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41章 骨灰坛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整个宋斋下面寂静无声,二黄负手站立,就连一向不稳重的大黄现在都端坐起来,静静的看着台下那放在展台上的骨灰坛。我与弯背老六素未谋面,却听说过他的很多故事,这个要为天下百姓立规矩的弯背老六或许在很多人看来不通这世间的人情世故,可是每一个提起弯背老六的人都会对他肃然起敬。


        

当我听到那个礼仪小姐介绍这个骨灰坛是坐镇京师一甲子的弯背老六之时,我的脑子里蹦出了两个字。


        

完了。


        

袁天道此生敬六爷如敬神。


        

他在去往那个未知领域的时候唯一的心愿便是六爷能得善终。


        

在重生复活下来的第一件事也是要上山敬六爷一杯酒。


        

六爷当时死后有老兵送葬走的安详。


        

而现在有人把六爷的骨灰挖出来送到了这里,我心里比谁都明白,不是有人容不下这个已经入土为安的曾经天下第一刀客,而是有人容不得一个没有了弯背老六庇护的袁天道。


        

这件事是谁做的?????我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想出答案,是那个我在黄泉里见过的轩辕青天?六爷一生都在牵制轩辕家族,死前更是一刀震慑过轩辕青天,他们对弯背老六恨之入骨也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刘家的刘青云也有可能,因为他是最不想袁天道能够顺利回京的人,除了轩辕青天和刘青云,甚至大黄都有嫌疑,毕竟它曾经对我说过,这天下已有青龙山的九龙拉棺,容不下胜天半子的袁天道。东北马家想从袁天道身上得到当年的因果,这是嫌疑人之一。


        

想了一圈儿之后,我忽然发现,这天下之大,没有了弯背老六之后,竟然没有袁天道的容身之地。


        

六爷已死,复活之时袁父引天雷万道身死道消护下袁天道周全,袁天道并非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他就算没说过,我也知道他心里的压力,之所以没有陪他一起进京去给弯背老六敬一柱香一杯酒也是想让他独自一人清醒一番,而现在弯背老六的骨灰出现在这里,我可以想象独自一人登山却发现六爷坟地被撅之后的袁天道有多么的痛苦,一个人的承受能力终究是有限的,我甚至可以猜到,这件事会是压垮袁天道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刻,没有人出价。


        

下面依旧寂静无声。


        

我往前走了一步,拿起桌子上的竞价牌。


        

“八千,你要想好,弯背老六的骨灰,可能是这天下最烫手的山芋。”大黄说道。


        

“那又怎样?”我道。


        

“真的要我讲明白吗?袁天道身上的因果,你接不下来!没有人会想袁天道活下来,刘敬堂,盖九幽,包括你二叔林长生!????还有天字甲号房里的那两位,甚至所有期待九龙拉棺重新启航的所有人,都不想袁天道活下去!”大黄瞪着我道。


        

我现在才知道刘秀才刚才在对我讲往事的时候为什么特意的去提醒我袁天道当年进三里屯带走昆仑的事情改变了我一生的走向,在我临走时候刘秀才又欲言又止的对我说要我拍下这坛骨灰,聪明如同刘秀才早就知道这坛骨灰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拍下这坛骨灰代表了什么。刘秀才身处刘家动荡的时代,他考虑事情总会权衡利弊,再不济也会从恩怨分明入手,他想劝我拍下这坛骨灰,所以告诉我老袁于我的恩情,可是有一点刘秀才或许无法知道,我在这天下所有的苦恼,唯有老袁一人可以感动身受,不计所有的恩怨纠缠,不计九龙拉棺和所谓的千古真相。我与老袁都是兄弟。


        

兄弟二字,可轻如鸿毛,可重若万钧。


        

我举起了号牌。


        

大黄道:“八千,自古成大事者皆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要在这件事上任性妄为,到最后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现在所有你认为会帮你的人,大多数都是图着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可以搭上顺风车,你这么做无疑是自断后路!”


        

“那就不要后路了。”我道。


        

说完,我把号牌举出了窗外。


        

礼仪小姐看向了我,宋斋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向了我的位置。


        

我转过头,看到了站在旁边屋子窗台上的刘秀才泪流满面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对他点了点头,刘秀才双手举过头顶,对我深深的作了一揖。


        

这是今晚宋斋所拍藏品中最为平静的一个,我出了一次价,三锤定音之后成交。


        

那站在展台上的礼仪小姐呼出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我。


        

大黄叹了口气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八千,说实话你可能是狗爷我见过最傻的人,明知道是个圈套还硬着头皮往里面去跳。”


        

说完,大黄话锋一转,狗嘴一咧道:“不过狗爷我喜欢,不是狗爷我马后炮,刚才你要是退却一分,狗爷我就心凉三成。这世界上说人话的太多了,办人事的人却越来越少,不愧是狗爷我的徒弟。”


        

“得了吧大哥,我看刚才八千要拍的时候你一身的毛都炸起来了,来回的话都让你说了。”二黄毫不迟疑的打脸大黄道。


        

“你懂个屁!演戏要来全套的!大哥我这只是给八千的考验!”大黄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哒哒的脚步声,脚步的声音不似小厮而是像那个宋斋的掌柜的,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响起了敲门的声音,二黄去打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宋斋掌柜,掌柜的走了进来捏着大黄的脸蛋儿道:“小馋狗,等不及了吧?”


        

掌柜的挥了挥手,小厮们开始往房间里送菜,一道道的菜品看起来简单又可口,大黄陶醉的嗅了嗅鼻子道:“还是原来的味道。”


        

“别装了,口水都流下来了,吃吧。”????掌柜的摸了摸大黄的头道。


        

大黄果然不再伪装,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对着桌子上的菜风卷残云,宋斋的掌柜坐了下来看着狂吃的大黄,眼神里写满了像是看着后辈一样的溺爱。


        

转眼之后,大黄已经把桌子上的饭菜消灭的干干净净,大黄吐出了一根儿骨头,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儿道:“红姐,弯背老六的骨灰,你不该接。”


        

掌柜的单手托腮道:“有什么该不该的,朱檀当年再强也难以以武入圣,更别说他身负血脉之力又有刘伯温的亲力栽培,各种灵丹妙药当成饭吃,这样的人成为天下第一有什么可稀奇的,我们小黄有这个条件也不一定做的比他差,弯背老六穷苦人家出身,一身霸道的本事都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也就是弯背老六知道寒门贵子多难,才想给这天下寒门子弟一条大道可以走,一辈子没读多少书的弯背老六可比天天把圣贤书挂在嘴上的某些人强太多了,就算弯背老六不是这千年难得一遇的武道至尊,就凭他这个有意思的人,他的骨灰也算是无上的真品宝贝,这样的东西既然有人送到了宋斋来,我宋斋没有不收的道理,不收反而是薄了六爷一生的清誉。”


        

“话是没错,我就是把有人把这笔帐,记在宋斋的头上。”大黄道。


        

掌柜的道:“宋斋的东西不问来路,不追出处,但凡不是傻子也会明白这事怪不得宋斋,而且宋斋这么多年什么风风雨雨没有见过,若是什么事都怕,还不如早点关门罢了。”


        

说完这句话,宋斋掌柜的回头看了我一眼道:“小朋友,你的那个红颜知己青木呢?”


        

宋斋的这个掌柜看起来虽然年轻,却是跟大黄一个时代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人,她叫我小朋友也是无可厚非,只不过青木现在在哪里这个问题,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去回答。


        

宋斋掌柜的没有等我回答便摆了摆手道:“得了,我明白了,这世间的有些男人很奇怪,有的人可以视兄弟如手足却待女人如衣服,小黄,你别拿爪子挠我,我可不是说你那个没良心的主人。”


        

大黄一脸悻悻。


        

宋斋掌柜的接着道:“我那妹子青木为了你可是复出太多了,有些事换做是我我可能都没有她的勇气这么做,你今天敢拿下这坛骨灰,是为兄弟,不过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像今天这样为了她,自古情关难过,朱檀再不济,也曾为我那妹子冲冠一怒,你呢,要忙的事情太多太多,我也不逼你现在不要命的去把她救出来,我都想看看我那冷若冰山的妹子到时候笑起来会有多好看,毕竟我们这一族的女子啊,都爱英雄,被安排嫁给谁不要紧,心里喜欢的人,一定得是举世无敌的盖世强者。小黄,你说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