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59章 陈公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黄依旧是只能选择宠物托运,二黄上了飞机之后便呼呼大睡,我在看完了赵无极给我整理的蜀地资料之后没有任何的方向感,虽然五行之地的概念到现在为止在我的脑子里还是非常的模糊,可是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但凡是牵扯到五行之地都会与时间和特殊的黄泉界有着这样那样的关联,不管是我没有去过的黄河龙宫,还是青龙山,亦或者是西藏的雪山和罗布泊深处,这四个地方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相同之处,可是赵无极给我的关于巴蜀巫山的资料却很难从中找出和其他四个地方的共同点。


        

这一次来蜀地是大黄的主导,它言之凿凿的告诉我它那个三教通融的主人曾经说过巫山会是藏连山和归藏二经的地方,龙虎山的祖师爷张天师当年的入蜀似乎也是为了寻那连山归藏二经而来,这似乎也是从侧面的印证了大黄的话,可是有一点我却不能忽略,不管是大黄的主人,还是大黄后来独自入蜀,亦或者是张道陵大张旗鼓的打着镇压鬼教的名义去往巫山他们都并没有真正的找到那失传两部神经的下落,那谁又能确定我们这一次出行就能马到功成?


        

事情的不确定性让我心生烦躁,我对于连山归藏二经的渴望已经到了我无法去抑制的地步,不仅仅是我二十三岁的生死劫正在无限的接近,最主要的还是我对于强大的渴望,在很多事情前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足以让我疯狂,看着天外的云卷云舒,我的心里却久久的无法平静,我生怕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到了那个时候我到底要怎么样处理眼前那混乱不堪的局面?


        

在心烦意乱之下我跟赵无极聊了很多,聊了一些过去的事情,还有将来的事情,一些我的担忧,我这个老表也算跟着我出生入死过几次,我能感觉出来他跟别人是不一样的,虽然他背后的赵家未尝没有自己的小心思,可是赵无极本人来说能支撑我们俩一路前行的除了那血浓于水的亲情之外,还有的就是我那个因为这件事死在西藏的舅舅。也可以说,此刻在我们这个小队中,相对于来历不明高深莫测的大黄和龙虎山的天师二黄,赵无极这个洛阳的古董界的教父要真实很多。


        

“八千,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烦恼,事情都是有它的两面性的,每一个靠近你的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这是好事,说明你的身上有他们可以图的东西,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小伙,刘家,盖九幽,包括东北马家亦或者是你们刚去过的宋斋人家或许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这听起来很操蛋,事实却就是这样,就跟我这些年在洛阳做生意一样,围绕在我身边溜须拍马的人很多,他们靠近我肯定不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真正的原因就是我能带着他们发家致富,成年人的世界本身就是靠着利益捆绑在一起的,你认为你被所有人算计这是悲哀,其实这也正是你的优势,是,寻得这两部经书让自己变的强大是可以争取更多的话语权,但是要是不行的话你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你的优势就是围绕在你身边的这些资源,怎么去整合利用才是现阶段的重中之重。而且这种事现在都不需要你去做,大黄就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处理的很好,帝师两个字绝非是浪得虚名,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信的过大黄。”赵无极说道。


        

赵无极话里话外的意思我也能听的明白,相对于李冬雷袁天道,这个龙虎山上忽然下山来的大黄二黄两兄弟主导了这次的巴蜀之行,而我跟赵无极完全没有办法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这的确是一个让人细思极恐的问题,不管是身手还是算计我们俩都完全不是大黄二黄两兄弟的对手,最主要的是他们两个跟巴蜀之地都有渊源,大黄曾经独自一狗深入巫山,二黄的祖师更是大张旗鼓的进蜀地寻宝。要说他们两个没有自己的小算盘那就奇怪了,我跟赵无极真正担忧的点就是他们两个其实是在利用我去拿到那两部经书,而一旦拿到两部经书之后却无法控制局面。


        

如果再往深处去想,在天下人都知道我们要深入巫山之中寻找那两部经书的时候,看守经书不知道多少年岁月的鬼奴却在此时离奇的跟在了刘秀才的身边玩忽职守,看似是给了我们可趁之机的背后又到底是什么算计?


        

在这件事上没有巧合。


        

有的只是不为人知的布局。


        

我摇了摇头不敢继续想下去,这就是我当前最大的困扰,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已经不是那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可是现在的我就算能想明白很多事情,可是却缺少破局的能力,我手里最大的砝码说到底就是我自己,只要我自己对那些人还有利用价值,他们就不会杀我灭口。


        

下了飞机之后取回了托运状态下的大黄,憋了一路的它自然是少不了的一通抱怨,赵无极的生意伙伴大多都在北方,重庆这边他也没有认识人,所以这次肯定是没有人接机,我们打了一个出租车,出租车司机非常的健谈,他把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和一条狗当成了来这里旅游的游客,而来到这里的人多半心里想的都是本地的美女和美食。司机滔滔不绝的给我们介绍哪个地方的苍蝇馆子最有老重庆的味道,哪里的火锅是虚有其名,甚至还给我们介绍了一些可能包含了不正常服务的娱乐场所,大黄在外人面前没有办法说话,我也刚好想休闲一番干脆就给了司机一笔钱让他成为我们的专职司机,先帮我们安顿酒店,之后去了几个本地的名吃小街去体会正经的川地美食。


        

麻辣鲜香的味道的确是让人流连忘返,街边皮肤白皙身材傲人的年轻姑娘更是让人心生荡漾,一下午的时间我摒弃了心中所有的压力和杂念,彻底的把自己放空当成了一个来这里玩的普通游客,等回到酒店之后就已经是深夜,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来了这里之后大黄的话忽然变的少了,没有了之前的桀骜不驯喋喋不休,它沉默的跟在我们身边的一下午让我想起了最后的晚餐,我总有不详的预感,就是大黄故意让我享受我为数不多可以轻松的时光。


        

一夜无话,我们也没有商量接下来的具体路线,只是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大黄就敲开了我的房门,它张嘴说的第一句人话就是:“今天谁要是再带狗爷我吃辣椒,狗爷我绝对跟他玩命。辣的老子两头受罪。”


        

我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黄昨天的沉默只是因为陪我们吃了辣椒的缘故,眼前的大黄的确是没有了往日的神韵,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见到吃瘪的它。想到昨天一直强忍着不说话陪我们吃各种麻辣菜的大黄我也是哭笑不得。见惯了大风大浪有时候我反而是受不了一些小事给我带来的感动,我把大黄请进屋子,这一次我特别诚恳的道:“师傅,接下来是什么打算?????咱们进山?”


        

“你跟我一块出去一下,见个老朋友。”大黄说道。


        

我没有多问便跟着大黄一起出了门,大黄交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昨天的出租车司机也是一大早就来到了酒店外面听候我们调遣,我把纸条递给了他告诉他就去这个地方,这个出租车司机一看这个地址眼神都变了,他道:“老板,咱们真去这个地方?”


        

我看了一眼大黄,它装的一脸深沉,我道:“对,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得问题,只怕我们是进不去这个地方。”出租车司机说道,出租车司机告诉我我们要去的这个三号院在本地地位非常特殊,外面对这个地方有两个叫法,一是三号院,二就是陈公馆,住的是本地第一阴阳先生,这个阴阳先生脾气异常的古怪,能进陈公馆的人也是非富即贵,多少达官贵人日夜守候侍奉跟前就是为求陈公可以指点迷津,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典故便是一本本地的大人物遭了大难在陈公馆门前跪了三天三夜求见阴阳先生,阴阳先生却没有见,只是说了一句我帮不了你,就这样那个大人物也是没有敢发火,后来那个大人物果然出了事,从那之后陈公馆就闭门谢客再也没有接纳过人。


        

这样一个地方,出租车肯定是开不过去的,不过大黄既然神秘兮兮的说要去肯定有它的道理,我就对司机道:“你只管开过去,能不能进的去是我的事。”


        

这司机兴许是把我当成了深藏不漏的大人物,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一路上各种飙车超车展现车技,直到我们被看门的拦住。司机都不忘对我嘱托道:“老板,真的见到了陈公,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问句前程。”


        

我没答应他,只是看着眼前的三号院,不得不说这个院子的确是修的气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