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67章 当我求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黄口中那黄符的威力我可是亲眼见识过,差点让袁天道身死道消,我,刘秀才和鬼奴三个人都没有拦的住黄符所幻化的天狗,寻常的武夫修士出手不过是伤人罢了,而大黄这种境界之人出手就更加恐怖,一线仙人境借用天地大道威力,众生与天地大道之下不过是苟且偷生的蝼蚁,可以说大黄若是真的对猴群动手,便能让这些猴群瞬间死伤殆尽,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大黄的脾气秉性,它不像我做事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一旦它决定了做一件事那便不会给自己留回头路。


        

天狗长啸震慑那进攻的猴群。


        

大黄往前踏出一步,头顶那巨大的天狗影子挟着无上的威压压迫的那些猴子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那个为首的白猴此刻也是在苦苦支撑,脸上早已是露出了难受的神色,站立的身子也早已不稳。


        

我默默的后退了一步站在了大黄的身后,心中自然是有无限的感慨——事情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大黄定然也是心生不忍才会连着质问三次,而我更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谁都懂,可是真的需要去伤害别人成全自己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心安理得。


        

不过我还是决定做最后的尝试,我对着那棺材峡谷叫道:“猴爷,当年师傅并非是要抛下你在此处,而是把你留在这里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江湖路远,再见不易,何必真的要到你死我活的境地?”


        

我的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可是那猴爷依旧没有回应。


        

大黄眯起了眼,再次的往前踏出一步,离我们最近的那一群猴子瞬间化为了齑粉,那白猴躲的够快才躲过了这一杀劫,它紧咬着牙气的浑身颤抖,看样子是想要把我们这两个闯入者撕成碎片。


        

我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大黄再往前。


        

就在此刻,我忽然感觉到一股浩瀚无比的气机从远处的棺材峡之中冲了出来,心道这猴爷终于是无法忍受自己的徒子徒孙惨遭大黄屠戮而出手,我扭头一看,看到一根金色的铁棒挟着破空之声冲着大黄疾射而来,大黄盯着那金色铁棒丝毫不为所动,而就当那金色的铁棒要打在大黄的狗头上的时候,铁棒忽然强行的改变了轨迹砸在了地上,地上的石块被这铁棒砸成粉末,铁棒也重重的的插在地上,下一刻,有一个黄色的影子快速的在猴群之中穿梭,所过之处那些猴子一个个的如同春风拂面药到病除,不再畏惧大黄天狗的威压,这些猴子站起来之后先是对我们呲牙咧嘴,之后便是如同看神一样的看着那个黄色的影子。


        

此刻,那黄色的影子盘腿坐在了那根铁棒之上,没有正面的面对我们,只给我和大黄一个背影。


        

“见或者不见有什么区别?”猴爷背对着我们说道。


        

那单薄的背影,加上沙哑沧桑的嗓音,猴爷一出场,似乎就带着无尽的萧条落寞,联想到它的身世不由的让人心疼。


        

大黄看着猴爷的背影,默默的收起了那杀伐四方的天狗虚影道:“小猴,狗爷我不想跟你动手,放我们进去。”


        

此时,那猴爷缓缓的转过了脑袋,我看到它的双目通红,如同入魔的魔猴一般,在它的脸上有一道狭长的伤疤看起来触目惊心,这道伤疤估计就是当年弯背老六所留。那猴子看了我跟大黄一眼,冷哼道:“我若是不呢?”


        

大黄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狗爷我一向说一不二。”


        

猴子在铁棒上旋转一番,落地正身对着我们,把铁棒扛在双肩之上道:“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大黄怒道:“星空图将成,轩辕家族胜券在握,这么多年轩辕家族与黄泉之间做了交易,这些年不知道多少轩辕家族的人避过天刀突破了境界,等到轩辕家族完成了他们的布局真正要出手的时候,这纵横于世间的高手们看似无敌于世,其实都是不堪一击,阴兵守不住黄泉疆土,那时候天兵降世,人道必灭!八千是尘世间最后的希望!”


        

猴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人道灭不灭,于我何干?????这世间谁说了算,又关我屁事?????我和孩儿们守在这棺材峡吃喝无忧与世无争,何必要趟进这趟浑水?????你要做这天下帝王苍生之师,我又不需要。”


        

大黄就够操蛋了,这猴子简直是比大黄还要操蛋,让人没有半点脾气,要是放平时的大黄估计早就暴跳如雷,在猴爷面前大黄有着前所未有的好脾气,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猴爷道:“借一步说话。”


        

“你要见面,我来了,来了你又要借一步说话,你何时变的如此多事?”????猴子道。


        

“当我求你。”大黄淡淡的说道。


        

大黄这一句当我求你说出来让我感觉如此的不可思议,就连那个不可一世的猴子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大黄,它掏了掏耳朵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当我求你。怎么,你还要狗爷我跪下来求你不成?!”大黄道。


        

猴子看着大黄,一双猩红的眼睛逐渐的柔和了下来,它转了一下脖子,提起金色的棒子,转身走进了猴群,猴子们自然而然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大黄回头对我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我点了点头。


        

骄傲如大黄都说出了求字,我还能在说什么?


        

大黄跟着猴爷穿过了猴群,它们俩走后,那些猴子猴孙们便一个个带着怒火的盯着我,不过也没有动手,我看着大黄和猴爷消失的方向,不知道这一狗一猴在说些什么,大黄现在既然都已经隐忍到这样的地步,肯定还会做出让步。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只苍老的白猴走向了我,这白猴似乎是猴群里的长老,我以为它要对我动手立马拉开了架子,可是再一看白猴脸上的表情却也不像是动手的意思,它走到了我的旁边,对我施了一礼,态度温和。????我一下子被这白猴给搞懵掉了,刚才是它发号施令对我们展开攻击,现在它又来找我示好是几个意思?????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依样画葫芦的对白猴还了一礼,它解开了腰间的一个葫芦丢了过来,我打开了之后立马闻到了沁人心脾的酒香。


        

传言最先发现酒的不是人类,而是猴子,猴子多嗜酒,古书上对猴儿酒更是十分的推崇,认为猴子所酿的酒才是真正的日月精华,我看了一眼白猴,它对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看样子是要请我喝酒,看来这山里的猴子果真是成了精,会酿酒,更是知道酒水外交的道理,我没客气直接仰头痛饮,酒并不烈,喝到肚子之中却有一团火焰自丹田而起十分的畅快淋漓。


        

我对白猴竖起了大拇指道:“好酒!”


        

听到了夸奖,白猴淡淡一笑,它指了指棺材峡的深处,再回头对我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些许畏惧的神色,看它的反应是在告诉我不要去棺材峡谷的深处,在里面有十分可怕的东西。


        

我也对它摇了摇头,可是当我想告诉它我必须要进去里面,因为里面可能有我势在必得的东西之时却发现我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这时候白猴指了指嘴巴,对我点了点头。


        

“我要去里面拿东西,这对我很重要。”我道。


        

白猴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它拉住了我的手,指了指那棺材峡上的一个山洞,对我做着手势,这个手势看起来要复杂的多,我一时之间难以会意。????白猴很焦急,可是越是焦急它越是无法用手势表达出它的意思。


        

这些我的好奇心被点燃了,此时我已经看不到大黄和那个猴爷的踪迹,更不知道它们俩要聊多久,我看向了白猴所指的那个山洞道:“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白猴猛然的摇头,摇完头之后更是一把夺过了酒壶跳入了猴群当中,留下了一头雾水的我。