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23章 发现了一具女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莉娅紧紧的咬着唇瓣,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要是可以,她也不想离婚!


        

她那么爱他,为什么他总是看不见呢?都大把年纪了,还非要跟她离婚!


        

看着母亲隐忍难耐,傅墨寒目光沉了沉,说:“当初父亲被迫娶你的时候,你就应该想过早晚会有这一天。”


        

唐莉娅像是想到什么,愤愤的说:“这么多年,我不爱他吗?凡是他不喜欢的事情,我都没有做,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到我的好呢?”


        

“哪怕要求分居两地,我都应他。他满世界的跑,口口声声是去旅游,他真当以为我不知道他是去找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他怎么还念念不忘?就不能放弃,好好过下半辈子?!”


        

傅听白一脸震惊。


        

他这是听到了什么奇闻?


        

爸妈离婚不是因为感情不好,而是因为中间一直存在着一个第三者。


        

父亲这么多年,满世界的去旅游,原来不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是去找他心中的那个女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是谁?竟然敢跟妈咪抢男人,太犯贱了!要是让我知道她是谁,我非的把她……把她大卸八块!”


        

傅墨寒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冷笑出声。


        

傅听白见状,满是不服气,“大哥,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觉得我不敢把那女人大卸八块吗?”


        

傅墨寒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开口讥讽道:“就连母亲都不能把那女人如何,就凭你?要是父亲知道你有找那个女人麻烦的想法,怕是弄死你都算轻的!”


        

唐莉娅在听到傅墨寒说第一句话‘母亲都不能把那女人如何’的时候,眼神微微闪了闪,无人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


        

傅听白这边,听到傅墨寒的话,吓的缩了缩脖子。


        

想到那个不苟言笑,寡淡冷漠的父亲,傅听白心底泛起一股怯怕和畏惧。


        

从小到大,他就只怕两个男人。


        

一个是大哥,一个就是那位经常不着家的父亲。


        

小时候,父亲很少回家,他一直认为是他工作忙。


        

长大后,父亲更少回家,他一直以为他是在外旅游。


        

原来,不过,都是为了他心中珍藏的女人。


        

傅墨寒无暇听什么,再次站起身,临走前,视线落在自己母亲身上,说:“既然要跟你离婚,就离吧。不过,该属于你的东西,别手软,毕竟你还有下半辈子要过!”


        

父亲对母亲不仁,母亲也没必要就那么轻易让父亲离婚。


        

留不住人,至少让自己后半身衣食无忧。


        

唐莉娅整个人如雷被劈中般,完全呆愣住,下一秒泪如泉涌。


        

她知道这一次很大可能真的要离婚了,倒是没想到大儿子会如此支持他们离婚。


        

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他,为什么就不能不离婚?


        

傅听白看到自己母亲哭泣,瞬间慌乱了。


        

“妈咪,你怎么哭了?别哭,咱们不离婚!大哥,你安慰下妈咪,大哥……”


        

傅墨寒头也没回的朝着楼梯口走去 ,傅听白见此,急的不行。


        

想要喊住他,可母亲这边又在哭,他又急忙去安慰。


        

“妈咪,你别伤心,当心身体。”


        

唐莉娅深深吸口气,想要压抑着下来,可是太难受了,怎么也止不住。


        

身后不断传来傅听白安慰的声音,以及唐莉娅抽泣的声音,傅墨寒刚踏上台阶的脚步,因为那一丝动容,而停顿下来。


        

“如果真不想离婚,找老爷子聊聊!”


        

唐莉娅一听,心头一喜,可下一秒傅墨寒紧接着的话,让她脸色僵硬住,甚至变得很难看。


        

“不过,以你跟他现在的状态,跟离婚没什么区别。要父亲不憎恨你,你最好顺从他的意愿离婚。他或许会看在夫妻情分上,会跟你做朋友!”


        

话落,傅墨寒完全不想再多说什么,头也不回的上楼。


        

唐莉娅面色苍白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离婚,还可以做朋友。


        

不离婚,那会成为仇人。


        

她到底要怎么办?


        

为什么要事情做绝?


        

该留一条活路给她的!


        

不然她真的会走向极端!


        

楼上。


        

傅墨寒洗完澡,去衣帽间换衣服的时候,傅听白敲门进来。


        

看到站在镜子前穿衣服的男人,他急忙开口请求。


        

“大哥,你能不能劝劝父亲,别跟母亲离婚。你不知道,刚刚母亲差点哭晕过去,我劝了好久才把她劝回房间,给她吃了点药,才睡下。


        

如果父亲真的要跟母亲离婚,我怕母亲会崩溃!”


        

傅墨寒从全身镜里看了一眼傅听白,说:“他们之间并不是有感情,而是从头到尾就没有感情,你让两个没有感情的在一起,只会让两人都痛苦。离婚对双方都好!”


        

母亲这一辈子,满心都在父亲身上,她该学会放手,看看其他男人。


        

或许,到头来,会发现,父亲只是年少时的不甘心罢了,并不是那么爱。


        

傅听白听进去了几分,只是还是不甘心,甚至不能接受自己的父母离婚。


        

“大哥,他们没感情就没感情,不离婚我们还是一家人啊,我不想爸妈离婚!”


        

傅墨寒扣上西装外套最后一颗纽扣,道:“你不想你就自己去改变,别跟我说这些。”


        

说完,傅墨寒完全不想跟傅听白多说什么,转身往外走。


        

傅听白见状,急忙追在后面:“大哥,你去哪儿?”


        

傅墨寒脚下步伐不停的下楼,故里早等在楼梯口,见他下来,立马上前汇报。


        

“七爷,长安那边有消息传回来。”


        

傅墨寒心头一紧,立马问道:“什么消息?”


        

故里脸色变得低沉了稍许,有些不忍心的说:“在拆迁区附近的湖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傅墨寒浑身一震,脸色唰的一下子白下去,那股被掩藏在深处失去她的恐慌感,被挖了出来,疯狂的侵蚀他的神经。


        

怎么会?


        

不会的,一定不是丢丢,一定不是!


        

傅听白追下来,看到自家大哥身体摇晃,他急忙上前扶住。


        

“大哥,你没事吧?”


        

脑袋像是千万条虫在啃噬,傅墨寒难受的拧眉,额上青筋凸起,面容都变得扭曲。


        

他推开傅听白,失态的冲出了裕景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