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234章 熟悉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开山祖籍山东,齐鲁之地自古就是英雄辈出,尚武之风甚浓,所谓乱世重武盛世从文,习武并没有改变这个山东小山村里的贫穷,但是在那个物质极其缺乏的年代,农闲之时习武似乎成为了一种习惯,几乎家家习武人人练拳,在那个山村的麦场上,到处可见的木人桩和梅花桩,那些街头巷尾闲聊的老人随便拉一个出来就是几十年内家拳火候的练家子,而赵开山的老爹在那个村子里算是一个另类,他从小体弱多病,并非每一个习武的人都想当绝世高手,所以也没有什么根骨不够之类的说法,但是先天不足的赵老爹肯定是不能跟同龄人一样正常习武,在那样的尚武之风下,不能习武的赵老爹自然是成了同龄人的笑话和欺负对象,好在赵老爹四肢无力却头脑却称得上灵光,加上学习的刻苦考上了师范,毕业之后回村里当了一个小学老师。


        

当时村子里的人除了务农练拳之外,最大的收入就是外出走江湖卖艺,日子一个个过的捉襟见肘,????反而是从小体弱不能习武的赵老爹成了村子里第一个端上了铁饭碗的人,老师古时候称之为先生,社会地位自然是高,加上赵老爹不像是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因为常年习武而五大三粗,他年轻时候有着读书人特有的斯文秀气,端上了铁饭碗之后经人介绍和隔壁村的姑娘结了婚,这个姑娘姓宋,是个十里八村的漂亮姑娘,结婚之后夫妻二人小日子过的其乐融融,五年之后有了两个孩子,儿女双全。


        

农村有句老话叫作财不露白妻不宜美,财露而招贼,妻美遭人惦记,????并非每个习武之人都是重情义讲规矩的武林中人,这个村子里多的是泼皮无赖,宋姓的姑娘嫁给了赵老爹这样的斯文人,平日里打扮的十分时尚,可不像村子里那些没有读过书每天练拳练的满手老茧的姑娘一般,村子里的几位泼皮自然是惦记已久。


        

这一日赵姓的几位族人一起喝了几两高度但是廉价的自酿酒,恰逢看到往学校里送饭的宋家姑娘,酒壮怂人胆,几个人都是一起长大的弟兄,一个眼神就能彼此会意,走上前去把宋家的姑娘拖进了麦草垛里就把平日里想做的事给做了。


        

那一天,赵开山就跟在母亲的后面,看着母亲被那几个族中的长辈拖走,他冲上去,年幼的他却被那个族中叔叔一脚踹翻在地站不起来。


        

当几个人心满意足的提起裤子走的时候,宋姓的姑娘早已被折腾的不成人形,闻讯敢来的赵老爹脱下了衣服抱着自己的媳妇儿放声痛哭,????赵老爹是上过学的人懂法,????他一方面让自己年迈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免得她寻了短见,另一方面则是去麦草垛那边把物证保留,还找了几个亲眼看到的乡亲们作为人证,????证据都在了,那接下来便是报警抓人。


        

可是还没等赵老爹报警,就被族里的人给带走,????那几个泼皮酒醒之后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连忙找到家里人帮忙处理,家里人报告了族里的几位长辈,????再一查自然知道了赵老爹要报官的打算,几位长辈一合计,连夜的把赵老爹叫进了祠堂。


        

八十几岁的赵家老太爷端坐在祠堂正席,当着赵老爹的面把那几个泼皮抽的皮开肉绽,之后赵家老太爷点了一根洋烟卷儿对赵老爹说道:“错,????这几个畜生犯了,该打的打了,但是古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是万万不得报官的,报官了,他们几个都要去蹲牢房,这辈子就毁了,不但他们毁了,????你媳妇儿小梅这辈子的名声也毁了,依我看,他们几个如今也挨了打,再让他们凑出点钱,这件事也便是了了,你看如何?”


        

几个泼皮皮糙肉厚,别说就受了这点皮外伤,就算是伤筋动骨也不过百日光景便可痊愈,这件事岂能一句家丑不可外扬就能了了?


        

赵老爹自然是不同意,不过书生意气的他不知道赵老太爷说的话不是商量,而是命令,从那天开始,赵老爹的家门外便被那几个泼皮无赖和他的家人们围住,他们逼着赵老爹还有宋姓的姑娘签下和解的文书。不签?????那就甭想走出这个家门,就连赵开山还有小妹赵文配都被同龄孩子欺辱警告,孩子们骂是小梅不守妇道故意勾引,????孩子们能懂什么?这些话断然是大人所教。


        

那个年代没有电话,没有手机,????不出这个门便报不了警,宗族里的人不停的上门劝说,无非就是家丑不可外扬,更劝赵老爹要大度这些话,他们还说这件事如果真的报了官,那便是世仇,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一个个的义正言辞苦口婆心,听他们的语气,反倒是赵老爹要谢谢他们为自己这个家操心。


        

读了一辈子书的赵老爹想不明白到底是自己错了还是族人错了?


        

又或者在这个村子里,拳头就是道理,没有什么对与错?


        

自己读了这一辈子书,当了先生,却依旧是护不住家里的女人。


        

那自己读的又是什么书?


        

赵老爹一口气没上来,吊死在了家里的房梁上。


        

赵老爹死了,家里的顶梁柱便没了。


        

剩下的孤儿寡母,那便更好欺负啦。


        

这件事也便是不了了之,赵老爹刚下葬,赵开山就亲眼看着奶奶哭着喝下了农药,外婆外公家里来了人想接母亲回去,????可是母亲却是留了下来,毕竟两个孩子年幼,在那个年代,嫁给了谁家那便是谁家里的人,家里还有人在,岂能说走就走?


        

母亲没走,那些泼皮无赖却不停的在家门口转悠,终于是进了家门,再后来他们来的时候总会带上一些粮食白面零票,????母亲便也会跟他们钻进里屋,从那时候开始,母亲的名声就彻底的臭了,不过是一个裤腰带松的寡妇罢了。


        

从第一次看到母亲跟别人一起进里屋开始,赵开山便没有跟母亲说过一句话。


        

十三岁那一年,????赵开山带着妹子赵文配离开了家。


        

离开了家的赵开山在一个老拳师家门外跪了三天三夜,终于是让那个说过不再收徒的老拳师收下了他,????家里的农活脏活累活赵开山一个人可以全干了,就为了老拳师能教他拳,还能给他和妹妹一口饱饭吃。


        

十八岁的那一年,赵开山一个人回了村。


        

一晚杀五人。


        

四个人是当年欺负过他母亲的族人,剩下的那个是已经九十多岁卧床不起的赵家老太爷,????在杀那个赵家老太爷的时候,赵开山问那个老人说这算不算按族中的规矩来,那老人睁大了眼睛,不停的摇头。赵开山对他说,今天人我全杀了,按你的规矩来,说完一刀割下了那老太爷的头颅。


        

五颗人头摆在赵老爹的坟前,????那一夜赵开山一个人喝了很多酒,????指着那个头发已经花白的母亲一顿臭骂,那个年轻时候惊艳十里八村的女人没有从头到尾没有还嘴没有还头,????等赵开山骂的累了,她从抽屉里拿出里准备好的包裹,里面全是一些叠的整整齐齐的零钞散票,她让赵开山赶紧走,永远不要回来。


        

赵开山想到这些零票是这个女人用自己的身体换回来的,怒火中烧的他一把火把钱烧了,他说他嫌脏。


        

那个从头到尾没有抬头的女人抬起头看着赵开山,然后捂着脸放声痛哭。


        

大仇得报,赵开山带着妹妹离开了山东老家,逃到了方城,有了那五年老拳师的真传当底子,加上赵开山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在方城的地下拳坛里也逐渐的打出了名气,????当年赵开山练拳的时候,是为了争一口气,????现在气出了,接下来打拳是为了活命。


        

之后的几年了,想要赵开山跟着他干的人很多,其中不乏财大气粗的老板,更有不少人承诺可以帮赵开山解决掉身上的案子从此洗白,赵开山从来没有点头说过跟谁,????也就是那时候,赵开山认识了刚到方城闯荡的林破军,认识也仅仅只是认识罢了,在赵开山的世界里,没有人会是他自己的兄弟。


        

直到有一天,林破军交给了赵开山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宋家姑娘唯一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宋家女人穿着那个年代时髦的小军装,扎着两个马尾辫,笑的轻松而阳光。


        

林破军给赵开山倒了一杯酒,说了一句话。


        

娘走了,她老糊涂了,不认得谁是谁,他把我当成了你,临走的时候抓着我的手不松开,我叫了她一声娘,她笑着摇了摇头,我这才知道她其实知道我不是你。


        

她走的体体面面,是我抬的棺。


        

照片我帮你拿回来的,就当留个念想。


        

赵开山没有说话,连夜回了山东,????在父母的合葬墓前,他看到墓碑上写着一行字:


        

儿林破军,赵开山敬奉。


        

赵开山跪了下来,叫了二十年没有叫出口的一声娘。


        

其实他心里早已知道,当年的这个女人只是想让她的一对儿女活下来。


        

他早已不怪她,只不过是那一口气吊着,回不来罢了。


        

从山东回来之后,赵开山对林破军说了一句话,从今天开始,我赵开山这条命是你的。


        

方城市人人不解那个三脚踹不出一个响屁的赵开山怎么就忽然跟了一个刚刚进城名不见经传的林破军。


        

谁也想不到,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林破军去当了一个儿子,抬了一次棺。


        

这一次来洛阳,临行前林破军问了问赵开山,说南京有个叫纳兰敬德的老头要杀自己的大侄子,你曾经在洛阳见过他,????怎么样,能对付不?


        

赵开山摇了摇头,回想起林破军的那个大侄子林八千,赵开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当年林破军给自己开了口让他教自己的侄子功夫,一开始赵开山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只当是敷衍一下罢了,后来在见到了那个十几岁的小伙子之后才发现那个小伙子身上竟然有着一身不俗的内劲儿,????那个年纪有那样的内劲儿实属难得,????最重要的是那个小子能吃苦,????自己每天给他定的计划可谓的魔鬼训练,寻常的小子一天下来就得哭爹喊娘,可是那小子竟然坚持了下来每天乐此不彼。


        

那时候的林破军已经成了方城响当当的人物,????作为林破军的大侄子,????就凭着林破军的名头就能在方城道上呼风唤雨,赵开山不明白这个小子到底想干什么,????后来在林破军那里知道了这小子从小的经历之后,赵开山这才知道为何他能从林八千那个臭小子的眼里看到熟悉的东西。


        

他跟他,实在是太像了。


        

后来二人结伴下南京。


        

鬼市上二人并肩而战。


        

南京的又一楼。


        

面对一个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也没有见过的妖怪。


        

林八千哪怕不是对手,也能死战而不退。


        

虽然最后是那个老头出手救的场。


        

可是赵开山从那时候也就明白,这个林家的小子日后定成大器。


        

这一次纳兰敬德要杀林家的那个小子,林破军问自己能不能对付。


        

见识过纳兰敬德手段的赵开山自然是明白自己绝对是那个那个杀人第一的老人对手,可是不管是为了林破军还是林八千,他都要去。


        

再次见到林家的这个小子,这小子几年前身高已经有一米八,几年未见身子骨更加的壮实,????赵开山早就知道这小子的不凡出身和坚韧性格,知道这几年不见绝对会另自己大吃一惊,却没有想到这小子的身手已经成长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文从无第一。


        

武也绝无第二。


        

面对这成长巨快的林八千,赵开山没有半点嫉妒,????有的只是高兴,????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这个林家小子的人就是自己。


        

有些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而这小子,比起自己要难的多的多。


        

在这个傻小子让林破军带着大家都走的时候,赵开山能感同身受,换做是他也会说出一样的话。


        

这个还远不是男人的男孩儿,什么事都想着自己扛。


        

都不管自己扛不扛的起来。


        

——这一夜洛阳大飘雪,????纳兰敬德雪中来。


        

赵开山站在院子外,眯着眼,盯着那走过来的一老一少。


        

屋顶上,那个戴着墨镜的狙击手吐掉了嘴巴里的口香糖,????他是一个职业的杀手,????对枪械有着特殊的敏感和爱好,????手中的这把枪是德国制g22狙击步枪,用的是300温彻斯特·马格努姆枪弹,一公里之内首发命中率在百分之九十,能在一百米之内穿透20毫米的装甲钢板。


        

他本来来洛阳是想杀一个叫林八千的年轻人,有人在黑市上悬赏将近八位数要他脖子上的人头,????杀手嘛,????本身就是求财来的,自己不仅做成了这一单可以拿到丰厚的报酬,还能因为这件事名声鹊起,何乐而不为?


        

当有人找到了自己说让自己改变目标的时候,杀手本身是不同意的,????但是当那个人说,要他杀的人是百年前江湖上最会杀人的纳兰敬德时候,杀手点了头。


        

他是百年前的杀手之王,现在时代已经变了,很少人傻到去用冷兵器干活,但是在杀手榜上,纳兰敬德这四个字却一直在榜首的位置,????他是杀手界的神。


        

有些东西,自然是不金钱能够想比的。


        

比如说,亲手杀一个神。


        

八百步。


        

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必杀的距离。


        

杀手眯着眼。


        

扣动扳机。


        

中,或者不中,杀手自己有着绝对的灵感直觉,子弹穿风而过刺入脑袋里的声音自己无比的熟悉,????所以在不到一秒之后杀人就知道自己那必中的子弹并没有中。


        

对于狙击手来说,一击未中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要放弃现在的狙击点,没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因为现在的这个点已经暴露了,????杀手端起了枪,换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早已看好的标点。


        

架枪。


        

瞄准。


        

五百步。


        

第二枪。


        

艹!


        

杀手的脸上已经出了冷汗,他根本就看不清那个老人到底是怎么躲过的自己的子弹,????这一点都不科学!????难道一个人的反应速度比子弹的速度还快不成?


        

当一个杀手怀疑自己的时候,任务多半要失败了,????可是杀手不甘心,????他继续提着枪,到达了自己早先定好的第三个点,????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第三个点能用上,????所以第三个点的位置并不算好,但是现在也只能凑合着用了。


        

他站起身来准备再次的转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阵的冷意。


        

他站起身就要逃,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知道自己这一次任务已经失败,为了活命必须现在走。


        

接着,喉咙一凉。


        

一把刀型狭小的飞刀贯穿了自己的咽喉。


        

杀手对着另外一个位置自己的队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撤退,下一刻,血瞬间滋了出来,????杀手端坐在地上,抱着枪闭上了眼。????临死前,他轻声的说出了一个字:“神。”


        

院子外。


        

赵开山依旧盯着那个走过来的一老一少。


        

近了。


        

更近了。


        

赵开山站了起来,拿起靠在门上的那把长枪。


        

当年的老拳师告诉他,形意拳是脱枪为拳。


        

如今,他再次提枪。


        

枪出入龙。


        

三哥,这一枪哪怕再无回头。


        

那便一去无回。


        

反正这次来,也没准备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