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65章 采生折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了大黄的话我们面面相觑,赵无极挠了挠头道:“我怎么听着大黄说的像是花果山水帘洞呢?难不成前面还有一个齐天大圣不成?”


        

我看了一眼赵无极示意他这个时候不要开玩笑,很显然刚才大黄是无视了那猴子的“威胁”,大黄二黄进山以后的紧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猴子而来,反正此时大黄还是一脸的严肃,我转头对它说道:“师傅,那些猴子很厉害吗?”


        

“想要把他们都给杀了的话容易,但是万物有灵,真的把它们全部都杀了,我们跟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而且谁知道这些猴子跟那个鬼奴到底是什么关系。”大黄说道。


        

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从刚才那白猴子的表现来看肯定是不会妥协,而我们又不可能硬生生的闯入,但是如果要我们现在功亏一篑的走掉的话肯定又不现实,事情看起来陷入了一个难解的死局,我们几个人此刻也都感觉到了大黄的沉默谁都没有再说话,陈小兰去把做好的饭菜都端了过来,这顿饭也是吃的味同嚼蜡,等吃完了饭之后,大黄干咳了一声道:“八千,你跟我走。”


        

我跟赵无极对视了一眼,他点了点头让我放心过去这里有他照顾,我又看了看二黄,二黄无奈的对我耸了耸肩,我对他笑了一下,之后跟着大黄的后面朝着密林里面走去,我们走的方向正是那三只猴子消失的方向,大黄默默的走在前面,说话的大黄让人感觉不靠谱,但是不说话的大黄却是让人感觉有无限的压力,它一向目空一切运筹帷幄无视所有的压力,连它都感觉难做的事情我是想不到任何可以解决的办法。


        

我们俩就这样闷不作声的往前走,在前面的路上我看到了地上到处散落的枯骨,有些枯骨干枯发黄看起来年代悠远,还有一些枯骨上面还带着没有完全腐朽的血肉,我甚至能听到虫子在血肉之中穿梭的声音,尸体的腐臭味道混合着山林之中发酵的草木味道让人感觉十分的难受,而我这时候通过这些枯骨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压力——那些猴子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虚张声势,靠近这些山林的人是真的会被他们格杀勿论。


        

“师傅,这些猴子坐大肯定不是一日而成,既然棺材峡谷对于蜀地的玄门人士那么的重要,他们怎么可能坐视这些猴子占山为王?”我问大黄说道。自从跟大黄聊天之后我是从内心接受了大黄这个师傅,一旦的内心接受了一件事所有的一切都变的那么自然,我甚至每次对大黄说话都会不自觉的带出师傅二字。


        

“那棺材峡两面是悬崖峭壁地形十分的凶险,以前蜀地的修士们就知道这些猴子的存在,也知道这些猴子比外面的猴子都要聪明,但是玄门之人并没有感觉到这些猴子的威胁,一开始他们圈养驯化这些猴子,让这些猴子攀登悬崖峭壁帮他们寻找遗失的典籍,猴子身手矫捷的确也帮了玄门人的大忙,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些猴子们会私藏典籍暗中的进行修炼,说起来这些猴子也算是韬光养晦之极,等到玄门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猴子已经得了气候,不过那时候还好,玄门依旧可以不惧猴子们,这些猴子们真正占山为王也就这些年的光景,说到底还是跟弯背老六镇压天下玄门有关,那时候玄门元气大伤无暇来棺材峡,给了这些猴子们喘息之机,而且在这时候,猴子们中出现了一个灵猴,一个猴子扛起了整个巫山猴群的大旗,并且这个猴子还跟鬼奴扯上了关系,彻底的让这群猴子独霸于这片山林之中。今时不同于往日,弯背老六虽然最终功亏一篑,但是他的想法却终究是被延续下来了许多,现在也不是冷兵器时代,国家重器早已不惧玄门的飞剑伤人,有些人对于玄门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说到底,玄门之间的纷争现在已经是绝顶高手之间的博弈,有了那只灵猴的猴群和没有简直是天地之别。”大黄说道。


        

现在不仅是赵无极觉得,就连我都觉得这巫山群山跟西游记的花果山水帘洞很像,一群开了灵智如同人一样的猴子,还有一个听起来也是绝顶高手的灵猴。


        

“灵猴?难不成真的是类似于齐天大圣那样的人物?”我问道。


        

“作孽,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只灵猴是我送过去的,想当年在没有遇到你之前,狗爷我想的是收它做徒弟。”大黄说道。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在一开始遇到大黄的时候它立马让我下跪拜师我还以为它是个不靠谱的老狗,后来在逐渐的了解之下才知道大黄的真本事和心高气傲,它立志做帝师,自然是不会随便收徒,那么这个连它当年都动心的灵猴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资质?


        

“你听说过采生折割吗?”????大黄问我道。


        

“恩,知道,我在一本书上看过,说以前的乞丐拐走一些幼童,砍掉幼童手脚,人为的制造一些残疾的孩子让孩子们看起来非常的可怜,大家看了之后同情之下便会施舍一下钱财,这种方法就叫采生折割,这种做法历来都让人感觉道深恶痛疾,历朝历代捉到这种人都是诛九族凌迟处死。怎么,这跟那个灵猴有关系吗?”在问完这句话之后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不禁让我脸色一变,我紧跟着问大黄道:“难道是?”


        

大黄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采生折割之术的确是在源于丐门当中,但是以前的玄门中也多贩夫走卒,很多人进不了大的宗门却会一些玄门的秘法,古时候不比现在,只要略知玄门的一二便可自称大师,古时候的风气使然,儒家的读书人还有识文断字之人大多都略知玄门阴阳之道,这也导致古时候玄门人数“颇众”。????众这个字有好有坏,说白了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玄门中人就改进了乞丐的采生折割之术,我在子不语书中就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玄门中人找三岁以下的幼童,用秘法封九窍,然后把孩子的皮剥下来,同样的剥一个猴子的皮,把猴毛烧成灰配上朱砂涂抹在被剥皮之后的幼童全身,之后再把猴皮包裹在孩子的身上,猴皮身上画上玄门的符箓,这种幼童活下来的千有其一,活下来的孩子外表是猴子,其实是人身,这种孩子卖给达官贵人或者是走江湖耍猴的手艺人,一个价值千金,因为这种猴子似猴似人,十分的聪明惹人喜欢,只是寿命极其短暂。


        

大黄一说起这个采生折割之术,再想起这样的灵猴,我忽然就想起了这个故事,在我说出来之后大黄点了点头道:“没错,当年狗爷我在一个耍猴人那里救下了它,它其实算是一个隐藏玄门家族的少爷,因为家族仇怨宗门被灭,父亲亲人都被仇人所杀,而它当时只不过是个一岁多的孩子,被仇人制成了猴人卖给耍猴人在街头卖艺,狗爷我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眼神跟猴子不一样出手救下了它,这小子虽然年幼,当时却是目睹了整个家族被杀的惨状,身上有一股子得天独厚的滔天怨气,我在救下它之后便想把它的一身怨气养成一身的灵气,一开始只不过是想顺手帮忙。却意外发现这小子惊人的修炼天资,可以用天纵奇才几个字来形容,你别怕,比起你自悟连山决,一个月三次精进自然是要差一些的,那之后我便越看这小子我越喜欢,本想收为弟子,结果因为它只有不到十年的寿命,这是被采生折割的孩子必有的后遗症,哪怕是找了不少的灵丹妙药给它续命也是无济于事,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把它送到了棺材峡想着靠着这里得天独厚的灵气试一试。权当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想到这孩子把我当成了亲人,它以为我要丢下它,狗爷我把它放在这里的时候,它百般的不肯,现在想想当时它的小眼神狗爷我心里都还难受。”


        

“后来呢?????它在这猴群之中崛起成了猴王?”我问道。


        

“狗爷我狠心把它丢下的时候还是百年以前,之后狗爷我就沉睡了许久,我本来以为它肯定活不下来,醒来之后打探了一下江湖上也没有一只猴子高手,直到巫山棺材峡的灵猴现世我才想起它来,上次狗爷我来巫山还特意的去见它,结果它却把狗爷我拒之门外,我气的七窍生烟想要打上门去,再一想,当年这孩子曾经把狗爷我当成世间最亲的一个人,我丢下它是救它不假,但是在它看来却是抛下了它,也是一个可怜孩子,便没有再见它。再后来的时候它曾经出山过一次,那时候盖九幽还没进京城,它的那个仇家有一个孩子在京城为官,这孩子为了报仇杀到京城行凶,被弯背老六砍中了一刀却逃了一命,你如果问袁天道他可能还记得这个人,当年也算是昙花一现的人物,人称猴爷。”大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