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24章 还真是苏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面的宾利车,一路疾驰,速度越来越快。


        

傅听白看着前面的车,逐渐消失在视野里,慌乱了。


        

“故里,开快点,赶紧追上大哥!”


        

故里无奈至极,他也想要快啊。


        

他已经把油门踩到底,可他这车子哪儿跑得过七爷的车。


        

“九少爷,我已经油门踩到底了,跑不起来。”


        

听到故里这么说,傅听白这才反应过来,故里的车跑不过大哥的车。


        

“操,早知道就开我的车了!”傅听白没好气的朝着车头狠狠的踢了一下。


        

故里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您倒是自己开车啊,非得在第一时间跳上他的车,让他赶紧开车。


        

这边车上。


        

傅墨寒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俊美如斯的面容上满是冰霜。


        

丢丢不会有事的!


        

脚下猛地踩油门,一路疾驰,哪怕有任何车辆开过来,他都没有松开油门,不怕死的往前冲。


        

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的被他用了四十多分钟赶到。


        

拆迁区的河边。


        

此刻,已经被警察用封条封了起来。


        

长安在跟局长交涉,听到车子的声音,他抬头看向路口。


        

当看到是自家七爷的车,长安眼底闪过惊讶。


        

他看了眼时间,发现这才过去不到五十分钟,七爷就过来了,可见七爷是多么的焦急。


        

“七爷来了。”


        

长安跟局长说了一句,停下交谈,一起上前迎接。


        

车子停在路边,长安赶紧上前打开车门。


        

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从车上下来,满脸严峻。


        

“是她吗?”要是仔细听,男人的声色因为害怕,在微微颤抖。


        

长安开口回答道:“尸体还在打捞,应该快了。”


        

这个时候,搜救人员跑过来,对局长说。


        

“局长尸体打捞上来了。”


        

傅墨寒一听,快步的朝着河边聚集的人堆,跑去。


        

“七爷。”


        

长安见状,赶紧追上去。


        

因为尸体的死状太惨,尸体被白布覆盖。


        

傅墨寒跑近的时候,在距离尸体的两步之遥,硬生生的停下脚步。


        

那抹娇小的身影,像极了苏觅的身形,傅墨寒浑身一震。


        

他微微摇头,极力的否决。


        

不可能是丢丢。


        

“七爷……”


        

长安走近,想要扶傅墨寒,男人却推开他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尸体。


        

哪怕不想面对,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去确认一番。


        

男人缓慢的蹲在尸体旁边,伸出手要去拉开白布,一旁的人员看到立马喊住他。


        

“七爷还是不要了,尸体太难看了,容易犯恶心!”


        

傅墨寒完全不顾被人的阻拦,固执的伸出手拉开白布。


        

一大股尸体腐烂的味道传来,周围的人忍不住犯恶心,纷纷躲开,朝向一边。


        

唯独傅墨寒没有多来,目光仔仔细细的注视着的尸体。


        

这具女尸身高跟丢丢差不多,身形也很想,越是往上看,傅墨寒的心越是往下沉。


        

当看到她的脸,傅墨寒眼眸一震。


        

傅听白追过来,刚好看到女尸的面容,整个人震惊住,随即忍不住犯恶心。


        

“呕,还真是呕苏觅!”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是苏觅的尸体,傅听白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虽然,他不赞成大哥跟苏觅在一起,但毕竟是一条人命,他也没想过苏觅死。


        

“她不是苏觅!”


        

傅墨寒斩钉截铁的声音传来,让傅听白为之一惊。


        

“不是苏觅?这怎么可能?她这样子不就是苏觅吗?虽然泡涨了点,可完全就是苏觅的模样!”


        

傅墨寒摇头否决:“丢丢左耳后靠近头发的地方有一颗小红痣,她没有!”


        

因此,傅墨寒断定这并不是苏觅。


        

傅听白听完,忍着恶心,探出头去看,发现这具女尸耳后什么都没有。


        

难道这真不是苏觅?


        

“呵呵,不是苏觅,大哥就应该放心了。”


        

傅墨寒因为他的话,脸色越来越黑。


        

能用一具假的尸体来迷惑他,看来这背后还有人。


        

“长安。”傅墨寒冷冷的喊道。


        

长安赶紧上前来,恭敬的问道:“七爷,有什么吩咐?”


        

傅墨寒:“把尸体收起来,准备丧礼!”


        

长安一脸黑人问号。


        

不是说这不是苏小姐吗,准备什么丧礼?


        

他不认为七爷好心到,为一个陌生人办丧礼。


        

傅听白也是这样子认为,一辆懵逼的看向自家大哥。


        

“大哥,你不是应该再找苏觅吗?办什么丧礼啊?”


        

傅墨寒眼神淡漠的看他一眼,淡淡的说:“她肯定被人救走了,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引蛇出洞!”


        

留下这句话,傅墨寒转身往外走。


        

长安毕竟在傅墨寒身边呆了不少时间,瞬间就意会过来自家七爷的打算,赶紧吩咐人把尸体抬走,上下打点一切。


        

傅墨寒回到车内,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靠坐在后座上。


        

脑袋忽然传来剧烈疼痛,傅墨寒难受的拧眉,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极力的忍耐。


        

长安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上车来,注意到自家七爷脸色不太好,紧张的问道:“七爷你没事吧?”


        

傅墨寒深深呼吸,实在是忍不住说:“把陆铭上次开的药,给我!”


        

傅听白正好开门进来,听到傅墨寒的话,惊讶万分。


        

“什么药?大哥你怎么了?”


        

长安因为傅听白的到来,顾虑起来。


        

不知道该不该把药拿出来,给七爷服用。


        

傅墨寒完全没有在意傅听白的存在,对长安道:“给我!”


        

见七爷都同意,长安赶紧把药掏出来,倒了两片药给傅墨寒。


        

傅听白见自家大哥不肯说,趁着长安把药片递给自家大哥的空挡,他眼疾手快的抢过药片。


        

止痛药?


        

看到这三个字,傅听白脸上满是惊讶。


        

“大哥你哪儿疼?怎么需要吃止痛药?”


        

傅墨寒依旧没有回应傅听白,拿过长安手中递过来的水吗,吞下药片。


        

见他不说话, 傅听白就自己一个人瞎想。


        

“难道是因为那个?”傅听白越想越觉得可能,随即很无奈的说,“大哥,不是我说你,为什么不娶沁心姐,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如此痛苦!


        

不行,我要回去跟爷爷说,让他早点给你们举办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