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重生第一宠:傅少,超会撩 > 第242章 苏觅晕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觅望了望傅墨寒,对杜林雅点头:“好的妈妈。”


        

苏觅刚跟着杜林雅走了两步,肚子上的伤口穿来剧烈的疼痛,眼前一阵发黑,随即晕倒过去。


        

“丢丢。”傅墨寒急忙上前扶住她。


        

见他整个人软弱无力,眼睛禁闭,傅墨寒担心不已。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面颊,“丢丢,醒醒,醒醒。”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傅墨寒赶紧打行把的抱起。


        

“长安,快准备车。”


        

长安领命立马去办。


        

杜林雅紧跟在傅墨寒身边,担忧的不行,一直不停的喊着苏觅的名字。


        

傅怀明见此,赶紧跟上去,方便照顾杜林雅。


        

一时间,现场只留下徐景桓父子,以及唐莉娅和随后下来的徐沁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哥,你没事吧?我们赶紧送你去医院。”徐沁心跑到他面前,担心的问道。


        

徐景桓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没事儿,我还能撑着。”


        

徐沁心看他面前的地上满是鲜血,怎么可能会相信他没事。


        

“哥,你不要说话了,我赶紧说你去医院。”徐沁心赶紧叫人扶着徐景桓下山。


        

徐正浩正要走,却是被唐莉娅给叫住。


        

“表哥,你最好把杜林雅给我看住,要是他跟怀明走的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唐莉娅警告道。


        

徐正浩看了一眼唐莉娅,说道:“你别跟以前一样,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到时候让你追悔莫及,已经来不及了。”


        

好话至此,徐正浩不想多跟她说什么,紧跟着下山。


        

唐莉娅目光很不甘的看着下山的路。


        

凭什么杜林雅能得到两个男人的爱?而他仅仅只是想要得到傅怀明的爱,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像是想到什么,唐莉娅掏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


        

“喂,苏总,好久不见。”


        

“你是?”电话那端的苏允华回想了一下,猛然想起来,这个声音是谁,“是你,傅夫人!”


        

唐莉娅:“对,是我。这么多年了,亏你还想的起来我。”


        

苏允华一阵失笑,“当年要是没有你,我怎么能娶到杜林雅。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媒人和恩人呢。”


        

想到杜林雅,唐莉娅就恨得咬牙切齿,语气有些冷的对电话那端的苏允华,说道:“杜林雅没有死!”


        

“什么?杜林雅竟然没有死?她在哪?”苏允华震惊的无法言语。


        

“不仅她没死,你女儿苏觅也没死。她们应该在医院。”


        

苏允华被狠狠的震惊住,好半晌才找回声音。


        

“我这就去找她们。”


        

……


        

车里。


        

傅墨寒紧抱着苏觅,神情冰冷,一双漆黑的眼眸底弥漫着浓郁的担忧。


        

“还有多久到医院?”傅墨寒沉声的问道。


        

长安看了眼前面的路,回答道:“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开快点!”傅墨寒催促道。


        

杜林雅坐在旁边,一直不停的照顾苏觅。


        

看她肚子上的衣服都侵出了血,吓得他惊慌失措。


        

“流血了,丢丢的肚子流血了。”


        

傅墨寒闻言,赶紧低头看过去。


        

当看到她肚子上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男人的双眸也跟着红了一圈。


        

“长安,急救包。”


        

“好的,七爷。”长安赶紧找出车上的急救包递给杜林雅。


        

“伯母会止血包扎伤口吗?”傅墨寒急忙问道。


        

杜林雅连连点头:“我会的,我来我来。”


        

“好!”傅墨寒把苏觅平放着,掀开她肚子上的衣服,但看到她肚子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都被染红了,男人心脏颤了颤,满是心疼。


        

“伯母,动作轻点。”傅墨寒叮嘱道。


        

杜林雅应了一声,伸手解开缠在她腰上的纱布。


        

看到是一个刀伤,杜林雅眼睛都湿润了。


        

“丢丢伤的太严重了。那些人怎么这么可恶?竟然对一个女孩子用刀!”提起被追杀的事情,杜林雅满是愧疚。


        

要不是因为她,丢丢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傅墨寒视线一直盯着那块刀伤,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让她受伤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伯母,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出幕后之人。”傅墨寒道。


        

刚开始他以为绑架丢丢的人就是追杀她的人,结果没想到原来是徐景桓绑架了丢丢。


        

杜林雅赶紧拿了棉花止血,然后又拿着消毒液清洗了伤口,再用新的纱布给她包扎好。


        

好在,伤口在慢慢愈合,目前伤口只是被撕裂而已,不会有什么大碍。


        

在傅墨寒的不断催促下,车子很快开到医院。


        

早已等待在医院门口的医生,看到车子停下来,急忙推着担架上去。


        

“快救人。”傅墨寒把苏觅抱到担架上。


        

“七爷,今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救治。”


        

医生应了一句,急急忙忙推着苏觅进了手术室。


        

傅墨寒想要进去,却是被护士拦在门外。


        

“七爷,手术室,非医护人员不得入内,还请您在外面等着。”


        

傅墨寒停下脚步,看向手术室,眸里满是担忧。


        

没事的,丢丢一定会没事的!


        

傅怀明匆匆赶来,就看到杜林雅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傅墨寒站在手术室边上,视线又深又沉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雅雅,怎么样了?”傅怀明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


        

杜林雅他身后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徐正浩的身影。


        

他怎么没有来?


        

是不是以为她在生气?


        

“雅雅。”傅怀明不甘心的喊了声。


        

她盯着电梯门,是在期盼谁来吗?


        

杜林雅闻言,回过神来,看向他,说:“还在手术中。”


        

“别怕,我已经叫院长用了最好的医生,丢丢不会有事的。”傅怀明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杜林雅却下意识的躲开。


        

傅怀明的手尴尬的僵硬在空中,眼底闪过失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之间终究隔着了什么。


        

唐莉娅赶来的时候,看到傅怀明坐在杜林雅身边,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怎么样了?”唐莉娅走向自己的儿子。


        

傅墨寒没有理会她。


        

长安见到唐莉娅脸色有些不好,赶紧帮傅墨寒回答:“还在手术,目前不知道什么情况。”


        

唐莉娅点了点头,说:“会没事的。我过去坐会儿。”


        

话落,唐莉娅走到傅怀明身边坐下。


        

傅怀明看着她的举动,眉心拧起:“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