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41章 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景桓哥,你没事吧?”苏觅想要过去,可碍于七爷现在对徐景桓恨之入骨,她不敢轻举妄动。


        

徐景桓捂住腿部的伤口,紧咬着牙关,忍着疼痛,望向苏觅,回答道:“我没事。”


        

看他疼得冷汗连连,苏觅知道没事才怪。


        

她怕七爷还会对徐景桓做出什么,转而对七爷说道:“七爷,叫人把景桓哥送去医院,我们走吧!”


        

傅墨寒听道她说要送徐景桓去医院,整个脸色都阴沉下来。


        

“不送!”


        

苏觅脸色僵住。


        

七爷不送徐景桓去医院,那他还不得痛死或者流血流死。


        

“七爷!”


        

不管苏觅如何请求,傅墨寒就是没有松口。


        

“你再为他多说一句,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他?”傅墨寒恼了。


        

明明自己就在她面前,为什么她还要为别的男人说情?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心头会不舒服,会吃醋吗?


        

苏觅劝说的话都被吞没在嘴边,哪儿敢再多说一句。


        

就在大家僵持的时候,上山送葬的一群人听到枪声问询赶来。


        

当看到苏觅安然无恙的站在傅墨寒身边,大家吓一跳。


        

“丢丢,你还活着!”杜林雅跑过去,抱住她,喜极而泣。


        

“妈妈,我没事,让你担心了。”苏觅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


        

杜林雅从未像现在一样大起大落。


        

感受到女儿的存在,她哭的像个泪人。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这边徐正浩看到徐景桓,躺在地上,腿的鲜血,吓得不行。


        

“景桓,你怎么样了?”徐正浩赶紧跑过去,想要扶他起来,可是看到他腿上受伤,都不敢动他。


        

徐景桓脸色苍白的如纸,深深吸口气,忍着疼痛回答道:“我没事。”


        

徐正浩看他腿上的伤口像极了中枪。


        

“这是枪打的,对吗?子弹还在里面,怎么可能会没事?”徐正浩担忧的问道。


        

杜林雅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徐景桓腿上的伤口,又看了一眼傅墨寒手中的枪,什么不明白的。


        

这很显然是傅墨寒打了徐景桓一枪!


        

“这是怎么回事儿?”杜林雅视线看向傅墨寒,眼底带着询问。


        

傅墨寒眉心拧了拧:“这就要问徐景桓了!”


        

听到傅墨寒的话,大家纷纷看向徐景桓。


        

见徐景桓面露难色,苏觅念在他救自己的份儿上,打算帮他隐瞒。


        

“景桓哥,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苏觅的话落下,傅墨寒脸色黑得宛如滴出墨汁来,搂着她的手紧了几分。


        

说到身侧男人的怒火,苏觅拉了拉男人胸口的衣服,用只有男人听到的声音说:“七爷,别说实话。不然会让妈妈和徐叔叔难做。”


        

傅墨寒真的是气的不行。


        

明明徐景桓把她绑架,还用死尸欺骗大家,她竟然还维护他。


        

徐正浩经是经过世事,多少能看出点什么。


        

他脸色不太好的,看上躺在地上的徐景桓:“景桓,你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景桓知道自己父亲可能看出来什么,你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大方的交代了。


        

“苏觅是我绑走的,也是我用假尸欺骗你们,我现在的枪是七爷打的!”


        

简单的一番话,徐景桓把事情解释的清清楚楚。


        

看到杜林雅脸色惨白下去,徐正浩心疼了,对徐景桓好大一通火。


        

“混账东西,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呢?知道你妈咪因为丢丢的事情多么难受,要开玩笑也不是这样开的?!”


        

徐正浩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好她身体好,不然整气晕过去。


        

杜林雅对徐景桓很是失望,“你说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景桓望了一眼苏觅,她被傅墨寒占有欲十足的抱着,那一瞬间眼底闪过艳羡。


        

“纯粹是因为妹妹。”他把自己那份对苏觅异样的感情留存起来。


        

徐正浩和杜林雅的脸色僵住。


        

沁心与七爷有婚约,丢丢又跟七爷纠缠,难免徐景桓心疼妹妹,帮她出去,故意绑架苏觅。


        

徐正浩脸色缓了缓,却还是很难看,训斥他。


        

“再怎么说,丢丢也是你妹妹,你也不能厚此薄彼的干出这样的事。”


        

徐景桓知道这次事,他做得有点过激了。


        

但是他绝不后悔!


        

徐正浩转而看向杜林雅,愧疚的说:“雅雅对不起,都怪我教子无方。”


        

因为这件事,杜林雅对徐景桓有几分失望。


        

哪怕再如何憎恨丢丢抢走他妹妹的未婚夫,也不能把丢丢绑起来,以假死尸来欺骗大家。


        

“正浩,我想冷静冷静。”


        

杜林雅从徐正浩手里抽回手,脸上带着抗拒。


        

徐正浩见杜林雅梳理的态度,脸色僵住,眼底浮现出受伤。


        

他知道雅雅,因为这件事有些动怒了。


        

傅怀明最乐见起成他们如此。


        

他走近杜林雅,说道:“你身体不太好,还是先回去休息。也好跟丢丢说会儿话。”


        

杜林雅望了望他,微微点头,朝着苏觅走过去。


        

徐正浩见杜林雅听从了傅怀明的话,脸色僵住。


        

她心里还是偏向傅怀明的是吗?


        

一旁,一直跟着看戏的唐莉娅,见傅怀明走过去关心杜林雅,嫉妒的发狂。


        

一见到杜林雅和徐正浩之间有点隔阂,他就见缝插针,硬生生的挤入他们中间。


        

看到傅怀明跟杜林雅走在一起,她赶紧走过去,强行的挽住傅怀明的胳膊。


        

傅怀明身子微微僵了僵,不悦的瞪她,示意她松开。


        

这次唐莉娅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不惧怕傅怀明的警告,紧紧的抱住他的胳膊。


        

杜林雅瞥见两人亲密的动作,脸上神情僵住,脸色都白了几分。


        

她加快脚步,走向苏觅,与两人拉开距离。


        

傅怀明看到杜林雅的举动,眉心拧起,脚下的步伐,随之停下。


        

他不满的看向唐莉娅,声色冷漠的说道:“松开!”


        

唐莉娅身子猛地一颤,身体不受控制的松开他的胳膊。


        

看着傅怀明没有丝毫停留朝着杜林雅走去,唐莉娅气得脸上的表情都有几分扭曲,双眸底更是有疯狂的情绪在铺展开。


        

杜林雅走到苏觅面前,瞥见身后,傅怀明追上来,她立马拉住苏觅的手。


        

“丢丢,先跟妈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