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14章 死得其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白狐叫出袁三立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大概的猜到这个忽然出现的老人就是我听闻多次却未曾谋面的袁天道父亲,只是我不明白为何他跪地捧书竟然让二黄如此的紧张,二黄拉着我跳下了卡车跑到了一边,他皱起眉头道:“所谓三教中人,指的就是释儒道三教,那些念经的和尚和道门中人不必多说,世人甚至很多混淆视听把二门都归为玄门,但是真的论起影响力,这两道怕是都要被儒道给压上几筹,以往玄门堪点风水之时,往往会把学校堪点在阴宅之上,所以很多学校的地下都是当年的墓地,甚至是怨气凝聚之所,为的就是学子的读书声汇聚起的正道气运勃勃生机与那阴气构成阴阳两极,暗合天地大道。这天下的读书人或许修不出玄门的浩然正气,但是朗朗读书声中却定了天下乾坤,读书人哪怕手无缚鸡之力,也当遇不平事,心中起不平气,手中之笔也是重器,冥冥之中也有正道的气运加持,这道气运虽然不能如同玄门一般的斩妖除魔,却是能直达天听。古之文人以死明志讲究气节,至于到现在这样的读书人还剩下几个?这个袁三立我之前曾经差点手起刀落斩下他的头颅,我也只当他是依附于马家的一个出马弟子,没想到他心中所持所念,竟然是当年所读的圣贤之书,有人读万卷圣贤之书,一生行善却不得儒家大道,而这个袁三立,他虽然远远没有摸到那道门槛儿,却利用一口气把自己的罪状自告于天以求天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的这件事,他或许已经计划了许久,这也是他给自己所选择的死法,自遭天谴,尸骨无存,自然也就不计往生因果。”


        

二黄的此话刚落音。


        

那袁三立的头顶风云凝聚。


        

袁三立张开手臂,轻声道:“落。”


        

接着,万道天雷从天而降倾泻而下,这万道滚滚天雷,不同于二黄的符咒之术勾起的天雷地火,这一道道的天雷更像是上苍之怒,其中所包含的无上气机,竟然与我见过两次的天刀有相似之处。


        

其实二黄的话我也多少能理解,释儒道三教之事爷爷也曾给我讲述过,他说真的读尽天下圣贤书之人,为万人请命,得万民加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自然也能读出那一身的乾坤正气,这似乎跟玄门的积攒福报有异曲同工之妙,爷爷更是说过,当年有的儒家圣人,随手写下的字,哪怕不是符咒之法,也能祛妖避邪。


        

而袁三立明显跟这个不太一样,他几乎是自求一条死路。


        

之前我对袁天道的父亲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可是现在看到天雷之下跪地不起一心求死的他,我心中还是有无限的感慨,我想到了当年爷爷为我拦住三妖,想到那一晚上我跪求那棺中人出手相助,更想到那一晚我娘秀儿以怨气对煞气烟消云散,不管昔日袁三立有何对错因果,起码在袁天道这里,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此刻,天雷如雨落。


        

首当其冲的便是那跪在核心位置的袁三立。


        

袁三立这一次不是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同归于尽。


        

那白狐抬起头,一脸的震惊,可是面对那万道天雷,它似乎被天道压制的无法动弹,????那四周布下的四灵方阵,也显化出四大神兽的影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皆显化巨大身影,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屏障,可是在这万道天雷之下,这一道看似坚不可摧的屏障瞬间的分崩离析。


        

二黄叹了口气道:“这样的结果,对于袁三立来说也是最好的造化。”


        

我点了点头,却无法说出话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接着我看到了一个熟悉无比的人影,猛然的出现在了袁三立的上方,他抬起头,以头望天,他身上的那一条青龙纹身化为一道峥嵘无比的绿色巨龙,同时发出一道惊天彻底的龙吼之音,那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破棺而出的袁天道,那青龙冲出他的身体之后,他双手舞动之间,青龙竟然幻化成一张青色的太极图,他双手再次往上一撑,那太极图快速的蔓延开来,成为一个青色的巨大屏障,把那万道天雷隔绝在了太极图外!


        

“老袁!”我激动不已的叫了一声。


        

那处在漩涡中心的袁天道抬起头看了一眼我的方向,对我点了点头,之后继续抬起头硬扛天雷,我迈开了步子就要朝着那天雷中心走去,刚才之所以不过去,除了害怕那天雷波及之外,更是认为这是对于袁三立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袁天道已经苏醒,我不可能放任自己的兄弟朋友去以身涉险,也就在我要去的时候,二黄拉着我摇了摇头道:“八千,这跟那天刀不一样,哪怕你硬扛天刀,只要之后收敛气机不展现那个难以触及的境界实力便可,而袁三立此番招来的天谴,是上苍之怒,天意不可违,强行逆天,必遭天谴。扛过了这万道天雷,只会有更强的天罚从天而降,你不要冲动!????”


        

说完,二黄对袁天道叫道:“袁天道,你若执意如此,将必死无疑。”


        

此时在天雷之下的袁天道已经艰难支撑,他的腰都已经佝偻了起来,他抬起头,更是七窍流血的模样,可是他还是艰难的对二黄摇了摇头,此刻我心乱如麻,我太了解袁天道,他从来不愿意多说什么话,但是他所认定的事,哪怕是灰飞烟灭他也一定会去做,????我轻轻的拉开了二黄的手道:“二黄,我觉得老袁这时候需要我,需要我去帮他扛。”


        

“去吧去吧,你们俩既然疯了要自寻死路!贫道也不拦着你们,就是怕到时候尸骨无存连给你们收尸的机会都没有。”二黄黑着脸道。


        

可是当我走到那屏障之下的时候,却发现我难以破那太极图所化的青色屏障而入,我对老袁道:“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让我帮忙?”


        

老袁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这一下之后,他忽然单膝跪地,整个人都差点趴在地上,可是他咬着牙,硬顶着头顶那滚滚天雷,????被袁天道守在身下的袁三立站起身来,仔细的看他,才知道这是一个苍老无比的老人,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泪痕,他伸出手想要擦拭袁天道脸上流出的鲜血,袁天道想要躲,最终却依旧是没有躲开,任凭老人那枯干的大手抚在他的脸上,擦拭掉他脸上的血痕。


        

血痕怎么那么容易擦干?????更何况擦掉还会有心的流下来。


        

“道儿,爹这一生一事无成,愧为人父,把自己当年苦求而不得的东西都加在了你的身上,哪怕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想要的,却也从来没有问过你到底想要什么,其他的孩子欢快读书之时,爹却逼你与山精野怪结交,孩童天性你对那些东西怕的要命,爹却依然让你对他们卑躬屈膝,只求他们能给你一个前程,说是为你好,其实不过是自私自利罢了,你为爹做的够多了,????之后你也成为了一代的豪杰,这时候爹除了享受你带来的荣耀之外,想要弥补往日对你的遗憾,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如果可以选择,当年我会给你买那三毛钱的风筝,也绝对不会一脚踹烂你辛苦半日堆出来的雪人,也不会撕掉你画了一半的绘画,哎,说这些都已经晚了,最无能为力便是悔不当初四字,今日爹大限已到,这是爹唯一能为你做的。只求你别怪爹。若是空下来,去你娘坟前上支香,告诉她,爹罪孽滔天,赎罪去了,怕是不能与她团聚了。”????袁三立笑道。


        

袁天道看着袁三立,我已经分不清楚他眼里流下的到底是血水还是泪水。


        

他对袁三立摇了摇头。


        

袁三立也对他摇了摇头。


        

之后,袁三立张开怀抱,面朝上天,????他紧闭着眼睛,一脸微笑。


        

一脚起。


        

以身接雷。


        

他的身子,在触碰到天雷的瞬间化为齑粉。


        

此时。其实已经是天雷的余威,可是哪怕是余威,也足以让袁三立灰飞烟灭,????天谴之人已经伏诛,????天雷顷刻之间散去,????袁天道那苦苦支撑的青色屏障也四散而去。


        

我站在原地。


        

袁天道亦然站在原地,他蹲在地上,????轻轻的收拢起了地上那几乎看不到的白色粉末,这或许是袁三立身体的灰烬,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在轻轻的做着这件事。


        

我轻轻的走了过去,脱下了外套套在袁天道的身上,老袁抬起头看着我,双眼泛红的问我道:“八千,你说我现在叫一句爹,他能听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