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40章 你也不能开枪打死他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群让开一个缺口,随即一抹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苏觅看着那只在两米远处的男人,眼睛立马红了。


        

“七爷!”


        

她不管不顾,大声的呼喊。


        

紧闭的车里,忽然传出来那道日思夜想的声音,傅墨寒浑身一震,一双黑眸都弥漫上了一层似有似无的水雾。


        

他双眸紧紧的盯着面包车,生怕一眨眼,她就会从眼前消失一样。


        

“七爷,您听到没有?”长安开口问道。


        

傅墨寒听到长安的声音,这才找回理智。


        

“听到了,是她!”男人声色里满是激动。


        

“是苏小姐,苏小姐还活着。”长安也激动了。


        

这些天,七爷茶饭不思,担忧得整天整夜睡不着,要是再找不到苏小姐,怕是七爷都要崩溃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傅墨寒迈开脚,一步一步的走向面包车。


        

车内只有三人,司机面对一二十支枪支的时候,早已经吓得的抱着头,缩在座位下。


        

唯独徐景桓和苏觅,两人巍然不动的坐在后座。


        

透过车窗,看着傅墨寒步步逼近,徐景桓脸色黑沉下去。


        

“你现在很高兴了?”徐景桓压着声音,对苏觅说道。


        

苏觅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这几天从未有过的笑容。


        

哪怕她脸上有黑印,徐景桓觉得这大概是他见过最美的笑容。


        

一时间,他有些呆住,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无法开口。


        

苏觅笑着对他说:“景桓哥,你知道吗?我一直不相信七爷会认为我死了。没想到他真的不会相信我死了。原来他早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我们上钩!”


        

徐景桓的脸色越发的差了。


        

他身边没人,而傅墨寒身边十几个人,实力悬殊,最后他可能只能眼睁睁的把苏觅送还到他手上。


        

看着徐景桓脸色不好,苏觅还以为他担心傅墨寒会对他如何,她开口宽慰他:“你只要放了我,我会跟七爷求情,让他不追究你。”


        

毕竟这些天,徐景桓都好好的照顾她,光是这点,她就很感激他。


        

徐景桓抬眸看她,眼底的情绪让粟米有些看不懂。


        

“景桓哥。”她喊了他一声。


        

徐景桓知道自己现在没有退路,唯有按照苏觅所说的做。


        

虽然不知道傅墨寒会对他如何,但肯定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他。


        

“你先呆在里面!”


        

徐景桓把她往身后一拉,自己打开车门,较先下车。


        

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人,傅墨寒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完全没想到,会是徐景桓。


        

傅墨寒眸色冷冷的看着他,说:“徐景桓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充满危险的话,震得徐景桓心骨直颤。


        

傅墨寒一直心狠手辣,这一次得罪他,不知道会如何?


        

“七爷这话说的,未必想杀了我?”


        

徐景桓的话赤裸裸的挑衅。


        

傅墨寒眸色一冷,快速的夺过身侧保镖的枪,一秒上膛,对准徐景桓的太阳穴。


        

几乎是眨眼之间,徐景桓就感觉冰冷的枪口抵在太阳穴上。


        

“徐景桓,我查了不少人,唯独忘了你。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你带走了丢丢。”傅墨寒的手指扣住扳机,仿佛下一秒就要开枪。


        

车内,苏觅看到傅墨寒拿枪指着徐景桓,被吓坏了。


        

“七爷,不要!”


        

苏觅慌忙推开车门,冲着傅墨寒大喊。


        

傅墨寒听到苏觅的声音,身子微颤,目光立马看过去。


        

当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儿,傅墨寒再也忍不住:“过来!”


        

知道他很想自己,苏觅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快速的跑过去,抱住他。


        

“嗯。”扯到伤口,她吃痛的拧眉。


        

傅墨寒闻声,低头看她,担心的问:“怎么了?”


        

苏觅摇头,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肢。


        

她好想他啊。


        

见她说自己没事,傅墨寒这才放下心来。


        

他视线冷冷的看向徐景桓,只见他盯着苏觅看,眼底流露出的目光, 是个男人都懂。


        

想不到,徐景桓竟然敢觊觎他的女人。


        

“徐景桓,该付出代价!”男人双眸一眯,准备开枪,却是被苏觅给抓住手腕。


        

“七爷不要!”


        

傅墨寒见她阻拦,脸色不悦起来。


        

“丢丢,让开!”


        

苏觅摇头:“七爷,你看在我的面上,不要对景桓哥开枪。”


        

傅墨寒听到她对徐景桓的称呼,脸上的神情冷了下来。


        

“你喊他什么?景桓哥?”男人忽然轻笑了下,嘲讽的说,“才相处几天,你们就如此亲密了?”


        

苏觅心头一紧,“七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他是我母亲的继子,我喊他景桓哥,只是因为这层关系而已。”


        

她的眼底闪过失望的情绪,像一根针狠狠的扎在傅墨寒的心头。


        

他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把她抱入怀中。


        

“我只是不想你跟任何男人亲密。”


        

苏觅一项知道他有很强的占有欲。


        

这几天她跟徐景桓呆在一起,他不吃醋才怪。


        

她伸出手环抱住他的腰肢,在他胸口蹭了蹭:“我没有跟他亲密。我前几天都在昏迷中,一醒来就想办法回到你身边。”


        

傅墨寒紧紧的抱着她,空荡许久的心终于被充盈。


        

“我知道你不会如此轻易的死。我一直都在找你。”


        

“嗯。”苏觅重重的点头。


        

抬棺材进墓园的时候,他一直走在人群后面,完全不像是要给她送葬,她就猜到他可能有什么打算。


        

徐景桓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心底竟然生出一股嫉妒的情绪。


        

傅墨寒察觉到他落在苏觅身上的目光,眼底闪过杀意,手指扣动扳机。


        

砰!


        

身后响起枪声,苏觅浑身一震,满脸震惊。


        

不会的,七爷没有开枪。


        

她缓慢的转过身,当看到徐景桓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瞪大双眸。


        

“景桓哥。”她失声的大喊,想要冲过去看看他如何了,却是被傅墨寒紧抱着。


        

她不爽的看向傅墨寒,声色里带着一丝指责:“你不是说,不开枪的吗?”


        

傅墨寒道:“你觉得他把你藏起来,用个假尸体欺骗我,你觉得我会放过他?”


        

苏觅哑口无言。


        

“可你也不能开枪打死他啊。”


        

傅墨寒沉声道:“没打死!”


        

苏觅闻言,慌忙看过去,就看到徐景桓捂住腿,有鲜血流出来。


        

看来,只是打到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