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228章 杀人第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站起身来走到了屋子的门口,门外的人似乎还不知道他们的到来已经被我们发现,????还在开着我房间门的锁,????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西藏吉格寺得了两段机缘,先是班勒喇嘛把我那已经震碎了的丹田重新复原,又得了智源小喇嘛一身金刚不坏,这件事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甚至我心里清楚这些东西不到必要的时候我都不会去展现出来,在天津被那个人废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生怕当年的事情再次的重演,有些东西拥有到失去是一个历练,只有经历过这个过程,在明白重新获得是怎么样的幸事,所以这些天我不管怎么忙,都未曾敢荒废练功。


        

金刚不坏乃是佛门圣功,智源小喇嘛传我的时候就说过,能给的他都给了,能拿多少看我自己,随着我这些天的演练,丹田深处的那个金色的小人正在逐渐的消散,从我个人来说,我虽然知道佛门特别是藏传佛门之法玄妙至极,更能深刻的体会到那佛门之气对于我身体的滋养,但是我毕竟不是一个有师傅引路的人,不管是当年袁天道赠我的典籍,还是那日得智源小喇嘛的金刚不坏,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宝库之中有取之不尽的宝藏,可是我却空守着金山不得其要领,只能根据我自身的感悟去胡乱的摸索,可以说这要是给其他的玄门中人知道,定然会叹惋我林八千暴敛天物。


        

简而言之,修行一途,门派功法,由创始到传承,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感悟和心得,这就有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说法,有了师父便能少走很多的弯路,????师父更会根据徒弟的资质,所长,进展制定不同的训练和指导,就比如说昆仑,袁天道带走他之后,定然选取针对昆仑资质的绝世典籍,再加上各方面的调教,这才能让短时间之内让昆仑声名鹊起,一身霸王体魄霸道无双。


        

而我,正是缺少了这种专业性的指导,????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了袁天道的那本典籍,加上智源小喇嘛的这一身金刚不坏,我就算是十得其一对我也是大有裨益,这些天在演练袁天道所赠功法的同时,也在聆听丹田金人诵经,????这让我的气机之中多了一丝金色的佛门之气,身体更是比之前巅峰时期还要更加的强横。


        

此刻,大敌当前。


        

李东雷问我能否应付。


        

我不知道。


        

但是有些时候,容不得我退却半步。


        

刘青云这忽然的发难,着实是来势汹汹,似乎所有跟我接触的人都要横生劫难,而我冥冥之中能感觉到,这一切似乎只是开始。


        

此时,门开了。


        

门外的人在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从怀里抽出刀便冲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脸上有着很长的一条刀疤,此刻他举着一把开山刀朝着我瞬劈而下,他目光狰狞,加上脸上的那一条刀疤,更显的他整个人凶狠异常。


        

刀落。


        

手起。


        

他脸上的表情有了短暂的定格,似乎不敢相信我伸手抓住了这一把落下的刀,????接着他便开始发力,想要把这把刀拔回去。


        

我对他笑了一下道:“晚了!”


        

我举起了他拿刀的手,接着横出一拳正中面门,而此时,随着一声怒吼,身边的另一把刀落下,我微微侧身躲过这一刀,接着曲指一弹。


        

“铛!”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出,这人手中的刀脱手而出,我不管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一个跨步近身,抓起他朝着人群之中砸了过去。


        

我就这样站在门口,体内气机疯狂的流转,身体的反应,速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享受的,????我逐渐的竟然沉醉于这种力量由内而外的畅快淋漓之感。


        

直到我身边躺满了人。


        

屋子里此时响起了掌声。


        

李东雷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鼓着掌,李雪站着捂着嘴巴看着我。


        

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浑身是血。


        

就在我稍微放松的这一瞬间,我听到了楼下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一股子凌厉无比的杀意瞬间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猛的关上了门,回头对李东雷和李雪叫道:“躲起来!”


        

下一刻,门上鼓起了一个凸起,随着一阵破风之声,一道寒芒出现在我的脸前,这道寒芒的速度极快,挟着凌厉无比的杀气让我遍体生寒,????我倒弯下了腰,????那冷芒几乎是贴着我的脸皮吹过,之后冷芒继续穿行,那一副我挂在墙上的壁画轰然而碎。????之后,我看到一把锃亮的飞刀定在墙上,尾部还在晃动。


        

“我草!”躲到卧室探出头在看的李东雷发出一声惊呼缩回了屋子里。


        

在这个时候,我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因为之后那挡在我面前的门瞬间四分五裂,????四把造型古朴的飞剑冲出,这一瞬间,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我只感觉来自四面八方的冰冷杀意把我包围,让我无处可走无处遁形。


        

我把浑身的气机拉满,在门破碎的瞬间,以气化形,在我身前撑起一张太极图,这是我观袁天道而得法,太极寓包容之意,以退为进,以守为攻,????我双手拉满,做大开大合之势,这四把飞剑身形飘逸,也不知道是不是拥有了传说中的剑灵,看似是无人操纵,却对着我飞刺而来。


        

四把飞剑刺入太极图。


        

太极图发出深蓝色的光晕。


        

之后,????我听到屋外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道:“破。”


        

太极图应声而碎。


        

四把飞剑虽小,来势却凶,在空中分为四个方向瞬间把我包围,之后挟着无双的剑意朝着我刺来。


        

只需要一瞬,就可以让我身上出四个巨大的血窟窿。


        

也就在这个时候,体内气机中的那金色暴涨,那端坐在我丹田之处诵经的金色小人同样光芒万丈,金色小人端坐,????我本人同样跟着金色小人端坐的姿势做下,双手合十。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金色的小人诵经,我也跟着诵经。


        

随着我的诵经,一个个的金色的梵文从我口中吐出,环绕于我周身九天,????金色的梵文流转,阻挡了那来势汹涌的四把飞剑,????飞剑与梵文碰撞,发出一声声金属碰撞之音,铛铛铛铛不绝于耳,却无法再进分毫。


        

“咦,好一个佛门金刚不坏之身。”门外传来了惊奇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一个人轻轻的走到了门口,隔着那碎裂的门,????我看到了眼前的这个人,????一袭白衣,????他的左手拿着一个小板凳,????右手提着一把二胡。


        

他在门外坐了下来。


        

二胡轻轻的一拉。


        

眼前的这个人,算是我的一个故人。


        

江浙杀人第一的纳兰敬德。


        

我想到能有如此手段和杀气的人会是一个高手,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会是纳兰敬德,这可是一身杀人技独领风骚百年的绝世高手,我曾经听袁天道说过,正面对抗,纳兰敬德接不下弯背老六一刀,但是巷战式的生死相见,能活下来的人未必会是谁,袁天道的评价多半是弯背老六亲口所说,由此可见纳兰敬德的实力。


        

“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声,????林小友,我们又见面了。”他坐了下来,轻声的说道。


        

“纳兰前辈,南京一别已经数年,上一次相见我们相谈甚欢,为何这次见面便要生死相见?”????我看着他道,如果不是这一身金刚不坏最后发挥了威力有这梵文护体,我现在可能已经是纳兰敬德剑下亡魂,就算是如此,我现在也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而且,我已经用上了我所有的能耐,可是纳兰敬德这边其实才刚刚落座。


        

在纳兰敬德面前,我自知不敌,要是现在卧室里没有李东雷和李雪,????外面没有老王头正在被追杀,没有杨教授现在生死未卜,????我可能已经放弃了抵抗生死有命,????但是现在我知道我不能退,????我退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要跟着我倒下。


        

“生死何须问何故。”纳兰敬德叹了一口气。


        

“杀了你,这辈子欠刘家的,就两清了。”他闭上了眼。


        

二胡声起。


        

四把飞剑光芒大声。


        

甚至生起一阵阵的嘶鸣之音。


        

周身的梵文发出道道金光拼死抵御。


        

随着二胡声响。


        

梵文字字断裂。


        

碎裂在地,化为齑粉。


        

我咬破了中指,把手伸进了怀里,抓住了我系在脖子上桃木小人,上一次在天津吃了大亏之后,我便制了一个贴身的桃木傀儡随身佩戴,以备不时之需,桃木小人是道门傀儡之术,我按照我自己的五官雕刻,上面更是雕刻道门符箓,题上自己的生辰八字,关键时刻,以精血喂养,可挡一劫,????所以有替死傀儡一说。


        

就在梵文彻底碎裂之时,????我猛然的丢出桃木傀儡,????桃木傀儡化为人形,????片刻之间被四柄飞剑击碎,????而我得了这个短暂空当,在地上一个翻滚滚进卧室,拉起李东雷还有李雪的手,破窗而出。


        

我的这个房子本身就在一个幽静之地,此时外面只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在闲谈,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大家也都算认识了我,看到我从三楼跳了下来,那几个老头老太太都一个个的目瞪口呆,李东雷这时候依旧是十分的冷静,他打开了车门,????我跟李雪立马钻了进去,????随着油门的一声轰鸣,车几乎都要飞起来。


        

我回头一看,看到了走下楼的纳兰敬德,????跟在他身边那个穿着一身旗袍的女子,应该就是当年在刘家见过的俏皮丫头刘紫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