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41章 借刀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一站住身形,他们七八个人立马跑过来把我五花大绑了起来,其中一个年轻人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小兔崽子你还跑的挺快,现在你还跑啊!信不信老子我打断你的狗腿。”


        

“我知道你们是因为什么来抓我,我劝你一句最好对我客气点,不然的话后悔的人会是你。”我对那个年轻人道。


        

可以这么说,眼前的这七八个人,虽然一个个看起来身体也算是壮硕,但是真的动起手来输赢还真的不一定,我其实也想用他们几个来验证一下我最近这段时间所学到底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只不过这件事此时看起来更加的复杂,我并不想这时候跟吴家人起特别大的冲突,我来不是为了跟他们打架,我更想搞清楚吴耀祖坟地的这件事到底有什么隐情。


        

“小子你还挺狂啊!”那个年轻人举起棍子就要朝我打过来。


        

“二狗子,住手!”一个上了岁数的人阻止他道。


        

这个老大爷走到了我身边道:“小娃娃,你不要怕,我们不会为难你,也不会为难那个女娃。村长,也就是吴耀祖他爹想请你回去聊聊,聊你们来的这件事。”


        

“好的老先生,其实不用你们来找我,我刚好也有一件事要找你们聊聊。”我点了点头道。


        

这一群人押着我回了村子,毕竟现在的社会大白天的绑了一个人回来,难免惹的人们观望,这群人也没有在路上多耽误工夫直接就把我带进了一个院子里,这个院子应该就是村子的村委会大院,在院子里我看到了李雪,还有十几个村民,其中有一个就是我们中午吃饭的那个小饭馆的老板。坐在中间那个一直皱着眉头抽烟的应该就是老先生口中说的吴耀祖的老爹,也就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我刚进院子的时候,就听到李雪在跟他们说道:“叔叔阿姨,我一直都很敬重你们,你们是耀祖的父母,也是我的长辈,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之后有一个女人对李雪道:“雪儿,我跟你叔叔都知道这么做的确是有点对不起你,可是你难道就不该心疼心疼耀祖吗?耀祖活着的时候每天都看着你的照片发呆,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啊!”


        

“就因为你们的儿子活着的时候喜欢人家姑娘,你们就感觉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人配下阴婚是对的?还需要人家姑娘理解你们?你们可知道活人配下阴婚是什么后果?不出半年这个姑娘便会疯掉,甚至还会死掉,你现在让她理解你们,谁又能理解她?”我冷笑着说道。


        

李雪回头看到了被五花大绑起来的我,担忧的跑到我身边问道:“林八千,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倒没有,就是这样绑着不太舒服。”我对李雪笑道。


        

李雪上来就要给我松开绳子,那二狗子走上前怒喝道:“你要干什么!”


        

“滚!”李雪抬起头,怒瞪了一眼上来阻拦的二狗子。


        

她这一个怒瞪,气势骇人,硬生生的把二狗子憋在嘴边的话都瞪了回去。


        

这时候,那个村长对二狗子点了点头道:“二狗子,松开就松开吧,雪儿不是外人,这是她的朋友。”


        

李雪给我松开了绳子,她道:“我们走吧,跟


        

这样的人没有办法讲道理。”


        

说完,她拉着我就要往院子外面走去。


        

二狗子刚才是被李雪给震住了,一看李雪要走,拿起棍子就挡在了门口,怒喝道:“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我看谁敢走!”


        

李雪回头看着那个村长道:“吴叔叔,你一定要撕破脸面把我们留下来对吗?”


        

村长站了起来,走到了我们身边,他一直紧皱着眉头,显然也是非常为难,他道:“雪儿,叔叔也不想这样,可是这件事实在是叔叔迫不得已,你就当可怜我,可怜耀祖。”


        

“我要说我做不到呢?”李雪道。


        

村长的眼神之间闪过一丝愠怒,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知道村子里的情况,一个村子的村长大多都是村里的村霸,他们在村子里做事跋扈习惯了总觉得在自己的一亩三分田里可以胡作非为,在这种情况下激怒他们,说不定他们还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李老师,接下来交给我,我们不走。事情都是可以好好谈的,对吧。”我低声对李雪道。


        

李雪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道:“林八千,你还看不清楚情况吗?”


        

“我都知道,相信我,我能搞的定。”我坚定的看着李雪道。


        

李雪虽然有些怀疑,可是还是点了点头道:“不过你放心,他们很了解我家里的情况,除非他们是脑子出了问题,不然不敢真的为难我们。”


        

我走上前去,看着这个村长道:“想必您就是吴叔叔吧,吴耀祖的父亲?”


        

村长点了点头道:“雪儿说他请了一个法王过来处理这件事,就是你这个小娃娃?”


        

我点头道:“对,就是我。”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院子里的村民都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显然是不相信有这么年轻的法王。


        

“吴叔叔,事已至此,明人不说暗话,看来你在给李雪配下了阴婚之后就知道我们要找过来,所以在村子里布下了眼线,只要有外人进村就会有人找你汇报,所以这么快李雪跟我就被你请了过来,对吧。”我道。


        

村长倒也坦荡的道:“没错,我也把话说明了,只要我在这个村子里一天,我就不允许任何人动耀祖的坟去打扰耀祖清静!我知道你们会说我自私,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有哪个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不自私的?”


        

“我理解你。非常理解。您放心,只要您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去动吴耀祖的坟,更不会破掉吴耀祖跟李雪两个人的阴婚。”我道。


        

村长吃惊的看着我。


        

李雪也是走到我身边,掐住了我的腰道:“林八千,你搞什么鬼?”


        

我回头对李雪笑了笑道:“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


        

“装神弄鬼!”李雪狠狠的掐了我一下道,不过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我,松开了手走到了一边。


        

而我走到了那村长的身边,看着村长道:“吴叔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之所以会选择给吴耀祖配一个阴婚,是因为自从吴耀祖死后频繁的给你托梦,并且每次托梦他都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


        

味的哭泣?”


        

村长的眼神变的更加惊诧。


        

那个劝李雪的女人则是惊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看来我说对了。先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的,我来问吴叔叔第二个问题,埋葬吴耀祖的时候,您是不是请了风水先生来堪点他的阴宅坟地,并且这个风水先生还曾经跟我们家有过隔阂?”我问道。


        

院子里的村民们一下子炸锅了,他们都是吃惊的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说的都对,可是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村长的眉头越皱越深。


        

“我想表达什么?我想说的是你错了,大错特错!”我盯着他道。


        

“什么意思?”村长惊道。


        

“想必今天在院子里的都是吴家宗亲,我也就不避讳直接说了,之所以说那给吴耀祖堪点阴宅的风水先生跟吴家有仇,是因为他给吴耀祖找的那块坟地绝非良地,反而是一块藏煞之地,村子周围几十亩地,虽然不说风水上好,每一块地葬人都不会出现问题,唯独这一块煞地,乃是风水死门!葬进去的人非但不会福荫后人,反而会祸及家人后人!更有甚者,在吴耀祖埋了之后那个风水先生甚至还在吴耀祖的坟四周撒上朱砂!以朱砂困住吴耀祖的魂魄,这是让吴耀祖永世不得超生!”我说道。


        

“什么?我可怜的儿啊!”中年女子一听,立马就哭的瘫软在了地上。


        

村民们跑过来搀扶起这个中年女子,一开始那个上了岁数的男子走过来皱着眉头问我道:“小娃娃,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你们也看到了,在你们去绑起我之前我去了吴耀祖的坟前看了看,风水上的知识我说了你们也不明白,但是你们看这个,总知道这是什么吧。”我从口袋里抓出了我在坟前收集的朱砂递给了村长道。


        

村长的脸已经彻底的黑了。


        

“吴叔叔,吴耀祖之所以频繁的给你托梦,并且在梦中哭泣,并非是因为他心念李雪,也不是因为他未曾婚配死了孤单,而是因为他身葬煞地灵魂备受煎熬,又被朱砂所困不能踏上轮回之路,所以才求救于您想让您救他!您说您是不是错了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吴耀祖给你托梦哭泣之后,你应该是去找那个风水先生解梦,配阴婚的办法就是他给你指的明路吧?这不是明路!这是一条死路!李老师的家境你心里应该再清楚不过,你私底下竟然给她配了阴婚,活人与死人相配阴婚冥约,李老师的身体定然会出现问题,而这件事一旦让李老师的家人知道,后果如何应该不需要我来说吧?这是一个借刀杀人之计!”我死死的盯着村长道。


        

“可是要真是如此,耀祖为何不在梦里直接告诉我他的苦难?反而只是哭?”中年女子抬头满脸泪痕的问我道。


        

“梦分为两种,一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另一种就是阴人托梦,真正的鬼魂托梦,在梦里是不会说话的,他只能用哭泣来表达他的痛苦。”我叹了口气道。


        

“吴家的后生们!去把刘老么那个狗日的给我带过来!”村长再也忍不住大怒道。


        

“不用找了,老子就在这里!”院子外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