权势也应该极大。


        

在莫城有权有势的人,虽说不多,但也不少,能做到我们徐家都查不多来的,怕就只有傅家。但傅家没理由害妈咪,所以我跟父亲的猜想,可能是莫城以外的人。”


        

杜林雅微微点头,赞同徐景桓的话。


        

苏觅听完后,心情复杂。


        

如果是莫城以外的人,那范围也太广了。


        

苏觅道:“妈妈,你有没有想过引蛇出洞?也就是你离开徐家的保护,跟我和哥哥住一段时间。”


        

杜林雅和徐景桓听了苏觅的话,惊讶住。


        

这个他们不是没想过,但是都觉得太冒险了。


        

现在他们采取的办法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那个人再次找上门,那他们就要抓住这个机会,找出幕后之人。


        

苏觅看两人的脸色,猜测出自己说的话可能不太赞同。


        

她继续说道:“ 妈妈,如果你不想跟我们住一起也没关系,我会跟哥哥商量,找一个像你的人替代你跟我们住一段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杜林雅看出她眼底的落寞,心疼的抓住她的手,“妈咪怎么会不愿意跟你们住一起?我已经跟你们分开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跟你们住一段时间。


        

对于你刚刚说的事,我要跟你徐叔叔商量一下,只有做好万全之策,在引蛇出洞的时候,避免我们受到伤害。”


        

苏觅紧握她的手,望着眼前美丽的贵妇人,心底被充盈的满满当当。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幕后这人找出来,解开当年的谜团。


        

如果可能会,会探知到是谁给她下的毒?


        

“好。等你跟徐叔叔商量好了,我们再做决定。”


        

杜林雅摸了摸她的头说,“今晚上就先住徐家,晚上回去我跟你徐叔叔商量,明天我们再决定要不要搬回清水湾?”


        

苏觅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勉强同意去徐家住一晚。


        

御景园。


        

陆铭本来的时候,傅墨寒已经被服管家跟长安扶到了床上。


        

两人靠坐在床头上,单手撑着额头,脸上神情痛苦。


        

陆铭进门后,边走向傅墨寒,边询问站在床边的两人。


        

“给七爷吃过药了吗?”


        

傅管家道:“已经吃过了,但是七爷还是头痛难耐。”


        

陆铭微微点头,走上前来,开始给七爷做检查。


        

在做检查的过程当中,陆铭的脸色越来越差。


        

长安和傅管家两人见此,紧张的要死,心都要差点跳出来了。


        

等陆铭一做完检查,傅管家就迫不及待的询问:“怎么样?七爷怎么样?”


        

陆铭脸色沉郁:“七爷现在的状况比我预计的要严重很多。我建议下周就应该去那个地方开始治疗。不然随时都有晕厥的可能。”


        

长安听了陆铭的话,苦口婆心的劝阻:“七爷,你就先过去治疗吧,不然再恶化了,怎么办?”


        

傅墨寒沉吟了好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这三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尤其是陆铭。


        

他说:“我知道你为了谁?你不就是为了苏觅,想要一直留在莫城。你有没有想过你继续留在莫城,让病情恶化下去,你有可能会忘了苏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