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35章 棺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苏小姐她……”保全结结巴巴,似乎不忍心说出来。


        

苏澈眸色一沉:“胡说,我妹妹才不会死!”


        

保全惊讶万分,完全没想到苏少竟然知道。


        

“苏少,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


        

“我不会相信,我要见我妹妹!”苏澈不顾阻拦,推着轮椅往里面走。


        

保全哪儿能放他进去,赶紧拦住。


        

随行的手下,威廉立马把保全拉开。


        

几人相互纠缠的时候,苏澈趁机进了裕景园。


        

保全看着苏澈进去,心想坏了。


        

“赶紧通知七爷!”


        

傅墨寒正在书房里,傅管家收到消息,急急忙忙上楼去通知傅墨寒。


        

“七爷,苏少来了,说要见苏小姐。”


        

傅墨寒闻言,眼神沉了几分。


        

“为什么他会知道?”


        

他本来是已经对她的家人封锁了,她出事的事,苏澈会如何知道的?


        

傅管家摇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谁说漏嘴了。现在这幅情况,要让苏少见苏小姐吗?”


        

苏小姐的尸体就停在客厅里,如果苏少进来,肯定第一眼就能看到。


        

“我下去看看!”


        

傅墨寒起身,出了书房。


        

苏澈进入裕景园大门口,走了一截路,才来到主宅。


        

刚走到主宅的门口,就被跑出来的佣人给组拦住。


        

“抱歉苏少,你不能进去!”


        

再一次被拦住,苏澈眉心紧蹙,眼底闪过一抹冷冷的杀意。


        

“我要见我妹妹而已!他七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进去?”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主人的吩咐,他们那儿有权力问清楚,只管执行就好。


        

“苏少你别让我们为难。傅管家已经上楼去请七爷,只有七爷开口了,我们才能放你进去!”


        

苏澈对于傅墨寒吩咐人阻拦他,抱着极大的不满。


        

所以,当傅墨寒出现的第一时间,苏澈脸色很不好,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冰冷。


        

“七爷,这是什么意思?我来见见我妹妹,都不行是吗?”


        

傅墨寒脸色比较苍白,似乎是没睡好。


        

苏澈瞧着他这幅颓败的模样,心底那副感觉越发不好。


        

难道妹妹……


        

傅墨寒视线淡淡的在他双腿上扫过,最后落在他面容上,说:“苏少要见自己妹妹,我自然是不会阻拦,但我怕你这身体会承受不了,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见了!”


        

苏澈听到这话,心底咯噔一声,心底深处涌上来浓烈的不好的感觉。


        

“我身体很好,我要见我妹妹!”苏澈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让傅墨寒妥协了。


        

“行吧,跟我来!”


        

杜林雅赶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这一幕。


        

“等一下。”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苏澈停下来,往后看去。


        

“妈。”


        

他完全没有想到杜林雅会过来。


        

杜林雅不顾徐正浩的搀扶,快速的朝着苏澈走过来。


        

“澈儿,你身体不好,回家去!”


        

苏澈见她一上来就叫他离开,难道母亲已经知道丢丢她……


        

既然她知道,为什么不早点通知他?


        

苏澈心底很不舒服,可这股不舒服他又不能对杜林雅发出来。


        

他忍下来,开口的声色冷了几许。


        

“我要见妹妹,见完妹妹,我自然会回去!”


        

话落,苏澈推着轮椅进了主宅。


        

杜林雅见状,赶紧追在后面。


        

“澈儿不要进去,听妈妈的话,先回家去,澈儿!”


        

她追进来,看到苏澈停在客厅入口了,她有些疑惑。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奢华的客厅里,放着一口棺材。


        

“里,里面是丢丢?”


        

杜林雅不敢置信的喃呢出这句,捂住嘴,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她的丢丢,要不是为了保护她,也不至于会死!


        

“丢丢……”杜林雅哭泣的朝着棺材跑去。


        

苏澈好几秒钟才找回自己的神志,妹妹,妹妹。


        

他赶紧人与走过去,当看到棺材里的人,他整个人惊呆住了,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妹妹,怎么可能会死?


        

这个人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苏澈忍着看死尸的不适,再次看了过去。


        

尸体虽然泡涨了,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她的模样,完全跟丢丢一样。


        

难道真的是丢丢?


        

苏澈不敢相信的看向傅墨寒,想要向他求证:“七爷,这不是我妹妹?”


        

傅墨寒心头一紧,还以为苏澈认出来,这不是苏觅。


        

可下一秒,听到苏澈继续问的话,这才放心下来。


        

“不可能的!丢丢福大命大才不会死!”


        

一旁的杜林雅听到苏澈的话,哭的越发厉害。


        

徐正浩在一旁看的心都要碎:“雅雅别哭了,你的身体受不了的。丢丢看到你这样也不会安心的走的!”


        

杜林雅也想不哭,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还如此年轻,就去了,还是被自己连累,越发难受。


        

苏澈守在棺材边,难受得不能自己。


        

是他没有保护好丢丢,才会让她遭遇不好的事。


        

一旁傅墨寒看着母子两人难受,心底有几分动容。


        

是不是做的太过了?


        

可要不是这样做的话,根本找不回丢丢!


        

想到这儿,他就硬下心来,什么也不说,任由他们以为丢丢死了。


        

屋内的气氛低沉,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忽然,从门口快速的走进来一个人。


        

“墨寒听说你在裕景园放了一口棺材?你赶紧给我搬出去,一个家搞成这样,像什么样?”


        

唐莉娅火火的从外面回,看到傅墨寒站在客厅门口,直接冲到他面前质问。


        

傅墨寒眉心拧了拧,“妈,这是我家,我想放在哪就放在哪。”


        

唐莉娅要被他的话给气死了。


        

他这话岂不是就是默认了,他把棺材放在了裕景园。


        

唐莉娅顺着他的视线,往客厅里看去。


        

当看到客厅里放着一口棺,她整个人都觉得晦气极了。


        

“还真是在客厅里放棺材?你要给苏觅举办三年,在殡仪馆举行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弄回家里来?实在不行,你给她家人啊!她不是还有什么父亲哥哥的吗?”


        

傅墨寒:“他是我深爱的女人,哪怕死也不能离开我!所以他的葬礼应该在我的地方举办!”


        

唐莉娅闻言,气得不行,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惊呼声。


        

“娅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