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8章 同心魔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的确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在爷爷的一本书里我看过这样一个童子庙的故事,说是有一个法师专门超度婴灵,他四处去收集那些因故夭折孩子的灵魂回到童子庙,为那些孩子用泥塑造一个身体,这些婴灵便依附在那泥塑之上,每年鬼节鬼门大开的时候他便会送这些婴灵去阴间转世投胎,有一天夜里一个书生借宿在这童子庙里,半夜发现院子中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天真可爱的孩子,他跟这些孩子玩了一夜,第二天醒来去寻找那些孩子却再也找不到了。便去找法师询问。


        

那个法师带他去看那些泥塑,告诉他昨晚跟他一起做游戏的都是这些孩子。这些孩子本身有机会还阳做人,却不幸早夭,因为是孩童甚至找不到去阴间的路,所以做了孤魂野鬼。自己只能尽自己绵薄之力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


        

书生不胜唏嘘,继续赶路进京赶考,那时候人迹罕至,经常就在野外露宿,每到夜晚的时候就会有两盏灯笼跟在书生的后面帮书生照明,书生本来很害怕,就对灯笼说你到底是何方妖怪,灯笼摇身一变这才变成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对书生说他们之间有缘,进京之路一路艰险愿意保护他。书生念及孩子可爱就留在了身边。


        

后来书生金榜题名,有文曲正星护体,这俩孩子便再也不能近身,只能含泪道别,后来有一夜书生做了一个梦,梦里这两个孩子对书生说阎王爷念及他们护送文曲星进京有功,特赠他们一世父子情缘,没过多日,状元夫人有喜,十月怀胎之后剩下一对双胞胎男丁。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个故事不知真假,但是故事在中的童子庙里的金身,其实就跟古曼童是类似的,只不过古曼童很商业化包装的比较华丽好看而已,至于说养小鬼,更是非常普通的拘禁魂魄炼魂的法术。所以这一次帮李雪送一个小鬼入阴我本身感觉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我甚至没有去仔细的观察这个金童。


        

这才导致我被偷袭反噬受了不小的内伤。


        

面对我的质问,李雪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难过的表情,憋了许久她点了点头道:“没错,他是我大学学长,也是我男朋友,这个金童是他请的,我们俩的名字也是一起去找那个卖金童的刻上去的。”


        

“那就不应该了,李老师,你俩用血来祭拜这个小鬼,祈求爱情天长地久,按理来说你们应该恩爱甜蜜修成正果才是。”我道。


        

“他死了。”李雪拢了拢头发说道。


        

“对不起,我不该问,让你想起不好的事情。”我赶紧挠头道。


        

“没事,走吧,既然你问起来了,那就坐下来好好说。是病不瞒医,我请了你过来的确是不该隐瞒。”李雪道。


        

我去洗手间里漱了漱口,嘴巴里现在还充斥着血腥味儿,心口的位置也有点隐隐作痛,这可以说是我第一次尝试做法,更是第一次遭到反噬,这种感觉说实话非常的不好受,至于什么是反噬?这并非是像电视上演的那种走火入魔。这种感觉类似你在很认真的做一件事情忽然被别人惊扰。不同的是,你在被惊扰的时候只是会心跳加速心里无比的烦闷,而做法是要投入整个身体灵魂包括气机,一旦被


        

打乱,你体内的那种气机就会乱掉,更别说灵魂的受惊。


        

洗漱完毕之后回到了客厅,李雪已经泡好了茶,我坐了下来道:“李老师,你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我的大学学长,非常优秀,学校里喜欢他的人非常多,后来我们两个决定在一起,你之前说的没错,我的家庭说起来的确不错,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家人极其反对我跟一个毫无背景的他在一起,毕竟大户人家嘛,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李雪苦笑着道。


        

“后来呢?”我问道。


        

“我本来以为只要我们两个心在一起什么都不是问题,而且我相信他的能力,就算没有显赫的家世一样可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什么是豪门?往上推几代,有多少是白手起家?他一开始也是坚信自己能给我一个未来,我本来跟我家里人约好,如果在三年之内他能做出点成绩的话就不能再反对我们的事,可是在他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在事业上却碰了壁。本来是可大可小的事情完全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完全可以东山再起,但是他这个人太自信了,虽然他家境一般但是从小到大因为他的聪明他一直都是无比的顺风顺水,在学校那个单纯的世界里他一直都是众星拱月的天之骄子,所以在雄心壮志创业的时候的一个小挫折让他一下子不知所措乱了方寸,他甚至开始变的暴躁,而恰巧在这个时候我的家人找到了他,说他如果放弃了我就会给他一个少奋斗二十年的机会,他同意了。”李雪淡淡的说道,她说的很平缓,可是我还是能听出她内心的忧伤。


        

而在她讲完自己故事的时候,我的心里比他还要疼。


        

我想起了那个人,那个毁掉我娘秀儿一生用不沾血的刀杀了我外婆一家的人。


        

“后来他怎么死的?”我问道。


        

“车祸。你不用这么看我,我还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那只是一个意外。说实话我本来还很恨他,恨他势力恨他无能更恨我自己看走了眼,可是当我去参加他的葬礼的时候我忽然不恨他了,甚至开始理解他,他肩负了他整个家庭的希望,机会对于寒门的贵子实在是太重要了,与其赌上三年时间去赌一个结局待定的赌局,还不如去拿到一个十拿九稳的机会。可能换做是我我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李雪站起来道。


        

说完,她舒出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对你这个孩子吐漏心声,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你俩在某些地方很像。”


        

“李老师你开什么玩笑,他可是学霸,而我只是学渣。”我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看过你写的字,还有你对玄学的了解,在这个年纪的人群中来说你也算是顶尖的了。好了,该说的都对你说了,你能看出什么吗我的学生林半仙?”李雪看着我道。


        

“李老师,还有一个最关键的点你没说,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东西?是这个童子给你捣乱还是说其他的?”我问道。


        

李雪的脸一红道:“这个一定要说吗?”


        

“恩,这件事很复杂,已经不是普通的你用血供养了一个小鬼,而这个小鬼身上更有你和别人的同心咒,更复杂的是,跟你一起签下这


        

个同心咒的人还死了。所以找你麻烦的到底是小鬼还是那个人呢?”我问道。


        

“每天夜里,他都会来找我,他顶着金童的脑袋,但是身子就是他的身子,我能认的出来。不过都是在梦里。”李雪道。


        

“类似于鬼压床的状态,你想醒都醒不过来的那种?”我问道。


        

李雪点了点头道:“对,所以我甚至都无法区分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


        

“那应该就是做梦。”我对李雪说道,我当然没办法对她说那其实并不是梦,而是真的那个人的亡魂通过二人血迹的古曼童来到这里找她了。


        

“还需要问什么不?”李雪红着脸道。


        

“不需要,我已经猜到了。”我也是羞的满脸通红,每天深夜,前男友的亡魂顶着古曼童的脑袋来找她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能做什么会做什么?那还需要问吗?就算我再傻,也能从她一说起这个就满脸通红猜出来了。


        

气氛一下子非常尴尬,虽然我们是师生关系,年龄悬殊,可是我毕竟是一个青春发育期的男生!


        

“这个,李老师,您不用担心,鬼这个东西其实是有形无质的,所以您不用担心什么,就当是做了个梦而已。”我挠着头道。


        

李雪举起抱枕朝着我砸了过来,羞的满脸通红道:“人小鬼大!”


        

说完,她干咳了两声道:“怎么样,心里有想法了吗?”


        

“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需要一个东西,麻烦李老师说一下自己的生辰八字。”我道。


        

李雪站了起来,把生辰八字写在一张纸上递给了我,我拿着她的这个八字用滴天髓的秘法推演了一番,不由的苦笑道:“李老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被人配了阴婚了。”


        

“什么?”李雪惊呼道。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车祸死吗?”我看着李雪问道。


        

“嗯?”李雪皱起了眉头。


        

“因为你们两个用血在小鬼身上签订了同心咒,他不管是因为离开了你都算是负心汉,所以惨遭横死,这就等于是小鬼杀了他。”


        

“同心咒本来没有这么可怕,问题是签订在这小鬼身上效果就不同了,而同心咒随着一方的死亡就失效了。”


        

“而他夜里来找你,绝不可能是通过小鬼同心咒而来,而是因为有人用你的生辰八字还有你的头发与他配了阴婚,而且配阴婚的这个人应该有些道行,导致你跟他在阴间有了这段姻缘,而恰巧此时,你所供养的小鬼已经不能保护你了,他已经帮你杀掉了负心汉,到了反噬你的时候,养小鬼就是这样,他的确可以帮你一次,但是之后就会因为怨气而害你,就这样阴差阳错机缘巧合之下,他便演化为这小鬼前来找你。而且据我看来,你是从上个月三号那天开始出现问题的,对吧?”我问道。


        

“这你都算出来了?”李雪惊呼道。


        

“对,上个月三号,是你的洞房花烛夜,当然,是在阴间。”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