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46章 水火交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唱皮影戏的说,你因为救我中了一种剧毒,剧毒毒性发作的时候你会浑身滚烫,那剧毒会像烈火一样把你烧死,唯一能救你的办法就是阴阳调和,林八千,我不想你死。”李老师死死的抱住我,声音发颤的道。


        

邋遢大叔说的?!


        

他肯定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交待的李雪。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说真的还是有意的想要让我跟李雪发生点什么事。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现在体内有要吞噬我的烈火,阴阳调和绝对是一个可以让我发泄烈火的方式。


        

我心里一下子心乱如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要说我对这个青春靓丽的美女老师没有什么想法那是假的。


        

更何况我现在非常的痛苦,体内里烈火确实需要引导和排泄。


        

而李雪更是愿意为了救我主动的攀上我的身体。


        

那种软玉在怀的感觉更是让我心生摇曳无法抗拒!


        

我该怎么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我真的不想你死。”李雪抱着我的头带着哭腔说道。


        

“我不能!”我轻轻的推开了李雪道。


        

“李老师,谢谢你,非常谢谢你,如果真到了我控制不住的那一步那也没办法,在那之前我真的不想让你为了救我付出这么多,我答应你,我不会死。你先从我身上下去好不好。。。我体内的火已经够旺了,您就别再添一把火了。”我艰难的道。


        

李雪这才从我身上下来,而我睁开眼,火速的打开了车门下了车,从路边的护栏上跳了下去。


        

我一边狂奔一边脱身上的衣服。


        

我走到了那一片山林之中。


        

我找到了一片空地坐了下来。


        

开始按照那本秘籍上的办法调戏。


        

之所以拒绝李雪,有很多因素,比如说我不能对她负责,比如说师生的伦理观念,比如说我不想趁人之危。


        

还有一个就是我想驾驭这团烈火。


        

浮世红尘万千于我如历练。


        

这团烈火也是!


        

这很难。


        

毕竟我体内虽然有了玄门中人的那股气,可是因为我只能算是初窥门径,这股气还非常微弱。


        

但是我要试。


        

我让我体内的这股气一个周天一个周天的游走。


        

我尝试用这股气去控制吞噬消化这团烈火。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好比是蚍蜉撼大树。


        

而我林八千,今日则要一力撼昆仑。


        

想要以我体内这微弱的气息去消化这团足以吞噬我的烈火这无疑是很难的。


        

我在爷爷书房里看过的书里也从来没有记载过谁曾吞掉一个尸魃的血,自然没有化解这团烈火的方法。


        

所以在身体承受这巨大痛苦的时候,我只能保持我脑子的清醒。


        

只有脑子的清醒才能找到办法。


        

而且我也知道,一旦我承受不住晕倒,那便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


        

最终,我决定做一个尝试。


        

前面我们说过,虽然玄门分为山医命相卜,但是万法同源,其基础就是阴阳五行的大道理论。


        

在中医看来,健康之人的身体,是一个阴阳的平衡,而一旦失衡便会出现不适的病症。


        

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人的身体是非常玄妙的,身体会有一个自适应之力,一旦


        

在你的身体出现阴阳失衡的时候,身体会自动的去适应让这个阴阳重新的运转到平衡的状态,这也就是平常我们说的身体自愈之力,现在的很多医生不主张小病就吃药,要依靠人自身的免疫力去对抗疾病也是这个道理。


        

现在这一团烈火侵入了我的身体,无疑是打乱了我身体的阴阳平衡。


        

邋遢大叔让李雪采用那样的方式来对我进行阴阳调和,是对症下药,应该能减轻我的痛苦救我脱离火海。


        

我现在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用这个办法。


        

不吃邋遢大叔给我开的“良药”。


        

我就只能利用我自己的身体去对抗。


        

除了阴阳守恒之外,在中医看来,人身体的五脏有其对应的五行理论,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五行是相生相克的,当你体内出现失衡的时候,正是五行的相生相克去制化,相生相克的过程,就是消化的过程。


        

所以我放弃了用我微弱的气去吞噬这团巨大的烈火。


        

我去引导它。


        

利用我身体内五脏的五行相生相克,去逐渐的消化它。


        

我很快发现这样的办法有用,虽然不能立马的就让这团烈火熄灭,可是只要运转一个周天就会消耗上几分,这让我不由的大喜过望,就这样我在这个荒野之中进入了一个入定的状态。


        

我身体的五脏六腑,我的肌肤我的毛发皆为我所用。


        

最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呼出了一口浊气,我终于利用我身体自身的力量宝藏,消化掉了那足以吞噬我的熊熊烈火,我睁开了眼,发现我的身上竟然包着一层泥浆,浑身上下都是腥臭无比的味道。


        

李雪在我的旁边,背靠着一颗大树睡着了。


        

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我不由的有点心疼,刚想叫醒她却发现我还此时可是赤身裸体,一想到在我入定自救的这段时间里李雪肯定就守在我身边早已看光了我所有的本钱,我一时之间也是非常尴尬,我只记得当时我在急火攻心的时候一边奔跑一边脱衣服,所以就想站起来原路去寻找那被我脱掉的衣服,起码要穿上一条底裤啊。


        

可是我刚站起来正准备蹑手蹑脚的走的时候,李雪就已经醒了过来,我赶紧捂住关键部位,双脸通红的道:“李老师,您醒了啊!”


        

“醒了。别去找衣服了,我已经让人送来新的了,不过你确定在穿上新衣服之前不去洗个澡吗?”李雪低着头也是面红耳赤的道。


        

我看了看身上包着的这一层厚厚的泥浆,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盘了无数遍的文玩一样,最主要的是这味道着实是让人无法忍受,我道:“现在这荒山野岭的去哪里洗啊?”


        

“我看过了,那边有一条河。不深。”李雪指了指东边道。


        

我立马狂奔过去跳进了河里洗了起来。


        

李雪坐在岸边,怀里抱着她给我准备的新衣服。


        

因为我在水里的缘故,她也没有避讳,只是那样安静的看着我。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画面非常温馨,仿若是刺中了我心底的柔软部位。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抛却这样的想法,一个猛子钻进了水里。


        

我明显的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


        

有句话说的没错,机会和风险永远是并存的。


        

这次烈火攻心对我来说是一个劫难。


        

但是我用自己身体的力量去战胜了它。


        

在战胜它的同时我的身体也经受了历练,我的五脏六腑运转的更加协调,李雪说我已经入定了三天,可是我却丝毫的不感觉疲惫,反而是浑身上下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我体内


        

的那一股子气机,也因为这次的力量而变的强壮了几分。


        

尸魃的血,本是要命的毒,在我这里却成了补药。


        

当然,这样的补药我是不会再去吃第二次。


        

当我从水里出来的时候,李雪已经不在岸边,等我穿好衣服找到她的时候,她看着我不由的出神了。


        

“李老师我没有洗干净吗?脸上有东西?”我挠头问道。


        

“没有,我本来以为你那样坐了三天醒来之后肯定会很疲惫憔悴,可是现在看起来你反而比以前更有精神了。”李雪道。


        

她话刚说完,我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说真的我虽然现在觉得浑身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我的肚子是真的饿了!


        

“走吧,我请你吃大餐,不过你刚刚那样过来,要不要吃清淡点?”李雪道。


        

“我想吃肉!”我道。


        

当我们返回学校的时候,我这才知道学校的学生中间已经传疯了,说高一二班的林半仙林八千带着全校男生的梦私奔了!并且他们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说早就有门卫看到李雪晚上开车带我出去开房之类的。


        

所以我一回到学校就被班里的人包围了,女生们八卦起来那是非常可怕的,我只能一再跟他们强调我只是生病了在家里住了两天,并且有跟李老师请假,至于李老师消失的这两天去了哪里,我真的是不知道!


        

开玩笑,要是我对他们说我跟李老师在深山老林的独处了两天两夜!


        

李老师差点因为救我以身相救。


        

那我就彻底出名成为全校公敌了!


        

好不容易应对了八卦心爆棚的全校女生,一回到宿舍刘胖子他们三个就把我团团围住摁在床上,王不正一脸淫笑的道:“老大,你能骗那帮小丫头可骗不了我们,老实交代你跟李老师到底去了哪里?干了什么?!若有一句不老实的,绝对大刑伺候!”


        

刘胖子更是一脸苦大仇深幽怨的看着我道:“老大,夺妻之恨呐!夺妻之恨呐!咱们这兄弟可是要做到头了!”


        

“事情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相信我,还是李老师之前的事情我周末去处理了一下,本来想着很快,结果路上耽误了点事情。”我道。他们三个是我唯一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不想骗他们。


        

“我不信!我早就看出来了,别看你天天装的一本正经,其实你最闷骚了!李老师才来我们班几天啊!你非但夜不归宿,这次竟然直接失踪几天!”刘胖子怒吼道。


        

“刘胖子,我看你是皮痒了吧?”我瞪着刘胖子道。


        

“你能咋地!”刘胖子不甘示弱的看着我道。


        

“兄弟们,盘他!”我道。


        

结果苏大奶跟王不正一动不动,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刘胖子掐着腰道:“我告诉你,王不正苏大奶已经被我策反了!兄弟们削他,不打他一顿,不能平我们心头之恨!”


        

而就在我们四个玩闹的时候,宿舍的门忽然一声巨响,接着一群人呼啦啦的叼着烟冲进了我们宿舍,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意。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这一群人我们都认识,是高三的一群学长。


        

也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混混们。


        

这群人进屋之后呼啦啦的就坐在我们的床上,脚放在我们的床单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


        

最后进屋的是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儿。


        

他是我们学校的混混头子,也就是传说中的扛把子。


        

别人都叫他阿坤,坤哥。


        

听说他喜欢唱,跳,rap,还会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