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19章 想不想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爷爷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出了门,爷爷走后我心里十分堵的慌,这是难以言说的滋味儿,我知道为什么我的命运要如此的多舛,我只想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就这么难吗?


        

就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大伯静悄悄的走到了家里,他的烟瘾很大,每次我见他他都是叼着烟卷,别人都说我大伯不抽烟,是昆仑长到三岁还不会说话这件事把大伯给愁的,他走到了我身边问道:“八千,你爷爷回来了吗?”


        

“回来了,又出去了。”我点头道。


        

大伯点了点头,他掐灭了烟问我道:“家里的事情你爷爷怎么说?”


        

“三叔晚上梳头的事情他没有说,爷爷给那黑猫上了香,说猫吊尸鬼吊孝,那猫在门外叫谁的名字谁就要死,大伯,昨天晚上你来之前,那猫在门外是叫的八千的名字,爷爷应该是去想办法了。”说到这里我不由的委屈了起来,因为我觉得我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一定就让我死呢?


        

大伯听完,眉头微微的皱起,但是他的脸上依旧是那古井无波的表情,好像对于大伯而言,哪怕是泰山压顶他也能淡然自若。他拿出烟盒又点上了一根烟一口气抽完,之后他看着我道:“八千,你想不想活着?”


        

“肯定想,谁又能不怕死呢?”我道。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了我道:“想活着,就拿着这个东西,你记住这个东西不能给任何人看见,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爷爷。”


        

大伯放在我手里的东西是一块凉丝丝的玉,这块玉晶莹剔透,透过玉的表面我看到在玉的内部有一滴血,洁白的玉配上鲜红的血看起来非常的漂亮,而且这滴血还可以在玉里面晃动。


        

“这是什么东西啊大伯?”我问道。


        

大伯摇了摇头道:“你不要问,记住,在你感觉你要死的时候把这块玉放进嘴巴里用力的咬碎,就可以救你一命,切记我对你说的话,不能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大伯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院子。


        

大伯走后,我心里充满了疑问,按理说大伯不应该是不相信爷爷的这一套吗?为什么今天的大伯神神叨叨的仿佛也是一个法师?不过我虽然不解却还是贴身的把这块玉给藏好,大伯刚说话那凝重认真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大伯也不是三叔,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也不会跟我开玩笑。


        

越是这样的人,说话就越能让人信服。


        

有了大伯的这块玉,我仿若是吃了一个可以保命的定心丸,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而爷爷这一次出去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之后爷爷把我叫到了屋子里,拿了一件衣服给我道:“八千,穿上试试。”


        

这是一件白色的长袍,上面绣满了小花,除了这个衣服之后,还有一双黑色的千层底布鞋,鞋子是笔直的,看起来不分左右脚。我平日里看了许多爷爷这方面的书,自然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衣服是寿衣,死人穿的寿衣,这鞋子也是死人鞋,只有死人鞋才是不分左右脚的。


        

“爷爷,这?!”我大惊道。


        

“孩子,你别怕,昨晚黑猫吊尸,今晚定然是小鬼吊孝,你穿上这身衣服,等到小鬼带你走的时候会路过一个老宅子,那个老宅子的门前挂着一盏红灯笼,在那个地方爷爷会叫你的名字,爷爷一叫你你就拼命的往院子里跑,一直跑到那个老宅子里,那老宅子的院子里放了一盏油灯,在油灯边上有一壶油,你把油加进那油灯里。这是你的本命灯,只要这灯亮起来了,你便能活命。”爷爷道。


        

这寿衣其实我是非常不乐意穿的,这东西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我甚至都想对爷爷说我不用穿这个,大伯已经给了我一个保命的神器了,可是想起大伯那千叮咛万嘱咐的,我忍了忍还是没有说,而对于爷爷教给我的这个保命方法我也只能是点了点头。这寿衣虽然是恶心了点,但是爷爷总归是不会害我的,有了这个寿衣和大伯的那块玉,我也等于是买了双保险。


        

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三叔还是没有回来,他本身就是跳脱的性子,在家里这两天已经憋的发慌,爷爷这一回来他人就没影了,我跟爷爷慌忙应付我的这番劫难也没有出去找他。


        

在十点多的时候,爷爷在屋子里点上了一根蜡烛,他说道:“等鬼来吊孝的时候,鬼要进门,必先吹灯,这个灯一灭你就换上这身送老衣,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害怕。”


        

我点了点头,心里十分的紧张。


        

这一等,就等到了半夜十二点。


        

本来外面寂静的天忽然起了一阵风,这阵突如其来的风非常的大,吹开了我家的大门,吹开了窗子,直接就吹灭了桌子上燃烧的那根蜡烛!


        

“来了!换上衣服!”爷爷对我道。


        

我立马手忙脚乱的穿上爷爷给我准备的一身寿衣,而大伯给我的那块玉则被我死死的抓在手心里。在我换上这身衣服之后,外面的那股风竟然停了,似乎这股风的作用就是爷爷所说的鬼吹灯。


        

在我穿完这身衣服之后,我往外面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在月光的照射下,我看到有一队纸人,正蹦蹦跳跳的朝着我家的方向走来,那花花绿绿的纸人就是平日里送葬死人用的那种纸人,此时他们却像人一样在蹦蹦跳跳的走路,在纸人的后面有两只纸马拉着一辆纸车,在纸车上有一口透着斑驳气息的巨大石棺!


        

那个丑八怪匠人的纸人纸马石棺?


        

我听爷爷说过,那个丑八怪匠人曾经召唤出来这样的纸人纸马石棺,??那个爷爷当作半个师傅的老瞎子就是上了这样的马车,??老瞎子还对他说上了这辆马车走的就不是寻常阳间的路,??而是鬼道。


        

“爷爷!??这到底是什么啊?!”??我惊道。


        

“你现在什么也别问!去趟在院里,不要动!记住爷爷说的话!”爷爷对我叫道。


        

我此时已经是吓傻了,整个人都是蒙圈的,只能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快速的跑到院子里躺在院子的地上闭上了眼睛,我感觉到这一队纸人纸马在逐渐的靠近我,最后他们在院子里停了下来,此时的爷爷跪在屋子里,以头伏面一言不发。


        

那纸人走了过来,抬起我把我装进了那古朴而斑驳的棺材里,之后纸人调转马头,这一个队伍从我家的院子里逐渐驶离。我躺在这石棺里,只感觉浑身上下一片冰冷,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想看看这棺材里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结果我睁开眼睛一看,却看到了四周的环境,我揉了揉眼睛,依旧是看到了外面的路。


        

这石头棺材是透明的?


        

我不仅能看到路,还看到了那拉着纸车的纸马,还有牵着纸马的纸人,所有的一切我都看的真真切切。


        

外面的路,我很熟悉,因为这条路就是村子里的路,我从小走到大。


        

马车就这么平缓的走着,一直走到村口的位置,我看到了爷爷对我说的那个老宅子,那个老宅子的屋门上挂着一盏亮着的红灯笼,这就奇怪了,村里的这个位置本来是一片麦田,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老宅子呢?难道说我走的这条路不是村子里的路?可是如果不是的话,之前的场景为什么看起来一模一样?


        

“八千!现在不下车更待何时?!”这时候我耳边响起了我爷爷的声音,这声音在我耳边如同炸雷一般。


        

“我要怎么从这棺材里出去啊!”我道。


        

“推开棺材板!”爷爷怒喝道。


        

我咬着牙在棺材里用手托着棺材板,这一托却发现这看起来很厚重古朴的棺材板其实像是纸糊的一样轻,我直接就把棺材板给拖了起来,之后翻过棺材跳到了地上!


        

我听到了后面那纸人追我的脚步声!


        

可是我也铭记着我爷爷的话,只管往前跑不要回头,我咬着牙,拼尽了我全身的力气朝着那个老宅子的方向跑了过去,那后面的纸人似乎没有放弃追赶我的脚步,可是我却什么都管不了,我一口气冲到了那老宅子前推开了大门跑了进去,之后死死的关上大门。


        

我在院子里看到了爷爷说的那一盏油灯,那油灯还在燃烧,只是那一簇火苗便的非常微弱,微弱到随便一股微风就能把它吹灭,我跑了过去,拿起油灯边上的油壶开始往那油灯里加油。


        

只要加满了油,我的本命灯就不会灭,那我就得救了!


        

外面的纸人纸马正在撞门。


        

而我咬着牙把那煤油拼命的往油灯里加。


        

等加满了那煤油灯,我趟在地上大口的喘气,而有一张脸忽然的映在了我的面前,我吓了一大跳,但是随即大吃一惊的道:“三叔!?!”


        

不!


        

眼前的这个不是三叔!


        

他是那个女人!


        

三叔不会这么温柔这么风骚的动作!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我大惊道,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去。


        

“你要照一下镜子吗?”三叔用一个女人的声音对我说道。


        

说完,她根本就不等我拒绝,直接从身后拿了一把铜镜照在了我的面前,她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道:“你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看到镜子里我的脸,我整个人如遭电击!


        

这是我的脸?


        

不!


        

这是一张无比苍老的脸!


        

这张脸上如同老树盘根一般的布满了皱纹!


        

我吓坏了,我几乎要疯掉,我伸出手一巴掌把那铜镜拍到地上怒吼道:“你在骗我,你是鬼!你想害我!这不是真的,我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傻子,那一盏灯是你爷爷的本命灯,你给他点灯添油,添的可是你自己的阳寿。你现在还没看明白,想害你想让你死的人不是我,是你爷爷!”三叔依旧是用女人的声音冷笑道。


        

“不!你撒谎!我爷爷绝对不可能这么对我!”我怒吼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纸人纸马终于破开了大门,当他们破开大门的时候,三叔的身影在我眼前闪了一下便消失了,我想要逃,可是我发现我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力气。


        

“爷爷!救我!”我哭着大叫道。


        

爷爷没有回答我。


        

“爷爷,难道真的是你想让八千死吗?八千这条命本来就是你的,你要是想要可以直接告诉我啊!”我大哭道。


        

那纸人纸马走到我身边,他们抓住了我,准备把我再次的抬到那棺材里。


        

“我跟你们拼了!我不想死!”我大叫了一声,把大伯交给我的那个带血的玉丢到了嘴巴里,之后用力一口咬碎了那块玉。


        

我感觉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在我的嘴巴里散开,之后散入我的全身,散到我的四肢百骸。


        

我的身子开始发暖发热,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太阳,发着巨大的光,让我浑身发暖。


        

那抓住我的纸人开始燃烧。


        

不一会儿,那纸人纸马石棺在我眼前陷入了一团烈火当中。


        

我身边的老宅子也开始逐渐的消散。


        

当我眼前的那一个巨大的太阳消失的时候,我这才看到了我自己在何方。


        

我就坐在村口的麦田里。


        

在我的周围,插满了杏黄小旗。


        

我摸了摸我的脸,好在不是刚才我在铜镜上看到的那满是皱纹的脸。


        

四周变的静悄悄的,可是我的心里却难以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爷爷真的骗了我,他真的是骗我用自己的寿命给他添油灯延长寿命吗?


        

我不相信爷爷对这样对我,更不相信爷爷是这样的人。


        

可是这一切又要怎么去解释?


        

爷爷告诉我只要添满了油灯我便会没事,为什么我在添满油灯之后爷爷没有出现,而我还差点被那个纸人纸马带走?


        

最终我站了起来,却不决定回家,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我爷爷,我准备去找我大伯,因为我觉得大伯应该是知道点什么,关于爷爷,关于这一次纸人纸马石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