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235章 那一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这个提着一杆长枪一往无前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年轻人,纳兰敬德有些眼熟,再一回想才想起来这个人曾经跟过林家的那个小子一起去过南京,跟自己也算是一面之缘,当日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林家的那小子身上,倒没有注意这个年轻后生倒也有几分功力,不过对于自己来说这个年轻后人身上的这些功力自然是不值一提,武夫不同于玄门修士有着明显的境界之分,谁高谁低一看境界便一目了然,????虽然武道一途跟玄门修士殊途同归,最终都是功参造化,但是过程却不尽相同,年轻时候的纳兰敬德一直跟天下人一样认为武夫分三境,一开始习武之人外练筋骨皮,筋骨强横乃是明劲,之后发掘身体潜能,修暗劲,也就是所谓的内力,当内外修到极致的时候,为化劲。????而所谓的三境,其实并没有高低之分,但是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不可绕过其中的任何一环。


        

直到纳兰敬德跨过了那道坎,才发现武夫一生,不过两境,第一个境界是武夫,第二个境界,自己不知道名字,习武之人大多嘴笨脑拙,起名这样的事情总归是不擅长的,后来牛鼻子老道对于武夫的这个境界起了一个名字,叫大成之境。


        

大成之境,天地万物,不过一念之间。


        

玄门修士若是投了好的宗门,得了好的功法典秘,自身若是根骨清奇,三年五载的便可修出一身浩然正气,????浩然正气不仅能用来比武决斗,还有一个妙用便是能对付阴邪秽物。根骨奇佳的,加上玄门之中灵丹妙药的加成,十年八年的凌空飞行御剑杀人都非难事,????所以寻常的武夫,玄门修士并不放在眼里,毕竟化劲之境对于寻常武夫来说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多少人一辈子习武都摸不到化劲的门槛,就算是真的天资卓绝的到了化劲之境,也抵挡不住玄门中人的凌空飞剑伤人。


        

能达到大成之境的武夫,那更是少之又少,而武夫真的达到了大成之境摸到了这道门槛,便与修士一样可洞悉天地玄机。这时候武夫前期明劲暗劲所积累下的基础优势比起修士就要明显的多,他们强横的肉身能力,加上长期生死之战所积累的战意杀意和杀人技巧,是修士从小修天地口诀所不具备的,这才有弯背老六当年一把刀几乎把天下玄门屠戮殆尽的事情发生。


        

总结来说,武夫难,大成之境更难。


        

正因为难,一旦武夫大成,????所得也更多。


        

所以自古,玄门与武夫,都有着微妙的平衡,玄门中人降妖除魔祈福问天修道问长生,武夫的世界便是刀光剑影的独特江湖,寻常的武夫自然不敢去招惹玄门中人,而玄门中人也不想得罪武夫太狠,免得出一个大成之境搅动的玄门天翻地覆,玄门与武林,一直是相辅相成,????不少内家拳也会按照玄门内功修炼内劲儿,????玄门中也会按照武夫的套路规格去培养弟子的体魄。


        

百年前的那个江湖,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江湖。


        

国破家亡之际,华夏千古未有之动荡不安。


        

武林中人摒弃成见,中华国术馆林立,宗门之间抛却成见相互取长补短,导致天下名士辈出,寻常三百年难得出一位的大成武夫,在那个年代出了五个,纳兰敬德弯背老六自然在列,剩下的三个,一个是盖九幽,而另外两个则是死在盖九幽的剑下,????当年的盖九幽还不是只会研究倒扣棺材的那个糟老头子,????当年的盖九幽白衣仗剑写意风流,????沿江而上一路大大小小三十余仗未尝一败,人人都以为年纪轻轻的盖九幽定然可以在这场武林盛世中夺魁,????却没有想到盖九幽还是败在了弯背老六的刀下,????一生仅此一败,????一败便是一生。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武林之中热闹,玄门也不甘落后,江南刘敬堂同样风头无二,龙虎天师下江南一出手就是四位大乘修士,昆仑,武当,茅山都有才俊走出,就连东北的深山老林里,都因为满清的最后一丝龙气走出了一个盖世妖王东北马家。


        

是盛世,也是乱世,更是大世。


        

自古不管是大成武夫还是大乘修士,都无法左右战场上的局面,哪怕有万夫不当之勇,也终有力竭之时,杀十人,百人,那还有千人,万人,十万人,再厉害的猛虎也架不住狼多,冷兵器时代尚且如此,????百年前乱世战场更是让这些武夫修士难以有发挥的余地,再强横的体魄也架不住那横飞的炮火和子弹。


        

但是百年前,该上的时候,没有人皱一下眉头,该做的事大家也都做了。


        

英雄从来不以成败论。


        

那一年死守南京城。


        

龙虎天师领玄门众人死守最后一道屏障,十二位玄门俊杰死了十位,单龙虎山的大乘修士四死其三。


        

那一年台儿庄。


        

江南刘敬堂浑身浴血杀到握不住刀。


        

那一年黑河岭。


        

东北马家血染山峰。


        

该死的,也是都死了。


        

至于之后的,那也不便去说了。


        

如今百年后,这一段盛世的江湖,也总归是要落幕了。


        

这天下总归是要属于年轻人的。


        

人老了,总会念旧,还会惜才。


        

纳兰敬德看着举着这杆长枪冲过来的赵开山,仿若是看到了当年独守城门的自己。


        

并非不畏死。


        

而是人活着,有些东西比命更重要。


        

这样的年轻人当年多见,现在这个时代越来越少了。


        

纳兰敬德坐了下来,等那一杆长枪近身,等到那长枪如同是白虹一般刺到眼前的时候,纳兰敬德伸出手,????屈指一弹。


        

铛!


        

枪头被巨力震开,不在沿着纳兰敬德面前的那一道线走,而是贴着纳兰敬德的耳朵飘过。


        

赵开山虎口发麻,低头一看,虎口已经被震裂。


        

眼前的这个老人对自己并无杀意,赵开山明白,????按照江湖规矩此时自己当知难而退,????可是今日的自己总归是退不得,????枪乃是大开大合之器,????赵开山干脆抡圆的长枪,对着老人一记横扫过去。


        

纳兰敬德微微一笑,再次区指。


        

再弹。


        

那对着自己侧脸拍来的长枪,从枪头开始断裂,一丝一丝,一寸一寸,炸裂开来。


        

到赵开山手中的时候,那枪杆已然化为齑粉。


        

“形意六合枪,后生,孙猴子是你何人?”纳兰敬德问道。


        

赵开山双手颤抖,却依旧对纳兰敬德抱拳道:“形意五年,师傅知我学拳为杀人,????所以未曾告诉我名讳,????我不想连累师傅,更不曾问及过师承,????临走前,师傅让我进了祠堂,????在祠堂里曾见两幅画像,????一位骨瘦嶙峋面白长须,????不知道是不是前辈所说的孙猴子。”


        

纳兰敬德笑着点了点头道:“错不了,????那两幅画像,????孙猴子是你师公,另外一个姓李,当是你师爷。????当年恭亲王府,????我与你师公有过一面之缘,今日又见你,????也算是缘分,????你退过去,????我不杀你。”


        

赵开山摇了摇头。


        

纳兰敬德笑道:“你能拦我?”


        

赵开山依旧摇头。


        

纳兰敬德哈哈大笑,他伸出手对身边的小紫烟道:“紫烟,拿刀。”


        

刘紫烟自小跟纳兰爷爷亲近,她自然知道纳兰爷爷的手段,????可是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纳兰爷爷杀人,????甚至在小紫烟的眼里纳兰爷爷是难得的菩萨心肠,????平日里有个苍蝇进了屋子,????纳兰爷爷也都只是挥手捉住放到门外去,????这些年跟着纳兰爷爷走南闯北拜访故人,????有不少见面就要找纳兰爷爷切磋的,还有因为纳兰爷爷是杀手榜天字一号杀人前来刺杀以此想扬名的,????但是再厉害的高手,纳兰爷爷总归是一把二胡就够了,????也就是上一次杀林家的那个臭小子纳兰爷爷才用了那四柄飞剑,????而自己怀里还有一把秀气的匕首,????这把匕首是纳兰爷爷交给自己保管的,匕首小巧精致十分好看,上面还镶嵌了一颗硕大的红宝石,看起来不像是杀人之物,倒像是一个工艺品。


        

眼前的赵开山,纳兰爷爷两弹之下断了他的长枪,????哪怕小紫烟这个武道并不精通之人也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双臂微抖,纳兰爷爷要杀他,不过一念之间之事。


        

何须用兵器?


        

但是纳兰敬德的话,小紫烟得听。


        

从那天知道纳兰敬德为什么要来洛阳杀林家的那个臭小子开始,小紫烟就发过誓,再也不气纳兰爷爷,????再也不偷偷的给他的菜里多放盐,????再也不会揪他剩下不多的头发,????他喜欢吃自己烙的葱油饼,????自己也不嫌脏只要他想吃,不怕油腻,那便每天都烙给他吃。


        

小紫烟掏出了匕首递给了纳兰爷爷。


        

纳兰敬德接起了匕首,放下了一直贴身拿着的二胡站了起来。


        

赵开山举起双手如临大敌。


        

纳兰敬德一步一步的往赵开山的方向走。


        

他的步伐很慢。


        

但是对于赵开山来说,却如同是一座泰山压顶。


        

“小紫烟,看好了。”????纳兰敬德说道。


        

说完,纳兰敬德便在赵开山的眼前消失了。


        

再次出现,则是在赵开山的面前。


        

还有纳兰敬德手中的那把匕首。


        

赵开山出拳。


        

纳兰敬德再次消失,动作时快时慢,有时候快如一道残影,????有时候却步伐缓慢,????可是赵开山却失踪无法触碰到老人一丝一毫。


        

赵开山总共出了三拳。


        

三拳的时间,纳兰敬德在赵开山身上划了八十三刀。


        

刀刀避开要害。


        

当赵开山倒下去的时候,????他最后听到老人对他说了一句——命由己定。


        

赵开山闭上了眼。


        

纳兰敬德往前一踏步,对着屋子里道:“我来了。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