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23章 眼珠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袁在我们到机场的时候转机回了北京,我还有太多的话没跟他说,也有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问,比如说他的队员老猫的事情,不过老袁重生归来情绪始终不对,他不仅刚醒过来就要面临父子分别,更是没有在弯背老六临终前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心底的哀伤和压力也不愿意过多的去问他什么,更何况老袁这次回来之后已经愿意跟我谈一些事情,至于他不愿意提及的或者不想说的,我也不想在他最难过的时候去逼问他。相对于这些,我更关心老袁回北京后会面对什么问题,刘青云已经接替了他的工作,老袁最大的靠山弯背老六也已经不在了,回了北京之后的他将要何去何从。


        

我给李东雷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李东雷让我不要担心,天子脚下的很多纷争都是表面的风平浪静背地里的暗潮涌动,老袁这次回去想要重新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赶走刘青云恐怕是不现实,弯背老六经营一生,在寻常人见不到的角落都布置了很多得的暗棋,还有庞大无比的关系脉络只有老袁回去之后才能一步一步的盘活,到时候才能扭转被动的局面。


        

我没有去过北京,冬雷他们也绝对不可能让我在这个时候涉足京城那个复杂无比的地方,不过我也能理解冬雷所谓的扭转被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并非是他们占据主动的地位,而是他们尽量的想让整个局势回到弯背老六活着的时候——那个时候弯背老六的意思是玄门中的事情由玄门中人去解决,也就是江湖事江湖了,而在弯背老六病重的那段时间里,从刘青云逼迫纳兰敬德出山杀我的那一次开始,似乎有些层面上的人开始不再克制,开始动用一些无法抗拒的手段强行的干预这件事,冬雷要做的就是利用一些手段跟那些人进行博弈从而扭转这个状况,让我们不再那么的被动,如果说的再直白一些,????如果不是二叔进京接刀稳定局势,没有冬雷进京周旋,可能谋划整个洛阳刺杀行动的那个人早已把我们灭掉,甚至所有接近我的人都要遭遇不测。


        

有了冬雷的话知道袁天道回到北京不会太过被动我也放心了不少,在老袁回去之后我在洛阳待了两天,赵无极文我怎么不趁着这个时间回方城看看,真的忍心也能忍住不回去见见李雪?????说实话我心里确实也想李雪,想在方城年迈的爷爷,想担忧着我的三叔,可是一想起青木我就内心纠结难受,甚至都不知道到底要怎么面对李雪,这让我无比的愧疚,而且我知道我是一个内心深处藏不住事儿的人,以李雪的敏感和聪明定然能看出点什么,与其相见会让彼此难受,不如暂时不见,说的再简单点我就是怂,怂到不知道如何去抉择,只能选择暂时的逃避。


        

大黄二黄这两个兄弟到洛阳之后就一起出去转悠,也算是瞻仰一些前人的圣地,赵无极回家里安排一些事情,老王头则带着我在古玩城里漫无目的的转悠,我因为心心念念我兜里刘敬堂交给我的这两颗猫眼石的问题,所以特意的让老王头带着我逛了许多的花鸟奇石店,但是在看了很多猫眼石之后我却发现刘敬堂交给我的这两颗猫眼石跟普通的猫眼石完全不一样,不管质地手感还是各种细节,完全不是猫眼石的路子,最后可能是我看猫眼石看的多了,老王头都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儿,问我道:“八千,你到底是想干什么?????怎么一个劲儿的看猫眼石?”


        

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还得是老王头帮忙张罗,而且老王头跟着我其实就是凑个热闹加上顺便捞点钱,其实算是个局外人,而且老王头这个人相对来说还是非常靠谱的人,我就悄悄的把这两颗猫眼石拿给了老王头道:“你看看这两颗石头,是猫眼石吗?”


        

老王头拿起来看了一会儿道:“这东西你哪里来的,罗布泊?”


        

“这个你别问,我不方便说,老王哥你明白吗?”我道。


        

老王头很识趣的没再问,他继续端详了一会儿这两颗石头道:“这他娘的也不像是猫眼石啊,我怎么瞅着这两颗石头像是两个眼珠子呢?????你看着瞳孔这色泽,完全就是两颗眼珠子的样子啊,说真的,我看着这俩眼珠子我这心里都有点瘆得慌。”


        

我苦笑了一下道:“我也这么想过,但是眼珠子这玩意儿也不是石头的啊,你见哪个人的眼珠子是石头的。”


        

“化石。我觉得的眼珠子的化石,????我说你这东西你早拿出来啊,我这虽然不懂,但是你忘了吴学究吗?????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啊,而且这都是自己人,咱们让他瞧瞧不就完了?”老王头道。


        

吴学究就是杨教授的那个徒弟,当时因为陨石的事情我跟他见过面,也是因为他认识的杨教授,但是我再一想,杨教授因为我的事情直接遭了横祸,我就问道:“那吴学究现在怕是拿我当成瘟神了,咱们找他合适吗?”


        

“你说这个倒是,其他的人我倒是也认识的有,可是你再找别人岂不是也是祸祸别人嘛,我给老吴打个电话,这方面他是权威,他要是不答应咱们再找别人。”老王头道。


        

老王头给吴学究打了一个电话,吴学究虽然有点犹豫,却没有拒绝,他心里肯定还是有所顾虑让我们悄悄的直接去他的实验室,有了他这句话我跟老王头就打了个车直接过去,吴学究看到我脸上很是尴尬,我们聊了几句罗布泊的事情他明显也不想听太多怕惹祸上身,这也难怪,毕竟当时洛阳的那场截杀的确是让人感觉胆战心惊,我们在实验室里等了大概两个小时,吴学究走了出来道:“小林,这双眼珠子你是从罗布泊那里拿过来的吧?”


        

“对。”我点了点头道。


        

“这是一双眼珠子,人眼。”他道。说完他可能知道我们会对这个结果特别吃惊,继续对我说道:“老师应该跟你说过他当年在罗布泊的研究,他跟我简单的提过几嘴,不过他没有详细的跟我说,但是我在他的家里看过一个类似的样本,这东西很难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只是他告诉过我,当年罗布泊的一部分人被复制,另一部分人因为误食了某种长在陨石上的草药尸体会发生钙化,形成一个类似于阴兵的存在,这两颗眼珠子,很明显就是人眼珠子经过那种钙化之后的产物。这个你们能明白吗?????其实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钙化,只是一种石质的过程。”


        

这个杨教授的确是非常详细的对我说过,而且吴学究这么一说我还真的觉得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其实一开始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这双眼珠子是刘敬堂自己挖出来的两颗,现在再想想,难道说这两颗珠子是刘敬堂当年从阴兵身上挖出来的?????这其中有什么意义又蕴藏了什么信息?


        

“你确定吗?”老王头问道。


        

“不是非常确定,这东西太多的专家都没研究明白,我老师研究了一辈子都没有研究明白,我也只是一种猜测。”吴学究苦笑道。


        

——从吴学究那边走出来之后,我一直拿着这两颗珠子端详,如果这两颗珠子真的是从当年阴兵身上挖出来的,倒是也可以解释为何刘青云对这个东西为何重视,因为阴兵借道虽然出现了很多次,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人敢留下来什么,当年袁天道不是就因为跟着阴兵导致了自己一生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